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二百五十七章 孙家肉铺
第二百五十七章 孙家肉铺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04
  •     到底要怎么做?宋轻云愁眉不展的看着他。

        慕青岙想笑又不敢,怕伤害到孩子娘脆弱的心灵,同时他又腹黑一把,等着宋轻云开口求他。

        “这个……靖王爷,咱们商量个事儿行吗?”

        慕青岙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好啊,宋夫人有什么话请尽管说。”

        “我想……”宋轻云张大嘴巴,半天也没说出口,她不甘心啊,半个时辰前才立的大旗,这会儿就开始打脸,不甘心,应该还有别的办法,千万别走错路子。

        结果,慕青岙等了半天,等来宋轻云嘿嘿一笑,“没啥,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

        这女人,还真是欠揍啊!慕青岙的胸口气得隐隐作痛。

        程俊去城里送完货,特意绕着主要街道走了一圈,他猜测不出张氏会去哪里寻找孩子,百思不得其解,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绕到南集这里。

        想到孙家开的酱肉铺,程俊就冒出一股鬼火,他三步并作两步,趴在孙记酱肉铺的门口偷偷往里张望,结果门可罗雀,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细想想后,他不禁冷笑道,“跟我家夫人斗,能斗得过她吗?”

        夫人的背后可是靖王爷啊,孙家就是眼皮子浅,好好的一门亲事说掰就掰了,孙茂远不知悔改,还买了夫人的秘方开同样的酱肉铺子,人心险恶,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程俊正一个人意淫着,身后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冷声问道,“程管事这是做啥呢?”

        程俊回头一看,是黑着脸的孙哲。

        他站起来抖抖衣襟,不卑不亢说道,“鞋子里有石头,硌脚,倒一倒鞋窠。”

        孙哲不悦的眯着眼睛,“非要在我家门口倒?”

        “呦,孙掌柜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你家门口还不准过人了?是不是抢别人东西抢习惯了?啥都成你们家的,这里可是大周朝的土地。”

        孙哲被他呛声,气得脸色发白,冷冷一哼,提着衣襟上台阶,程俊在背后冷嘲热讽到,“偷了我家夫人秘方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孙哲被激怒,“混蛋,你再说一句?”

        身后的家丁见状赶紧拦住暴怒的孙哲,管家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三爷,他不过是宋轻云养的一条狗,见谁咬谁,你的身份尊贵,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孙哲失去理智作势要打,被管家给推进屋里,回头狠狠瞪了眼自鸣得意的程俊,“呸,狗仗人势!”

        程俊也不恼,他早就看孙家人不顺眼,当初他爹被害,宋轻云又远在北胡回不来,他走投无路来求孙茂远帮他一把,那老头端着茶壶怎么说的?说自己无能为力,心有余力不足,用二两银子把他打发出去。

        这口气一直堵在程俊的心口窝,当时去求孙茂远的时候,是想着程玉春在孙家柜上干了快二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孙茂远心再狠再硬,也不至于落井下石。

        可惜啊,这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被人当叫花子赶出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时候程俊就发誓,以后与孙家势不两立,老死不相往来。

        出了口恶气,程俊提提裤子,转身往别处逛。

        如今他是宋记酱肉铺的大掌柜,每天宋记来南集采购的肉料养活了一大批人,所以很多人见了他都毕恭毕敬的打招呼,有的还请他进店里喝口茶再走。

        路过一家卖活鸡活鸭的铺子,程俊正打量着关在笼子里的几只羽毛亮丽的山鸡,店掌柜发现他,就招呼他进来歇歇脚。

        “哪来的山鸡?”程俊抓起他桌上的一把瓜子磕着,漫不经心的看着外面笼子里蔫头耷脑的山鸡。

        “乡下送来的,程管事有兴趣吗?不如拿回去炖鸡汤喝吧。”

        程俊笑道,“这么大方,非奸即盗,我可不敢吃。”

        那老板是出了名的抠儿,程俊吃他两颗瓜子,脸上就是肉疼的表情,竟然还好心给他野鸡吃?

        “唉,程管事你真会开玩笑,我这里就不缺鸡鸭,你想吃很随便拿啊!”

        “算了吧,我吃了,你在背后骂我几天,我又不是买不起,犯不上这样。”

        “哎呦,程管事你这是打我脸呢,说真的,这几只野鸡就是给你准备的,听说宋夫人的儿子喜欢小动物,这几只野鸡挺难抓的,就算我孝敬宋夫人的,以后多照顾照顾小弟的生意就有了。”

        这老小子,在这里等着他呢。

        程俊站起来重新回到鸡笼跟前,如今五月份,很难在山里抓到野鸡,所以他第一眼看到是就感到好奇。

        “从哪里抓的?”程俊拿起一根菜叶子逗弄眯着眼的野鸡,扁毛畜生脾气又臭又大,起先不理会程俊的挑衅,最后被他烦的不行,用力拍打几下翅膀,卷起一股尘土,呛的程俊直咳嗽。

        “宁城,也不知道那小子走了啥运气,弄来十几只野鸡,个个羽毛亮丽,若不是我手快,还抢不到这两只呢。”

        “啥样人?没听说宁城有好的猎手啊!”

        “我瞅着眼熟,也不知道从哪里见过,他每隔五天就来南集卖山里抓到的野物,程管事要是有兴趣,明儿就过来看看。”

        程俊掏出二两银子塞给店掌柜,“好,这两只山鸡我拿回去给我家小少爷。”

        店掌柜推搡着不要钱,程俊可不想占他一丁点儿的便宜,拎着铁笼子走了。

        再往里走上几步,程俊就能看到一个头戴巾子的年轻女人,她是肉铺老板新招的女工,专门负责清洗猪大肠。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如果张氏能抬头往这边瞅瞅,也能看到寻她寻了半个城的程俊,她完全可以依赖宋轻云,找到刘长柱。

        程俊拎着两只山鸡回来,对于没找到张氏,宋轻云也没报多大希望,不过听他说孙记酱肉铺快要开不下去了,宋轻云没说什么,心底一点波澜未起,仿佛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刘喜贵家人去屋空,这件事很快就成了村民们谈论的焦点。

        对于宋轻云,他们刘姓族人恨得压根直痒痒,可是人家有靖王爷撑腰,他们也只能在背地里骂几句,谁也不敢当面挑衅。

        刘王氏在村里转悠一圈,贼溜溜的眼珠子就盯上刘喜贵家的二十几亩地。

        夜里下起了雨,村里人早早就钻进被窝躺下,刘喜贵家,钻进来一个人。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