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樱花落尽念离别》-> 第十五章 胡言乱语,救命之恩
第十五章 胡言乱语,救命之恩 作者:元拾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3
  •     顾锦言去密城一中队报道上班后的第一个深夜班,从昨晚十二点接班,到今天早上八点下班,作为交巡警,是将交通警察巡警合一的警务模式,顾锦言退伍后,偏巧就赶上了密城第一支交巡警队伍的诞生,就是这么优秀,经过层层选拨,最后他脱颖而出,成为其中一员。

        眼

        这都是些什么情况?陆荫荫不是说她要外出学习一段时间,这转头居然就跟林墨念在一块了,而且林墨念胳膊上还打着石膏,顾锦言绝对不愿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私心,跟队友打了声招呼,转头调转了车头方向,就去到了马路对面,然后在陆荫荫面前停了下来。

        正在满心焦急的等车的陆荫荫,不时用手试试林墨念额头的温度,额,有点烫手,可就是打车打不到,虽然林墨念对她做的事挺混蛋的,可她也不想他无缘无故的就烧成个二傻子,这个时间季云哲铁定是要去送小飞飞上班的,她就只能指望赶紧来辆出租车,公交车也行啊。

        可一抬头,却看到身穿警服,头戴警帽的顾锦言,从摩托车上下来,十分专业的表情,好像压根就不认识她似的,冲她敬了一个礼,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同志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看你站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这个样子的顾锦言,虽然长相清秀,但一身警服在身,英气十足,简直就是帅呆了,路边正在等车的一众大姑娘、小媳妇、大妈、大婶、老阿姨,甚至背着书包的小萌妹都纷纷朝他看了过来,果然大家都是颜值控。

        陆荫荫一时就有些结巴,将林墨念又扶正了一些,舌头有些打结似的说道“我朋友伤口感染,反复高烧不退,吃过一次退烧药,然后退烧后,间隔两个小时又重复高烧,我想去医院,可一直打不到车。”

        此时的林墨念已经整个人都有些昏迷的迹象,伤口感染引起发烧,不是闹着玩的,林墨念以为他体质很好,能抗的过去,觉得陆荫荫有些小题大做了,就这小小的发烧,有时候都能要人的命。

        顾锦言闻言,就走上前拍了拍林墨念的脸,喊道“同志,我说话你能听到吗?”

        林墨念不答,压根就没有什么反应,顾锦言一看这样,疑似已经高烧昏迷了,当下就紧急联系了他的同事,说樱花街公交站牌这里,有人伤口感染,高烧昏迷,现在马上要去医院,请求支援。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很快在附近巡逻的警车就赶到了这里,陆荫荫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坐警车,居然是在众人有些担心的目送下,本来顾锦言想上前帮忙,把林墨念先扶进车里面,结果陆荫荫刚想松手,林墨念就呓语道“媳妇,媳妇”,靠着陆荫荫怎么也不松开,无奈最后陆荫荫连拖加拽的自己一个人把他弄上了车。

        警车一路朝着医院驶去,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医院那边早就打电话联系好了,到了后直接急诊那边推着担架,将林墨念推进了病房,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最后挂上了点滴,陆荫荫在办完住院手续后,被主治医生叫了过去。

        起初陆荫荫还寻思怎么搞得这么人心惶惶的,不就是个发烧,有这么严重吗?

        接着上来就被人家医生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她的分析完全没错,就是伤口感染外加着凉后导致发烧,其次还因为现在天气这么热,本来林墨念受伤以后,应该在医院打七天消炎针的,可林墨念没当回事,一意孤行的要去见陆荫荫,所以才开了那么一大堆的药。

        医生特别生气的说“你们这些家属也太不负责任了,他自己不当回事,你也由着他的性子来,幸亏交警同志发现及时将你们送过来,要是再来晚一步,有可能会出现休克的情况,到时候可不是简单的打打消炎针,把烧退下了这么简单了。”

