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三百八十四章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9
  •     宋玉蹲在花园子里摆弄一盆开的明艳的花,对身后跟他说话顾老大爱搭不理的。

        顾老大气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把他给拎了起来。

        “宋玉,你还是人不是人啊?”

        宋玉拍拍手上的泥土,冷笑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王爷病重,你去

        宋玉推开顾老大往水池边走去,“我去能帮什么忙啊?我又不会看病。”

        “你……!”

        从看见宋玉,顾老大就不知从哪里窜上来的火气,也许是因为宋霸天的缘故吧,之前可是宋玉与他不对付,处处给他脸色。

        房间内,刘延平给慕青岙重新换药后,回头对面无表情的宋玉说道,“七殿下去用饭吧,记得今天还有一边药,这回不能再偷偷倒掉,良药苦口利于病。”

        到子夜时分,慕青岙苏醒,守在他身边的宋玉抬头看看他。

        “我去厨房拿饭。”

        “宋玉,我现在不饿,你坐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宋玉坐好,眉头紧锁着。

        “你恢复记忆了吗?”

        宋玉摇了摇头。

        慕青岙扯了扯嘴角,“那可真是糟糕,延平的师傅都救不了你吗?”

        宋玉不置可否,薄唇紧抿,显得心事重重。

        “北胡王来了,我身上的伤,有一半是被他所伤。”

        提起突然倒戈的康爵,慕青岙难掩愤怒。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疯,那晚康爵的表现太过于诡异,突然就毫无征兆的挥剑刺向没有防备的慕青岙。

        当时谢琛就在不远处,如果说他现在能控制人的思维,那就太可怕,康爵的表现,就像牵线木偶一样,没有自主思维,不论慕青岙怎么提醒他,他都置若罔闻,杀伐果断,不然慕青岙也不会受如此严重的伤。

        还有一点值得怀疑,就是从头至尾,康爵都在跟慕青岙演戏,假意关系密切了,让慕青岙放松警惕,然后偷袭。

        这似乎也说不通,康爵要偷袭有一百次机会,何必等在谢琛出现的时候?

        见宋玉木然的看着自己,慕青岙笑笑,“你还记得宋轻云吗?”

        宋玉脸上有微妙的变化,“记得,我的姐姐。”

        “她被人绑架了,我来,就是找她的。”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宋玉有一点点动容,身子往前倾了倾,严肃的看着慕青岙。

        “就在六天前,我受伤的当日。”

        “我姐姐,她被谁绑架了?”

        “谢琛!”

        “谢家?姑苏谢家?”宋玉猛地站起来,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为啥要绑架姐姐?”

        慕青岙冷笑,“为了威胁我。”

        “我不明白!”宋玉脸色变的阴冷,目光也不友善,甚至还带有一点攻击性。

        “既然你要娶我姐姐,为何不能好好的保护她?”

        “是我没有做好,都是我的错。”

        “你来了能做什么?”宋玉越说越生气,忍不住高声斥到,“想让我姐姐看到你悲惨可怜的样子?”

        “……宋玉,你变了!”半晌,慕青岙说道。

        “人都会变,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变过吗?靖王爷,我姐姐她心地善良,最见不得别人哀求她,是你让她放弃优渥的生活环境,跟着你颠沛流离,在刀尖上舔血,你自私偏执,是你害了她,若我是她,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

        “……你说的没错,我知道错了,我正试着去纠正错误,所以,宋玉你愿意帮助我吗?”

        宋玉一愣,脸色阴晴不定,半晌才闷声说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去谢家打探一下,谢琛有没有回来。”

        宋玉转身出去,临出门时他看了眼慕青岙,眼神冰冷,“我是为了我姐姐,并不是因为想帮你。”

        江决从暗中出来,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塞到慕青岙嘴巴里。

        “王爷,您受苦了。”

        “不入虎**,焉得虎子!”慕青岙苦笑。

        “还没查到谢琛的蛛丝马迹?”

        江决把后槽牙磨的“咯吱咯吱”响,愤恨的骂道,“这混蛋多半是个鸟人,属下被一群鸟盯的死死的,最近光是毒死这些鸟的药就用了上百斤。”

        “到了姑苏就是谢家地盘,我们更要小心谨慎。”

        江决点头,继而说道,“王爷,宋玉看着怪怪的。”

        “当然怪,想必他已经跟康爵见过面,而且他的记忆也完全恢复了。”

        “王爷,属下担心宋玉,他会不会联合康爵,一起对付王爷?”

        “不会!”慕青岙摇头。

        “我现在可以确定的,只有一件事。”

        他叹口气,“宋玉对轻云的感情绝对是真心的,真心把她当做自己的姐姐。”

        慕青岙怅然的看着窗外斑驳的月光,“康爵没有告诉他谢琛绑架了轻云,就冲这一点,康爵就无法拉拢宋玉,如果宋玉找不到轻云,他们两兄弟绝对会反目。”

        “王爷,北胡王突然倒戈,会不会是向谢琛示好?”

        “完全有可能,别忘了,最初康爵是打算跟谢琛合作弄石漆的。”

        “该死的康爵,咱们已经给他提供了石漆,他还想怎样?贪心不足,早晚撑死他。”

        想起下落不明的宋轻云,江决一阵失落。

        “夫人宅心仁厚,对人和蔼可亲,暗卫们常念叨夫人的好,说是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卤味,简直天下一绝。”

        慕青岙白了眼他,“你的意思,你们这些年跟着我,吃尽了苦头?”

        江决不知哪根弦搭错了,竟然敢开靖王爷的玩笑,“兄弟们倒是不怕吃苦,可是尝到了美味之后,忽然觉的自己以前过的不如一条狗。”

        “滚!”

        慕青岙生气的踹他一脚,扯到腹部的伤口,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王爷请保重贵体。”江决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你还不快滚?”慕青岙没好气骂道。

        另一边,从府里出来的宋玉游荡到苏州河河堤,河里还有几艘雕梁画栋的画舫,里面灯火通明,歌声,笑声不绝于耳。

        节日都是贵人们的节日,贫苦百姓连个月饼都没有尝到,早早躺下,想着明日到哪里讨口饭吃。

        宋玉没有吃过月饼,晚膳时家里的厨娘给他送来两块月饼,说是从五芳斋买的。他尝了一口,觉得甜的腻人,就扔到一边没吃。

        厨娘上了年纪,从宋玉来这里之后,每天负责给他熬药,对宋玉的关心,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

        她没看到宋玉落寞的样子,在一旁碎碎念,“听说京城里有家非常有名的卤味店,能做出卤肉口味的月饼,我活着这把年纪,还从来没听说有咸口的月饼呢。”

        卤味?

        宋玉蹲在岸边,往河里投了颗石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