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十八章泼辣苏氏
第十八章泼辣苏氏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0-05
  •     陈宣还想要吃,童谣制止了他。

        童谣心想,还得亏她做的多,想着这一大家子人早上吃不完,中午还可以吃点,没想到陈宣一个人就消灭了大半锅。

        不光是陈宣,就连一想不怎么吃饭的陈青,还有两老,今个吃得格外香。

        足足吃两大碗才肯罢休,对她是赞不绝口。

        等她在进厨房的时候,一大锅面吃,连汤都不剩了。

        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两声,她就又弄了点面。

        收拾好碗筷,她就进屋跟陈宣捣拾猎套。

        “因为猎套不好携带又不安全,所以我一般是在山上就地做,做好了再拆掉。”

        “其实东西什么都已经做好了,就是要你把它装上去,会有点困难。”

        陈宣让她把平时做猎套的工具带过来,然后手把手的教她。

        童谣很聪明,看了一遍基本记住了要领,但毕竟做猎套是个体力活,所以劲道还是有点不足。

        每每到了最后一步,都是安不上去。

        陈宣见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小脸憋得通红,顿时觉得可爱。

        “过来。”

        陈宣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好像有种魔力。

        竟让童谣一时之间忘了手中的猎套,尽盯着他脸看了。

        “过来。”

        童谣这才回过神来,小碎步地走过去。

        陈宣握住她的两只手,把她拽上炕,然后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干什么?”

        童谣背看着他炙热的胸膛,顿时背要被灼化了。

        童谣心跳漏了一拍,脸上升起了不正常的温度,火辣辣的。

        脑海里浮现了一些旖旎的画面,陈宣握着她的手,呼吸扑打在她耳边,弄得她耳垂痒痒的。

        然后两只手握着她的手,告诉她扣上去的技巧。

        童谣有些心不在焉了,愣是连他讲得一句都没有听清楚。

        “认真点。”

        陈宣说了半天,才发现她走神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童谣脸色窘迫,羞答答的模样,让陈宣看得目不转睛。

        两人这暧昧的姿势,童谣觉得自己深处冰火两重天,注意力老是不能集中。

        本来很快可以搞定的,硬生生教了两个时辰。

        咔嚓,童谣终于凭借自己的力量弄好了。

        拿着装好的猎套,上下左右回来看,欢喜得不得了。

        小脸红扑扑的,还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汗珠。

        可她身上的汗味一点也不难闻,甚至还有些特有的馨香!

        陈宣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慢慢地靠近。

        “大郎。”

        结果,陈奶奶闯进来了,一看大郎快贴到童丫头身上,立刻转身被背过去。

        “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到。”

        慌不择路地就走了,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随后,也发现太亲密了一点。

        童谣觉得阿奶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陈宣在心里唾弃自己刚刚有这样的想法。

        陈宣轻咳了两声,放开了童谣的手。

        “猎套做法大概就是这样子,你上山的时候,注意不要误入深山!附近一两里,放猎套就可以了!”

        陈宣又给她说了很多注意事项,童谣一一记下。

        等一切准备妥当,童谣背了点干粮跟水,与大家伙说了声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离开之前,陈宣又说:“记住我跟你说的话,遇到野猪一定要立马跑。千万千万别进深山,守不到猎也没关系,一定要注意安全!”

        陈宣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不让童谣心里暖暖的。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陈奶奶有些担心:“大郎,你怎么梦放心她一个人去吗?到底是姑娘家?万一撞上个猛兽,那可怎么办,要不然让小弟陪着去吧!”

        虽然陈青帮不上啥忙,可若是他在,童丫头心理上也多个安慰不是?

        “没事,小弟不用去。”

        陈宣神情紧绷,其实他也很担心。可又坳不过童谣,只能坐着眼巴巴等。

        这才一会儿不见,他有点想她了。

        “呸呸呸,老婆子怎么说话的!”

        陈爷爷双眼一瞪,有瞟了眼陈宣,陈奶奶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陈奶奶还想说什么?被陈爷爷拦住了。

        童谣在上山的半路上,遇到一个妇人把女孩骂得头血淋头。

        很眼熟的女孩,好像是她们村的。

        叫苏什么来着,好像是苏小小。

        童谣本不想管,毕竟是人的家事,在加上这是集市的必经之路,来来回回人也多。

        不时有尖锐的声音传入耳,苏氏一脸得尖酸刻薄,骂道:“老娘给你阿弟买的糕点,是不是被你偷吃了?”

        童谣一听,糕点啥的可是个稀罕物,寻常人家的小孩,吃饱饭就成了哪里还吃这个,看来苏家家境不错。

        苏小小头发散乱,脸上还挂着几道手指印。

        “我没有!”

        “还说没有,家里就你跟阿生,不是你是谁!你个败家娘们,平时叫你好好照顾阿弟,就是这样照顾的。连阿弟吃得都抢,那是不是以后还要跟弟弟抢家产!”

        苏氏一口气骂得不带喘,引得不是路上指指点点。

        苏小小小声嘀咕:“明明就是阿生吃的。”

        苏氏一听炸了,一巴掌呼过去,苏小小被打在地上。

        “还敢犟嘴,阿生才五岁能知道什么?你天天不学好,尽学着乌七八糟的事。”

        “你爹一不在,你就想上天是不是?现在到好,我花银子买的糕点给他开胃,竟然落到了你的肚子里!”

        “你必须跟我走,李老太爷肯花一两银子买了你,是你的福气,跟了李家老太爷,保准吃香得喝辣的。”

        苏氏说着就拉着苏小小走,可她死活不肯。

        路人有些都看不过去了:“这苏氏实在是太过分了,儿子是人,女儿就不是人,太重男轻女了吧。”

        “卖是别人的女儿,又不是她的,她心疼什么!”

        “她家女儿比奴仆都不如,儿子捧上天。明明很乖巧的女娃,硬生生被折腾的不成人形。”

        “那这更过分了,关键是我听说那李老太爷年过六旬,就爱年轻的姑娘,都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姑娘了。”

        苏氏吼道:“都看什么看,滚远点!”

        苏氏一吼众人就一哄而散,不管她多过分,众人也不会多管闲事。

        苏小小闻言,拉着苏氏的袖子,哀求道:“阿娘,我一定好好听话。好好照顾阿弟,洗衣做饭,我都干,我再也不抱怨了。阿娘,不要把我送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