        另外医生又叮嘱了一下饮食和生活起居方面怎么照顾病人的事情,着重指出了在林墨念的伤好之前,夫妻不能****,这话说的陆荫荫哑口无言,百口莫辩,就差眼含热泪的目送医生离开了,医生以为他们是小两口,莫名就戳中了陆荫荫的泪点。

        再想想早上的事情,确实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偶然碰见顾锦言,林墨念真出点什么事,那她恐怕真要搭上自己这一辈子了,而在交班完毕后的顾锦言,换好衣服后,顾不上休息,后脚紧跟着就来到了医院里,很快找到了林墨念所在的病房。

        陆荫荫正在用毛巾给林墨念擦脸,他从到了医院以后就一直未醒,医生说用湿毛巾先给他擦拭一下身上,很快就会醒过来,看到这样安静的紧闭双眼躺着的林墨念,陆荫荫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可那又能怎样,这个世界上哪有不偷腥的猫呢,她接受不了只能自动退出。

        顾锦言到了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陆荫荫神情哀伤的凝视着眼前的人,于是便走上前说道“小萝卜,他怎么样了?”

        看到是顾锦言来了,陆荫荫戏精附身,瞬间站起身来,与刚才判若两人的模样,朝着他就举了一个躬,情真真意切切的说“顾警官,您来了,刚才真是太感谢您了,幸亏您独具慧眼,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救了他一命。”

        说完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顾锦言赶紧冲她挤挤眼,这一病房的人都看着呢,能不能用词确切一点,别这么调皮行不行,陆荫荫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让顾锦言坐了下来,小声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刚才真的谢谢你,要是他挂了,我就麻烦大了。”

        顾锦言问“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成了这幅德行?以林墨念的身手,别人想近他的身都难,谁这么有本事,还能把他伤成这样。”

        陆荫荫想都没想,大言不惭的说“别人或许没这本事,可是我有啊,都是他自找的,活该爱惹我,没打死他就不错了。”

        莫名的陆荫荫就不想顾锦言知道更多的他们之间的事情,更不想让他知道人是她哥打伤的,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为了维护季云哲,陆荫荫把所有事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可顾锦言是谁?

        他们从小就认识,对彼此的了解,哪怕对方眨一眨眼睛,都能瞬间明白是什么意思,更别提陆荫荫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在这胡说八道的撒谎了,顾锦言说“奥,几年没见,你哥这是把他的功夫都传授给你了是吧,你看打的这精准,出手这狠厉,不练个十年八年还真把人不能打成这样。”

        被顾锦言一语道破真相的陆荫荫,不慌不忙的说“顾老二,你要敢把这事让别人知道,你信不信我就照着这个打法,把你也弄医院里来躺两天,小飞飞怀孕了,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我哥碰巧遇见了林墨念,一时没忍住,所以就成这样了,要是小飞飞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顾锦言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说“所以你哥就把他丢给你了,那你贿赂我一下呗,说不定我一高兴,这嘴巴就特别严实。”

        陆荫荫有些无语的说“顾老二,你能不能别跟着添乱了,本来我寻思让他自生自灭,可万一林墨念他爸妈看到自己儿子被人打成这样,我怕我哥会有麻烦,所以这个锅只能我背,我得伺候他直到康复为止。”

        顾锦言说“奥,那你还会重新和他在一起吗?你会原谅他吗?”

        听闻这话,陆荫荫异常坚定的回答“不会,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他,也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不是只有他林墨念。”

        陆荫荫说这话的时候,林墨念所有意识刚刚恢复清明,还未出声说话,顾锦言就说“那我就放心了,这样我还可以继续光明正大的追你啊,说不定哪天你就会发现我们其实很合适。”

        陆荫荫讪笑着,有些尴尬的正不知该怎么接话,身后低沉浑厚的的声音漠然响起道“那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林墨念活着一天,就不能让自己媳妇跟别人在一起。”

        说完就用手拽着陆荫荫说“媳妇,扶我起来。”

