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三百二十八章
第三百二十八章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30
  •     宋轻云可不是什么泥性子任人拿捏,既然在她们心里压根就没瞧得起她,她也没有必要给谁留脸面,把人狠狠训斥一顿后,然后拉着豆宝站在安哥儿面前。

        “你踢了我儿子,又跟着一群没有见识的下人一起说三到四,有辱斯文,别的不我管,你踢他就要道歉。”

        安哥儿吓的都要哭出来了,他回头看看他娘,侍郎夫人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是怎么了?怎么就胡言乱语对宋轻云左右看不顺眼?

        人家给靖王爷生了个这么大的儿子啊,我的天,早在三四年前,靖王就认识了她,自己还一根轴的瞧不起,说些风凉话,这不是给侍郎的仕途上添堵吗?

        “宋……宋夫人,对不起,小儿年幼不懂分寸,是我教育不到位,请夫人原谅他,他以后绝不再敢冒犯公子和夫人您的。”

        “侍郎夫人,你做错事道歉我接受,但是你儿子做错事,就应该让他道歉,小孩子娇惯养大,不知道以后会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你也替他去道歉吗?”

        侍郎夫人被她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谁叫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得罪了她?

        王爷定不会让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不管宋轻云是不是地位底下的商女,母凭子贵,靖王爷都会把她带进靖王府,哪是她能得罪的人?

        到底是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挑起话题?如今想起影影绰绰的抓不到正脸,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恐怕被人算计了。

        她只好推了把安哥儿,那孩子红着眼睛站在豆宝面前。

        一个七岁的孩子向三岁的小娃娃道歉,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

        “对不起,是我不好,不应该在背后乱嚼舌头,不该踢你。”安哥儿眼神飘忽着,因为素衣就站在豆宝的身后,他害怕那把剑刺向自己的喉咙,结结巴巴的把话说完,一头钻进侍郎夫人的怀里,吓的瑟瑟发抖。

        江夫人出来打圆场让众人散了,那几位别素衣点名的奴仆,顶着巨大压力来向轻云道歉。

        什么天煞孤星?人家明明就是好命,有靖王爷在背后撑腰,就算她是乞丐也比她们这些贱奴命好。

        认清楚形势之后,贵妇团里再也没有令人厌恶的嗡嗡声,洪雅先生的寿宴开始,一直到晚上,前院男人们的喧闹声才停歇。

        忙了一天,阿福早就准备好热水,宋轻云钻进浴桶好好泡了个热水澡。

        “夫人,要我给你按摩一下吗?”阿福在屏风后面脆生生问道。

        昏昏入睡的轻云艰难的抬起酸胀的胳膊,“也好,你帮我按按肩膀,不然明天就没有胳膊可用了。”

        阿福笑着起身,一打眼发现门口的帘子挑起,她惊慌失措的张望,见进来的人是靖王爷,才红着脸说道,“夫人正在泡澡。”

        慕青岙止步,站在门外说道,“把这个给夫人,能够缓解疲劳。”

        阿福拿着一个白瓷瓶子进来,轻云眯着眼问她,“刚才跟谁说话呢?”

        “王爷说把这个给夫人用。”

        阿福也不懂是什么,摇晃了几下发现有液体流动,宋轻云睁开眼,打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淡雅的梅香飘了出来。

        “是个好东西呢。”轻云笑笑,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将纯露倒进水里之后,借着氤氲的热气,整个浴房都充满着淡淡的梅香。

        歇了两日,慕青岙一行人告辞,准备前往苏州。

        临行前,洪雅先生眼神坚定的看着靖王爷,“路上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一个人硬抗着,你身后有江家,有外祖给你撑腰,我就是豁出去这条老命,也要护你周全。”

        带着老人家殷切的祝福上路,出了台州府,宋轻云病了。

        慕青岙当即决定返回台州,被宋轻云阻止。

        “顾大叔不是说离下一个城镇只有半天的路吗?别回去了,万一让老人家知道,也跟着担心就不好了。”

        拗不过她,慕青岙只好把她抱到自己的马上,对素衣和顾老大众人叮嘱几句,快马加鞭带着她去前面的镇子求医问药。

        豆宝担忧的看着爹娘的背影,对身旁的顾老大说道,“那只猴子呢?”

        顾老大以为他会问爹娘的安危,没想到还惦记那只死性不改的猴子,他为难的摸着下巴说道,“夫人不准少爷接近猴子。”

        “现在我爹娘都不在,我只看一眼。”

        顾老大目光看向素衣。

        “不行!”素衣冷冰冰回道。

        “看吧!王爷和夫人不在,素衣姑娘说的算。”

        豆宝撅着嘴巴钻回车厢内,对着桌上的鸟笼子叹口气。

        “铁蛋?”

        笼子里睡觉的鹩哥一动不动,豆宝担心它死了,就用手戳了戳它的屁股。

        “滚开!”铁蛋炸了毛一般扯着公鸭嗓大叫,吓的阿芸捂着耳朵躲到一边。

        “闭嘴!”素衣探进头来恶狠狠骂道,铁蛋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豆宝气恼的拍拍笼子,“你非要挑战素衣姨姨的耐性吗?”

        铁蛋翻了个白眼,躺在笼子里松软的棉布上,露出粉红肚皮。

        “我要吃虫子。”

        豆宝从身边瓷瓶里倒出一条绿虫子,扔进笼子里。

        “卧槽,你还真给我吃荤的?”

        “不然呢?你多吃些虫子,毛才能长的快,等你长出羽毛,我就放了你。”

        绿虫子在笼子里乱爬,最后铁蛋躲闪不急,只好一嘴巴咽进肚子里,还夸张的学着人干呕。

        “你够了,别装腔作势好吗?”豆宝也学它四仰八叉躺在车厢软垫上,车子晃悠的他想睡觉。

        “小孩,我是不会离开的,有吃有喝有玩的,我为啥去外面过流浪生活?”

        豆宝惊讶的瞪大眼睛,铁蛋老气横秋的叹着气,难道之前受过什么刺激?

        “人人都喜欢自由。”

        “呸!我是人吗?”铁蛋翻个白眼,扑棱起来尖声叫道,“以后不准叫我铁蛋,叫我慧姐儿,我是母的,没蛋!”

        阿霖一巴掌把鸟笼子打翻,低声警告道,“再敢教坏小少爷,就把你拿给夫人,炖汤喝掉。”

        “……呸!”慧姐儿只敢吐出一个字,闭眼装死。

        车厢里热热闹闹,路边的树林里,南霸天跟幽灵一般紧紧跟在后面。

        这些日子她一直躲在城外,慕青岙是她打不过的人,如今他突然离开,正是救出猴子的最佳时机。

        等马队经过一个弯道时,南霸天将弹弓对准素衣的后脑勺。

        “嗖”的一声,石子划破空气,快要打到素衣脑袋的瞬间,她猛地跃起,顾老大连忙大喊,“有刺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