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四百二十三章
第四百二十三章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3
  •     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各人都送了一口气的同时,就把寻找慕青岙的目光投向曲山一带。

        刘延平几人驾着马车绕着曲山走了大半,大黑始终保持警惕,但是并没有像之前那般亢奋。

        “会不会是大火掩盖了王爷身上的气味?”

        豆宝想下车去山上看看,被几人阻止。

        “刘大人,天色不早了,如果回去晚夫人一定会怀疑的。”

        可是就这样回去,众人心有不甘,豆宝蹲下身子抱着大黑的脑袋蹭着,“大黑,你能不能留下来找找我爹在哪儿?”

        大黑似乎听懂豆宝的话,它呜咽着,眼神里充满着惶恐不安,它害怕豆宝再把它独自留在这里。

        “我发誓永远不会抛弃你,之前是我想的不周到,让你受了委屈。可是现在爹不知道在哪里,娘又担心的睡不着觉,大黑,只有我俩能帮助娘找到爹,除了你我不知道该去求谁。”

        宋玉感动的差点哭了,他别过脸去没好气说道,“臭小子,没事煽什么情啊!”

        大黑使劲儿蹭着豆宝的脸和身子,两颗毛茸茸的脑袋互相安慰着,最后大黑猛地站起来,舔了舔豆宝的小手,走到刘延平身边。

        “汪汪!”

        “大黑!”

        豆宝哭着抱住它的头说道,“刘大人,请你一定要找到我父亲,也请你照顾好大黑,我回去安排好娘,想办法过来跟你们汇合。”

        回到家已是下半晌,豆宝饥肠辘辘的,宋玉悄悄找到郭妈妈,让她给三人准备些吃的,送到外书房。

        被叮嘱别让宋轻云知道,郭妈妈心慌慌的拎着食盒过来,看到豆宝身上沾着土,眼睛红红的,她惊讶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大黑呢?是不是大黑丢了?”

        豆宝摇摇头,他伤心问道,“我娘今天过的好吗?”

        “夫人很好,晌午还多吃了一块烙饼,这会儿正睡觉呢!”

        “那就好。等我娘醒了,你告诉我娘我在休息。”

        “少爷,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说出来,郭妈妈心里会很难受的。”

        “我跟小舅舅,小姑姑,还有刘大人出去找我爹了。”

        “啊?”郭妈妈惊讶的看着他,喃喃道,“夫人、夫人前半晌就说少爷可能去姑苏城外的山上,原来你真的去了?”

        “我娘怀疑我了?”

        “是啊,夫人聪慧,什么事情能瞒的过她?”

        “那么娘有没有生气?”

        “没有,夫人只是念叨几句,少爷,我觉得你应该跟夫人说实话,夫人也是心急如焚,你不跟她说,她心里更惦记着。”

        豆宝思量着,沉稳说道,“好,等娘睡醒了我去找她。”

        三人吃了饭,郭妈妈让婆子们给他们准备洗澡水,哄着豆宝睡了半个时辰的觉。

        “娘,你睡得好吗?”豆宝身边的小丫鬟给他挑帘进来,小子脸上挂着一抹憨笑。

        “娘睡得好,吃的也好,我的宝贝儿子就不要总惦记了。”

        “娘!”豆宝爬****,依偎在轻云身边。

        “娘,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你千万不能生气。”

        “好,娘不生气。”

        豆宝看着她的眼睛,娘的眼睛里有他,他的眼睛里也有娘。

        “我今天去曲州,在曲山下找到爹的几个护卫,他们已经被大火烧死,刘大人和大黑留在那里继续找爹的行踪。”

        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轻云的脸还是变的苍白。

        “曲山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何会被烧死?”

        豆宝怕她承受不住,就模棱两可的交待事情经过。

        “是谢琛啊!”轻云冷笑,他还没死,那么之前来找自己做告别遗言干啥?闲的蛋痛?

        “豆宝,你能替娘分担忧愁,娘很欣慰,你爹有你这样的好儿子,他会以你为荣的。”

        “娘,明儿我还想去曲山,我保证不乱跑,不给刘大人添麻烦,可以吗?”

        轻云郑重的点头,“好,娘同意,娘本不应该让你这么小就承担这么重的负担,可是每个人背负的命运不同,我的豆宝一生下来就命运多舛,这也是磨练意志的好时机,遇事要冷静,不要盲目的冒进,你还小,经验不足,凡事都要多听多看多想,不明白就要多问,知道了吗?”

        能得到轻云的允许,豆宝已经很激动,他虚心接受娘亲对自己的忠告,回到外书房,又跟宋玉他们商量着要怎么做。

        房内,轻云扶着腰来回走动着。

        “夫人,小少爷已经能替夫人分忧,夫人就别多想,忧思忧虑多了,对胎儿不好。”

        “我知道,郭妈妈。我想的最多的,也是豆宝。王爷他不会有事,但是说不准他现在正被人折磨,如果豆宝见到这种情形,他会不会接受不了,变的偏激,血腥,暴力?”

        “这……我也说不清楚啊。”

        轻云一只手抚摸着肚子,与里面调皮的孩子互动,一边担忧说道,“豆宝承受太多他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东西,我怕他走了歪路,可此时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夫人,你不是常说否极泰来吗?少爷不会走歪路,菩萨会保佑他的。”

        轻云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念着慕青岙的名字,心头始终有一丝不安,牵动着每条神经。

        远在某个深山老林之中,不知什么年代人工挖凿出来一条隐蔽的山洞,此时幽深的洞里发出阴森森的火光以及令人恐惧的鞭挞声。

        “王爷,你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说话的人脸上蒙着一块面纱,身姿婀娜,声音甜美,与阴暗的山洞格格不入。

        “汪书棋,你好大的胆子。”慕青岙睁开眼,昔日俊美的脸上布满了令人作呕的伤口,密密麻麻,像一条条扭曲的蚯蚓,狰狞可怕。

        “王爷,你这样说我,我很不服气啊!以前我胆子很小的,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我可是娇滴滴的小姐,可是谁让我变成这个样子?是谁利用手中权利把我送到荒凉冰冷的北胡?是谁害的我一次次被人羞辱,这件事你有替我想过吗?”

        “要怨就怨你贪心的爹,他把你当做一颗棋子被人利用的不是吗?”

        汪书棋的脸色骤变,愤怒的对一旁手持鞭子的壮汉喊到,“打他,他说话让我生气,我讨厌他不顺着我的心思,你使劲儿打他。”

        壮汉浑身都是结实的腱子肉,汪书棋一声令下,他抡起鞭子就要打,不料身后飞来一颗石子,狠狠的打在他的后脑勺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