        被林墨念的厚颜无耻给震惊的说不出话的陆荫荫,回过头便气冲冲的说“你给我闭嘴,谁是你媳妇,你再叫我就不管你了,你自生自灭去吧,你充其量就算我的前任。”

        然后林墨念便委屈巴巴的说“可是媳妇你昨晚给我喂药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你说我要是退烧了,就......”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未免林墨念当着顾锦言的面,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骇人听闻的话来,陆荫荫直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冲顾锦言尴尬一笑说“他还没退烧,在那胡说八道呢,要不你也没机会看到这么傻的林墨念,我现在严重怀疑这货有可能读研究生读的,把脑子读坏了,他以前也不这样啊。”

        一边说一边特别狗腿的将林墨念扶着坐了起来,顾锦言轻叹一声,与林墨念目光对视着说“一个人要想装傻,谁也阻止不了他在傻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林墨念希望你早日康复,我们公平竞争,虽然你已经没有任何胜算。”

        已经坐起来的林墨念,对顾锦言的话特别不屑,挑衅的看着他,声音淡漠的与面对陆荫荫时直接判若两人,这才是那个不苟言笑、冷静克制的林墨念,他说“五年前我和她之间,你无缝可钻,五年后,她的世界你依然被挡在外面,我和陆荫荫虽然中间隔了五年,有很多误会没有解开,但我们依然相爱,你就等着喝我们的喜酒吧。”

        陆荫荫对林墨念时不时的胡言乱语,基本已经听觉麻木了,反正他想说什么是他的自由,她可以选择听或者不听,为了堵住他那张嘴,随手拿起杯子里的水,端到他嘴边,作势就要喂他,说“闭嘴吧你,医生让你多喝水,顾锦言可是你的救命恩人,等你病好了,必须去交警队给他送锦旗,别在这净说些没用的,你要结婚喝喜酒,就别叫我了,还要随份子钱,不过我可以选择跟着顾老二一块去蹭饭。”

        说完居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转头就对顾锦言说“顾老二,你千万记住了啊,到时候他要请你喝喜酒,你可别忘了叫着我,我就去凑个热闹,绝对不砸场子不闹事。”

        她一笑,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起来,林墨念和顾锦言也没什么好争得了,反正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陆荫荫对他俩都没那个意思,还争个什么劲,对顾锦言突然从天而降,找了警车将他送来医院的事,林墨念大约有那么一点点印象,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懂得感恩,不管他跟顾锦言之间怎么暗流涌动,该有的客套和礼貌还是不能少。

        林墨念在咽下一口水之后,将陆荫荫拿着杯子一直努力往他嘴里灌水的那只手拉了拉,示意她停下来,说“顾锦言,谢谢你救了我,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我也不能以身相许,就按荫荫说的办,等我好了,一定去交警队送锦旗,当面道谢。”

        顾锦言被林墨念一出口的话,直接就气笑了,说“随便你,我当时只是因为看到荫荫在那里,根本没想那么多,谁知道居然阴错阳差的发现你居然烧晕了过去,你小子要真脑子烧傻了,我还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呢。”

        本来陆荫荫和林墨念凑一块,除了斗嘴怄气之外也没别的了,现在顾锦言又加入进来,就坐了这一会,两人就剑拔弩张,陆荫荫说“顾二,要不你赶紧回家休息去吧,我跟单位请假了,我在这里就行,我怕你再待一会,你们俩能打起来,林墨念就这样了,没救了,动不动就陷入自己的幻想之中,习惯了就好了。”

        顾锦言不想走啊,但无奈陆荫荫提前就走到了病房门口说“走啊,我送送你,你不会是对林墨念还恋恋不舍的吧,那要不你在这,我回家睡觉去了。”

        说着还真要走,本来陆荫荫撵着顾锦言走,林墨念还挺高兴的,这下看陆荫荫要走,一下就急坏了林墨念,忙在病床上喊道“媳妇,你快来,我胳膊痛的要命,你快给我揉揉。”

