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田园福妃》-> 第一百五十七章 行宫附近被劫(1)
第一百五十七章 行宫附近被劫(1) 作者:滋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7
  •     慕青岙忽然靠过来,在她胳膊上蹭了蹭,心满意足说道,“好啊,轻云,我的命就交给你了。”

        宋轻云怀疑他脑子被撞坏了,不然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不符合他身份的举动。

        像个……像个求糖吃的小孩。

        厮磨了一会儿,慕青岙抬手在受伤的手臂上点了几下,封住血脉后,伤口就不再出血。

        看到此景,宋轻云又高度紧张起来。

        “我就说他们给的止血药有问题,根本就不止血。”

        “不是,是毒素让伤口不愈合,不过还是谢谢轻云,没有你我可能就死了。”

        “呸!别说丧气话,你还不是因为我头上伤口不愈合,才不得不冒险跟大部队分开。”

        “你都知道了?”

        “……是。”

        轻云红了眼睛,这时候不是追究谁对谁错,关键在危机关头有人愿意帮助你,就是这份真心,让宋轻云对他的态度慢慢改观。

        “你现在真的不要紧吗?我去问问那位大叔,问问他还有没有能够解毒的药,你这样看着很不好。”

        慕青岙吃力的摆摆手,“让我靠一会儿好吗?就一会儿。”

        宋轻云红着眼,一动不敢动,让慕青岙靠着自己的肩膀。

        安宁只有片刻,很快领队头人过来,发现摘下兜帽的慕青岙异常的俊美,即便是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可浑然天成的威压让人不敢轻视。

        头人心下一骇,他常年行走在生死线上,早就练出一双火眼金睛,还好他没有让手底下的人欺负宋轻云,不然的话,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位公子,你失血过多,看样子我们的药没有帮到你。”头人极其恭敬的躬身说道。

        慕青岙抬起头来,目光阴冷的扫过后面交头接耳的壮汉们,他微微扬扬下巴,淡然说道,“内人已经跟我说了,是大叔及时伸出援手,才不至于我二人葬身雪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请问大叔尊姓大名?”

        “公子言重了,身为大周子民,在外就是朋友靠朋友,不足挂齿。鄙人姓顾,人唤我顾老大,没有什么能耐,领着几位兄弟,勉强在边塞讨口饭吃。”

        慕青岙点点头,微微阖了阖眼,见状,顾老大忙说道,“公子若不嫌弃,就到我的马车里休息,可好?”

        慕青岙没有拒绝,而是指着宋轻云说道,“你去车里暖和暖和,有两个时辰,我们就能到戎城。”

        宋轻云不想离开他,慕青岙暗暗捏了捏她的手指头,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可是那抹笑意根本不容拒绝,宋轻云只好爬进车厢。

        慕青岙则是骑着马走在她旁边,济尘脾气很古怪,不准任何人靠近慕青岙,就连过来送水的头儿都差点被他踢中心口窝。

        慕青岙拍了拍济尘的脖子,目光在周围几个壮汉身上打着转。

        轻云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仍叫他心有余悸。

        如果他晚一点醒过来,轻云被他们欺负了,他定会杀光所有人替她讨回公道,可是给轻云造成的伤害却是一辈子,他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商队缓慢的往前行走,慕青岙也不着急,轻云脚上的冻伤很严重,她再也经受不了在马背上的颠簸,怕她一个人寂寞,慕青岙在她车窗外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经过一片低矮沙丘时,顾老大突然对同伴打了个手势,队伍停止前进,那些壮汉纷纷掏出藏在衣服里的砍刀,警觉的盯着四周。

        “出了什么事?”发觉马车不动,轻云探出头来小声问道。

        “嘘!”慕青岙做了个噤声动作,目光犀利的盯着不远处的一片挂满积雪的树林。

        此处已经接近北胡王设立在戎城的行宫,商队之所以选择这条路走,大概是觉得行宫附近都有卫兵把守,货物就不会被抢,他们也减少些风险。

        顾老大此时如一头蛰伏起来的猛虎,委下身子蹲在地上听了半晌,然后对身后的壮汉打了个他们之间能看得懂的暗语,很快就有三个人分散开,绕过雪丘,从外围包抄小树林。

        “轻云,到我的马背上来。”

        慕青岙弯腰搂住轻云的腰带到马背上,将她搂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低声说道,“树林里至少埋伏着十人以上,现在弄不清楚是针对我还是单纯的抢劫货物,一会儿我们从后面溜走,记住千万别出声。”

        “嗯!”轻云侧过头,给他一个安定的眼神,手里不由的攥紧济尘的鬃毛。

        济尘不安的甩着蹄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它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不好的事情而焦躁不安,可是它正在做的,却是不停地后退,宋轻云一直很纳闷,这匹马是不是通人性,没见慕青岙给它什么指令,它倒是能揣摩出主人的心思,很快就与商队拉开距离。

        其中有位壮汉不经意间回过头来,一看济尘背上的两人离他快有半里地,顿时气得要骂街,感情这两人就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亏的顾老大一路上照顾他们,不帮忙就算了,还临阵逃跑,真够不要脸的。

        “老大,那两人跑了,我们怎么办?”壮汉瓮声喊蹲在地上的顾老大。

        顾老大回头匆忙看了眼,跑了就跑了,难道他还要把人给追回来不成?

        就在他分神的刹那间,小树林里传来一声惨叫,先前派去打探的壮汉被雪堆里突然冒出来的一把大刀砍断脚筋,很快就有更多的人从积雪里冒了出来。

        慕青岙回头看了眼就猛地勒住缰绳,济尘都准备好撒开蹄子跑向自由快乐的旅程,忽被主人的紧急制动勒的嘴巴生疼,它不满的转过身子,这样宋轻云也看清了后面杀声震天的战斗。

        慕青岙跳下马来用绳子将轻云捆在马鞍上,轻云见状急问道,“你又想抛下我一个人去打架?”

        慕青岙扯扯嘴角,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不是打架,是打仗,听我的话,济尘会保护好你,一个时辰后我们在城里的高升客栈见面,把这个给掌柜看,他会安排好你的。”

        慕青岙从手腕上拆下一条红绳系在轻云的手腕上,然后一拍济尘的屁股,济尘颠颠颠的就跑远了。

        宋轻云焦急的回过头来,只见慕青岙飞快的奔向商队,手里的剑在阳光下划过刺眼的寒光,很快就被人围了起来。

        。m.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