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九章 惩罚
第九章 惩罚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23
  •     那何里正双腿都打颤了,昨天刘氏在陈家闹事他也是知道的,因着事情过去了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却不料今日镇丞大人来各村巡视审查,附近的几个里正都陪着各处转了一晌午。

        没想到在自己的村子里竟然出了这样的大事!

        方才镇丞大人一进村,闻着声音便到了这里偷偷地站在后头,早已经将一切都给听了去,还不让自己出声,所以眼下这简直是当众打他的脸!

        说不定这好容易得来的里正之位,就这么送掉了!

        他不敢说话,全身一个劲地在发抖,心里对于刘氏早就恨得咬牙切齿,仗着男人在镇上开了铺子,天天在村子里横行霸道,之前想着时不时问她家借钱也就算了,可眼下里正之位都要不保了,他哪里有不埋怨刘氏的?

        “大人,今日之事全是这女人造成的,我,我这就处置她!”

        刘氏见他看着自己,一时间又气又怒,也顾不得什么大人不大人了,眼下怎么着也不能让这何勇处置了自己!

        顿时开口就骂:“好你个何勇啊,从前在我男人面前借钱借少了?如今竟然敢说这样的话?你来啊,今日你要是收拾了我,那得先将银子还了再说!”

        何勇本就怒了,可刘氏眼下还在嚷嚷,如今还揭了他的老底,心里哪里有痛快的?

        但碍于镇丞大人在此却又不好继续说什么。

        “今日之事,本官在后头听得一清二楚!买卖是平等的,他家的东西不卖给村子里,便能让你们这般泯灭良知,如今和强盗又有什么分别!”

        这镇丞大人一出现时,大伙儿就被吓住了,仔细想想今日之事的确有些缺德。

        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受了那刘氏的蛊惑了?

        刚才又听得强盗两个字,哪里还能沉得住气?想着镇丞大人都这么说了,会不会让人将他们抓起来?

        人总是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此关头,便立马有人跳了出来,指着刘氏骂:“大人,都是这个女人煽风点火,不但今日如此,昨天还让他的几个大哥打伤了陈宣,这人眼下还起不来呢!”

        昨天人多又乱,陈宣是谁打的他们也不清楚,反正如今只想给刘氏搞臭,让她全部背锅!

        “对,大人,若不是她昨天上门来闹,陈家的顶粱柱也不会受重伤起不来!这件事情,你得为我们做主啊!”

        童谣在这位镇丞大人出现后,还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再者方才在状况太过激烈,她也插不了嘴,如今见有人往刘氏身上泼脏水,立马也加了一盆。

        刘氏百口莫辩,如今她成了大伙儿攻击的对象处于劣势,哪里还能说啥?

        只是指着童谣一个劲地骂。

        那镇丞不管她如何骂咧,抬眼瞧着童谣,脑子里浮现的全是她方才面对众人时,那股子张牙五爪,临危不乱的表情。

        那种感觉,如同野兽,遇到袭击时伺机而动的情形。

        但眼下又跟其他的姑娘一样,眼神清澈明亮。

        “本官自然会还你们一家公道的。”

        刘氏做的事顶多算是不厚道,可到底没有触碰法律,他也不好将人带到衙门去。

        但既然一切是因她而起,必须得要处置,不止是她,就是方才这一众闹事的村民都得处置!

        “上门闹事,挑唆打人,赔二银子医药费!”

        “一众村民听信其蛊惑,闹得村子大乱,也得赔,至于赔什么,你们自己随意,反正本官会在这里瞧着的。”

        “至于何里正你,今日这事情我自然会上报的,好好在有限的时间里管理下村子吧!”

        他对此事十分看重,毕竟做位镇上的父母官,哪里会容许自己管辖的地方出现这种乱子?

        刘氏一听,差点没有吐血:“大人,我方才也被那个小病秧子打伤了人,你咱不让他们家给我赔钱呢!大不了扯平了!”

        “刘氏,小弟自小身子瘦弱,常年累月生病,再者又是一个小孩子,哪里有多大的力气,能和你几个壮汉的哥哥比?”

        童谣真不觉得瘦弱的陈青会有多大的力气,可哪里想到这小子竟然是用了全力?

        而且事后竟然将这刘氏打的好几天爬不起床?连拉屎拉尿都得让人伺候?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村民如今见风使舵,立马跟着附和:“是啊,一个小孩有什么力气?你少在这里装!”

        刘氏那个冤枉啊!如今不赔银子肯定是不行了,毕竟镇丞大人都在这了,她再如何,哪里能和官家的人叫板?

        如今只盼着自己的好女婿朱呈平考了状元当了官后,一定要将这些人给好好磋磨一顿!

        她赔了银子,方才挑事的这些村民也都纷纷拿了自家的瓜果蔬菜赔礼谢罪。

        童谣心里的气到底消了一些,可想着陈宣的身子,只觉得就这么收拾刘氏,还算是轻了的!

        但眼下他也不可能继续闹,反正自己的手段多的是呢,一个区区刘氏,若是再要蹦跶,那她也不会手软!

        这事情末了后,大家也都纷纷散了去。

        要不是手里的银子,和院子里蔬菜,童谣只觉得方才这一切都是幻想。

        毕竟她也不想见到那么丑陋的人心。

        她才打算叫陈老头一起将陈宣弄到屋里去,却又见他额头处渗透出来的汗珠,一时间又气了起来。

        “不是说让你不要用力么,事情都有我呢!你就不要瞎逞强了,简直是跟头牛一样!”

        童谣本来是无心之话,却被他听到心里去了。

        心窝子暖融融的,就连后背也没那么疼了。

        童谣没有留意到他的表情,立马招呼陈老头子一起将人抬到了床上,这才舒了口气,打算去做晚饭。

        想着眼下的光景,叹了一口气。

        哎,这都是些什么事哦!

        才走屋子便瞧见陈青缩着脖子满脸惊恐地躲在墙角,身子也是簌簌发抖。

        童谣轻轻走了过去,伸手拍拍他的头,语气尽可能柔和:“今天你做的很好,不要怕,只有强者才会保护自己。”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陈青竟然没有躲开她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