        顾锦言看了一眼林墨念幼稚的举动,默默走向门口,走前还不忘说“明天我再来看你,你能住多久,我就能来多久,不要妄想博取荫荫的同情,她对你早就死心了。”

        一句话气的林墨念牙根痒痒,顾锦言出门后,便问了陆荫荫现在住在哪里,要不他在这里待着也行,她要是累了,就赶紧回家休息,陆荫荫心想虽然顾锦言是公职人员,可万一再一冲动,让林墨念伤上加伤,病情加重,那就麻烦了,忙推辞着说不用,不用,她自己能行。

        顾锦言走后,陆荫荫回到病房,看都懒得看林墨念一眼,低头一边看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你中午想吃什么?我一会出去买。”

        林墨念见她对自己态度如此冷淡,便说“直接叫外卖吧,你不要出去乱跑了,我怕你走丢了,会忘了回来的路。”

        一语双关的话,让陆荫荫有一瞬间的失神,两个人都罕见的沉默了许久,直到林墨念要起身去洗手间,陆荫荫才将他扶下床,把鞋给他穿好,拿起吊瓶扶住他朝洗手间走去,林墨念说“我的手表呢?你给我放哪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像在陆荫荫的平静的心湖扔了一颗石子,陆荫荫说“我当成垃圾给扔了啊,当时是我买的,我有权利决定它的去留,昨晚上我看你还戴着,就让我摘下来,随手扔垃圾桶里了,再说了我们分手以后,我把所有你送我的东西全部都快递给你了,你凭什么不把我送你的东西还回来。”

        人有三急,林墨念现在没有心思跟她争论这个话题,闪身就接过吊瓶进了洗手间,然后自己进去以后,又在里面喊她,陆荫荫本来站在男洗手间门口就别扭的要死,但又担心林墨念真有事,心一横就走了进去,林墨念站在小便池旁边,神情自然的好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说“好像没地方挂吊瓶,你给我举着,行不行?”

        陆荫荫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心想这货一定是疯了,难道她要看他现场直播,转头就要往外走,林墨念又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快憋不住了。”

        陆荫荫说“那我要眼睁睁在这看你怎么上厕所吗?林墨念,我建议你该去看看脑子。”

        林墨念风轻云淡的说“你可以举着吊瓶回过头去不看啊,如果你真的特别想看,我也不介意。”

        被气急的陆荫荫,一把夺过吊瓶,回过头去说“你赶紧的,我长这么大,从来没伺候过人,好吧,算我上辈子欠你的。”

        很快皮带扣解开的声音,伴随着另一种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结果这都不是重点,转头林墨念又说“我一只手没办法将裤子整理好,你帮我一下。”

        陆荫荫咬牙切齿的说“你想让我怎么帮?”

        林墨念说“那你回过头来,给我把皮带扣弄好啊。”

        早知道这么麻烦,早晨的时候就应该给林墨念换条运动裤,陆荫荫冷着一张脸,回过头将吊瓶递给他,给他将裤子整理好后,两人便一起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惹得同样准备进洗手间的男同志们一阵侧目,这情况有点大。

        而莫欣最终还是放心不下林墨念和陆荫荫,临近中午的时候,给陆荫荫打去了电话,问她事情解决了没有,需不需要帮忙,陆荫荫也没跟她客气,直接说她现在在医院里,能不能麻烦她熬点鸡汤或做点吃的送过来,她有个朋友受伤了,她现在抽不出身来回去做饭,外面的饭菜她朋友吃不惯。

        林墨念的胃口就是被这两个女人给养叼的,莫欣最后将饭菜做好后,委托李旭去送的,她即使想去看自己儿子,可想想日后陆荫荫知道真相后的表情,立马就把这想法打消了,从现在开始她尽量不要当着陆荫荫的面,出现在林墨念面前,她发誓她真的不是传说中的恶婆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