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三百零六章 旧事秘闻
第三百零六章 旧事秘闻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1
  •     “……少爷,你……你没骗我?”

        豆宝沉着小脸,不悦说道,“我何时骗过你?”

        阿霖欲哭无泪,心想你不是一直在坑我的吗?哪有拿杀人来练胆子的?不知道王爷和夫人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主仆俩互相搀扶着回到客栈,进了房间豆宝很诧异,他竟然没有被人发现,实在太奇怪了。

        两人已经累的浑身无力,无暇顾及其他,到最后时刻阿霖没有忘记他的身份,悄悄把巾子投进水里沾湿,给豆宝和自己都擦了脸和手脚,伺候豆宝钻进被窝,而他也回到自己的小屋,搂着阿芸沉沉睡去。

        快天亮时,慕青岙从外面回来,轻云感觉到身边有人躺下,于是翻了个身,钻进那人的怀里,寻了个舒适的姿势缠住那人的腰和腿。

        慕青岙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唇边的笑意挥之不去。

        “怎么样啊?阿霖到底有没有成功?”

        “成功了,不过我看阿霖得做几晚噩梦才行。”

        宋轻云抬了抬眼皮,因为太困终究还是没有睁开眼。

        “他已经八岁了,我家豆宝两岁时,一个人独闯边塞,喝狗奶,睡荒地,比起他,阿霖已经算很幸福了。”

        “嗯!”

        一提起豆宝这段经历,慕青岙的心就没来由的痛。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谁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尽折磨?小小年纪就要经历非人的待遇?

        “那么,黄老三是缺了条腿还是断了只胳膊?还是被挖掉一只眼睛?”

        慕青岙忍不住吃吃笑着,都说知子莫若父,可是豆宝是宋轻云一手带大,那小子抬抬屁股,宋轻云都知道他想拉啥屎,自己倒显得不合格。

        “把右手臂给砍掉,阿霖当场就吐了。”

        “哦,多经历几次就好了,弱肉强食,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慕青岙淡淡笑着,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背。

        大牢里那个死囚犯调戏自己的儿子是猪头县令的私生子,有点小心眼的慕青岙提前送他去见阎王爷,威风凛凛的当着剩下几个囚犯宣布,他才是豆宝的亲爹,他的娘子,才情艳艳,举世无双。

        “唔,我儿子做的好,早饭给煮个鸡蛋当奖励吧!”宋轻云胳膊不老实的缠住他的脖子,往上蹭了蹭。

        慕青岙被撩的火烧火燎,一翻身将她的和谐民主文明扣住,另一边高度贯彻执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时间气氛氤氲,共创美好未来。

        阿霖回来后又发烧了,郭妈妈和阿福提前得到通知,知道晚上小少爷要带他去练胆,所以医馆一开门,郭妈妈就去抓了几副安神的滋补药,在客栈休整了两天,两兄弟都恢复了健康。

        期间宋轻云曾单独跟阿霖说过话。

        “你恨豆宝吗?我要听实话。”

        阿霖想了好久,摇了摇头。

        “你还是犹豫了,阿霖,我说说豆宝在边塞的经历,听完后,你再考虑一下我的问题。”

        于是宋轻云把豆宝的经历,声色并茂的说给他听,饶是郭妈妈听了都是胆战心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阿霖才八岁,宋轻云已经用最温和的语言跟他诉说,到最后阿霖还是面如死灰,哭都不会哭了。

        沉默了好久,阿霖的眼泪才“扑簌簌”的落下来。

        “夫人,我知道了,以后豆宝少爷就是我的天,我的命,我会用一生来保护他,护他周全。”

        宋轻云心疼的摸摸他的头,“阿霖,我不是让你表决心,而是你要体谅豆宝,他不想你们两个在遇到危险畏手畏脚,豆宝有他爹娘保护,而你们两个,只有靠自己。”

        阿霖这才恍然大悟,趴在轻云腿上嚎啕大哭,之前对豆宝留下的心结烟消云散。

        赶巧的是,暗卫中的一个在官道上遇到了顾老大,就把慕青岙他们从船上下来的事情告诉了他,顾老大带着车队绕到这里与他们相见。

        “王爷,这几天咱们一直被人跟踪。”房间里只有慕青岙和顾老大时,顾老大悄声说道。

        “哦?”慕青岙抬了抬眼皮,“发现是什么人了吗?”

        顾老大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人精得很,每次我都要抓住他,每次都能溜之大吉。”

        技不如人啊,顾老大一生都在刀尖上舔血,到老了被一个可恨的小贼耍的团团转,差一点就晚节不保。

        “静观其变,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这样队伍里少了宋玉,如今多了韩玄。而他们出发时带的一些衣物和路上的补给缺失,慕青岙决定去最近的台州府。

        素衣欲言又止的样子被宋轻云看在眼里,趁着左右无人,轻云把她拉到一边问道,“你是不是有啥事?”

        素衣想了想,闷声说道,“台州知府,是太子慕青松的人。”

        宋轻云愣住,半晌才说道,“你的意思是,去那里很危险?”

        素衣撇撇嘴,“他若是敢对王爷图谋不轨,我第一个砍了他的人头。”

        “那你有啥好担心的?”

        “夫、夫人,我、我不是担心王爷。”

        “那是担心台州府的知府被王爷杀了?”

        宋轻云开了个玩笑打趣她,可是这姑娘死心眼,分不清夫人是缓和尴尬气氛,追着她后面解释,王爷可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就算慕青松屡次陷害王爷,也没见王爷割掉他项上人头。

        “好了,我当然知道王爷不是这样的人,你容我耳根清静些,不要在念叨了好吗?”

        素衣撅着嘴站到一边,仍旧不死心的盯着宋轻云,直到把她给盯得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小姑奶奶,你有话就请直说好不好?我不会读心术,读不懂你面部肌肉要表达啥意思!”宋轻云急的口无遮拦到。

        “夫人,台州府是淑妃娘娘的家乡。”

        “淑妃?谁啊?”

        “就是、就是王爷的母妃。”

        宋轻云惊的目瞪口呆,她万没想到,是这样一回事。

        “王爷以前去过淑妃的故乡吗?”

        素衣摇了摇头,“从淑妃自刎后,王爷再也没有提过台州府江家字眼,江家是王爷的外家,每年王爷生辰,都会派人往蜀地送去贺礼,可每次都被王爷退回。”

        “这是为何?难道王爷跟他的外家有仇?”

        素衣郑重的点点头。

        “什么仇?”轻云瞬间瞪大眼睛,她要搞清楚,江家是不是曾经伤害过她男人。

        “我听王府里的嬷嬷说过,当年淑妃被人诬陷,江家本可以救出淑妃娘娘,可是他们什么也不做,任由事态发展成不可挽回的地步。”

        事情真是这样吗?以慕青岙的睿智,如今早就应该弄清楚当年的是是非非,他不愿意去触及,是怕真想可怕,可怕到他根本无法接受。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