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四百四十九章
第四百四十九章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2
  •     计划去蜀地,也不是说走就走的。

        来定州贺喜的人都没有走,虽说不是宋轻云的地盘,但是两人住在这里,就要尽地主之谊,特别是裕县来的娘家人,宋轻云恨不得把所有最美好的东西都给她们。

        “王妃您现在身份不同,有些事情还是让底下的人去做,啥都亲力亲为,小心累坏身子。”赵氏抢着接过她手里的铜盆,熟络的亲妹妹一般。

        孙家大儿媳赵氏如今对轻云,那是一百个心眼都是好。

        宋轻云走时给她出的点子,回去给孙泉一说,两口子核计一晚上,决定按她说的去做。

        孙家的绸缎庄并不是裕县最大的绸缎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有些富贵人家不愿意在裕县消费,坐马车去清远府来回就两个时辰,早点去,晚点回,能买到称心如意的商品,她们认为越大的地方,卖的东西越好。

        利用手里的人脉,孙泉花大价钱从江南请了几位手艺好的绣娘坐镇自己的绸缎铺子,其中一位绣娘还会裁衣服,因为是从江南过来的,手里有很多新式的花样子。

        他也学宋轻云的做法,与这几位绣娘定了协议,三年内都在他的铺子里,赚钱大家按照股份分红。

        赵氏按照轻云说的,先让几位爱好打扮的夫人免费穿戴,由她们打出活广告之后,生意一下子火爆起来。

        贵圈都爱攀比,凭啥你长那么丑还能穿最好看的衣服?谁家还缺一件新衣的银子?这样一来,贵夫人们暗中较劲儿,偷偷的跟赵氏私下里联系,要她把最新款的花样子留给自己。

        赵氏谁也不想得罪,谁出价高给谁,很快他们的绸缎庄名声远扬,连清远府的一些富家太太都来裕县定做衣服,生意一下子红火起来。

        赵氏和钱氏的儿子一早就让豆宝给找走了,趁着赵氏跟锦娘讨论绣活儿的功夫,钱氏悄悄来到轻云身边,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

        “这是娘给你的,本应该早点拿出来,可是娘觉得咱们小门小户的东西,怕入不了京城里夫人们的眼,叫我悄悄给你就成。”

        宋轻云一下子红了眼,她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只翡翠玉镯,晶莹剔透中带着娇艳欲滴的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请二嫂回去跟老夫人说声谢谢!”宋轻云有些哽咽,将玉镯戴在手腕上,大小正合适。

        钱氏也跟着抹了抹眼角,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的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眼里多了份心疼。

        因为惦记家里的生计,赵氏妯娌和张氏都决定三天后就返回裕县,宋轻云叫人准备了整整两车的礼物,加上她们自己的马车,一共七辆马车,慕青岙请人一路护送回去。

        临走的前一天,赵氏忸怩的找到宋轻云,看她的样子,轻云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大嫂,你是想打听赵明珠吧?”

        赵氏有片刻的愣怔,继而飞快的点点头。

        “她,她现在还好吗?”

        宋轻云揉着眉心,苦笑道,“大嫂,你这个妹妹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啊!”

        她把自己生病期间赵明珠所作所为跟赵氏说清楚,赵氏恨不得有道地缝让自己钻进躲一躲。

        “这么说明珠现在在姑苏?”

        “对,我把她留在那里,她也老大不小了,将来找到合适的人家,就嫁过去。大嫂你放心吧,当初我答应老夫人的话,一定会负责到底,绝对不会让她在外面受委屈。”

        “王妃,我比谁都了解我这个妹妹,小的时候被父母娇惯坏了,才做出让爹娘抬不起头的事,您尽管管教她,留在王妃这里,总比回去没有出路要好的多。”

        “大嫂你能这么想我就很高兴了,她能收收心,做本分事,将来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轻云把姑苏的地址留给赵氏,这样赵家如果想念女儿,也可以去那边看看。

        至于赵明珠愿不愿意见他们,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送走裕县的娘家人,台州府的亲戚也提出告辞,跟豆宝玩的最好的是江明远的小儿子江颖,年方十二岁,已参加童子科考试被封为“童子郎”。

        豆宝想让江颖在自己身边陪读,遭到爹娘的一致反对。

        “他是难得的天才,你想把他拘在身边,不是遏制他的发展吗?”

        豆宝不懂官场上的事情,他就觉得江颖的文采能压得住孙安,每次孙安打他手板的时候,他都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打孙安的手板。

        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能打倒孙安的,豆宝就想据为己有。

        “可是,可是颖哥哥说可以。”

        “他自然要这样说,不然能怎么拒绝你?”

        慕青岙蹲下身来看着豆宝,“孙颖是一只翱翔在蓝天的雄鹰,他只有在广阔的天地历练才大有作为,你现在还小,学习又是个漫长的过程,你娘不是跟你说过,活到老学到老吗?总有一天你的学问会超过孙安和江颖的。”

        “爹,你真的认为我能行吗?”

        “当然,你是我跟你娘的儿子,我们能做到的事情,儿子也能做到。”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什么?”

        慕青岙惊愕的看着他,一旁的宋轻云赶紧打圆场,呵呵笑道,“哎呀,儿子今天玩得太累了,都开始说胡话,锦娘,快点带小少爷洗漱睡觉。”

        睡觉前,慕青岙还是对豆宝那句惊为天人的话感到疑惑。

        “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你跟他说的?”

        “哎呀王爷,你快睡吧,明儿一早还有很多事情呢。”

        “娘子,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宋轻云翻了个白眼,“请王爷您大发慈悲,你家娘子现在很困了,您能放下你的好奇心,等明儿一早我再跟您细说。”

        “好。”

        吹灯盖被睡觉,等第二天一早,宋轻云揉着酸痛的腰,刚要爬起来,耳边就传来“唐僧”式的絮叨。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儿子把我比作前浪吗?我是不会被他拍在沙滩上的。”

        “您是王爷,您当然不能拍在沙滩上,儿子说的是我,我不读书不学习,你快起来吧,江大人说不定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这件事终于糊弄过去,宋轻云也不敢再跟豆宝说一些她那个时代的话,就像上次一不小心说出个外语,就被豆宝缠着问了好多天。

        田庄里所有亲戚都返回各自家中,宋轻云终于舒了一口气。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