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情绪激动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9
  •     文豪拿起遥控器,随手打开了电视,然后慢慢的走向洗涑间。

        嘿!这个浴池可真是够宽敞,里面能塞下两文豪,旁边就是落地镜子,镜面上还刻画着透明的精美花纹。

        挨在镜子旁边,就是洗脸的水池,上面还有一个原木雕刻的架子,木头上面全是形态不一的花草,远远

        侧面的栏杆上挂着两条洁白的毛巾,还有一个洗澡专用的浴袍。

        这个洗涑间大约能有十平方米左右,文豪在里面可以畅通无阻的随便行走。

        文豪站在镜子的旁边,他一边放着洗澡水,一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文豪看着差不多接近半头的白发,他摇摇头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

        “哎!转眼我都快六十来岁了,还真是岁月不饶人,这满脸的沧桑,还有这额头深深的皱纹,如果要是能回归年轻的时候,那该多好。”

        文豪此时非常珍惜生命,以前在家乡的时候,他没感觉生命那样重要,只是想在有生之年,多做些喜欢的事情。

        可是,自从文豪刚一迈入这家宾馆,他就希望能够年轻些,那样,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到各个地方去做工程。

        这个工程一晃就是五年,到那个时候,文豪明显已经进入六十岁了,无论精力还是身体上,都很难吃得消。

        况且,现在社会发展这样迅速,哪个公司都喜欢年轻人,虽然文豪技术水平尖端些,但是工作起来还是不如年轻人。

        文豪在镜子前感慨一番过后,他又走到卧室里,刚进来是时候,光顾着兴奋了,一点没用心去观察。

        这间小屋大约能有三十平方米,中间是一张双人大床,旁边还有许多摆设,有桌子、凳子、还有茶几……感觉还真像一个小家。

        桌子上还摆了一台,能有十寸大小的笔记本电脑,旁边还放着纸和笔。

        文豪往上抬眼一看,这间卧室里装的是中央空调,他拿起遥控器,随手调成了自己适应的温度。

        文豪躺在洁白如玉的床铺上,那感觉真是舒服极了,柔柔软软的床垫上面,也散发着花草一般淡淡的清香。

        周围的墙壁上挂着世界各地的名胜古迹,文豪半睁半闭着眼睛,再欣赏着墙壁上的图画,还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棚顶上吊着几盏淡绿色的灯,颜色柔和而烂漫,文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然后他一脸美滋滋的畅想着。

        没想到落魄过后还进入了天堂,可是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欣怡的相伴。

        文豪正在迷迷糊糊当中,突然接到了李逝身边人的电话,他看着来电显示一脸茫然的琢磨着,这个时候李逝身边的人,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电话能响了一分钟的时间,文豪一脸疑惑的说道。

        “怎么啦!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你从来没找过我,我才刚走一天,怎么就这般舍不得了。”

        文豪跟李逝身边的人相处这么久,大家也都有了深厚的感情。

        李逝身边的人一脸笑呵呵的说道。

        “文豪,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可得一定要冷静。”

        文豪一听,到底什么事情还需要冷静,难道是李逝遭遇不测了,如果真是那样,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根本谈不上冷静。

        文豪想到此时,他神情很自然的说道。

        “还冷静呢!我都经历那么多了,而且还到鬼门关走过一回,现在无论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惊讶。”

        其实,李逝身边这个人,就是他给林翰传递的消息,他一看文豪离开了,就感觉是时候应该揭穿秘密了。

        李逝身边的人不禁冷笑一声说道。

        “文豪,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别一惊一乍,那我可就说啦!”

        李逝身边这个人看文豪走后,也是在心理反复纠结半天,他在心理不停思量着,到底应不应告诉文豪欣怡那边的情况。

        经过无数次的纠结,最后他打算还是全盘托出吧!既使有反常激动的情绪,只要李逝看不到,就一切都没有问题。

        文豪最不喜欢卖关子了,他顿时一脸逗趣的说道。

        “行啦!你就别那么多废话了,还是赶紧说吧!到底是什么事,一向办事干净利落的人,怎么突然间变得墨墨迹迹了。”

        李逝身边的人被文豪这样一会儿褒,一会儿贬的评价,他开始哈哈大笑的说道。

        “文豪,你知道林翰吧!”

        文豪一听到林翰的名字,他顿时激动得从床上蹦了起来,然后神情急切的说道。

        “知道,当然知道了,你快点告诉我,林翰怎么拉!”

        李逝的人一听文豪这语气,就知道他的内心此起彼伏,马上又继续说道。

        “刚才你还说什么事都不会激动,可是转眼你就变了。”

        文豪心理此时非常的急迫,他顿时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你快点告诉我,林翰,林翰到底怎么回事?”

        李逝的人也不吊文豪的胃口了,他马上态度认真的说道。

        “我一直跟林翰的朋友有联系,他很清楚你在这边的情况。”

        文豪刚一听到跟林翰有联系,他的心脏马上开始狂跳起来,眼泪直在眼圈打转,然后一脸急切的说道。

        “你继续往下说,把一切事情都详详细细的告诉我。”

        文豪顿时就来了精神,他都好多年没听到林翰那边的消息了,其实,他最牵挂的不是林翰,而是希望通过林翰,能知道欣怡和俊鹏的一些消息。

        李逝的人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已经把你在这里的情况都告诉朋友了,估计林翰对你目前的处境也是一清二楚,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文豪最想知道的是欣怡的情况,他马上打断李逝身边的人,然后神情非常急切的说道。

        “欣怡……欣怡到底怎么样了,还有俊鹏,他们****还好吗?”

        文豪一边叫着欣怡和俊鹏的名字,一边情不自禁的泪如雨下。

        李逝身边的人,一听文豪声音都变了,马上快速的说道。

        “欣怡很好,俊鹏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有他照顾欣怡,你就放心吧!”

        文豪此时实在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他对着电话一边哭着,一边语无伦次的说道。

        “欣怡,我对不起你,今生遇到了我,是你最大的不幸,都怪我不好,是我亲手毁灭了你的幸福。”

        李逝的人听着文豪在电话里嚎啕大哭,他都没法继续往下说了,跟文豪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文豪情绪这样激动。

        李逝的人也感觉,文豪这一生过得实在是太凄苦了,他在电话里不断的安慰道。

        “文豪,你先别激动,我话还没说完呢!”

        文豪此时已经被这件事情,惊扰得一塌糊涂,李逝身边的人一看,文豪这情绪一时半会还缓不过来,他只能临时找个借口说道。

        “文豪,我这边还有事情,你也先平息一下心情,等你稍微冷静了,我们再继续聊。”

        文豪连声告别的话都没说,手里拿的电话一不小心便掉到了地上,然后他捂着脸开始大哭起来。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文豪情绪才渐渐平息下来,他一边抽泣着,一边用衣襟不停的擦着眼泪。

        文豪坐在地上,不停的思索着刚才与哥们的对话,他顿时想起来一件事,那哥们不会把他跟箫恬母女俩在一起的事情说出来吧!

        文豪想到这时,突然感觉一阵心慌,他马上拿起手机给哥们打电话。

        李逝的人一看是文豪的电话,他猜想经过一阵情绪发泄过后,现在应该清醒了,他连忙说道。

        “文豪,你是不是想知道欣怡的事情。”

        文豪一直以为,李逝的人不知道他跟箫恬的事情,就试探着问道。

        “你都跟林翰的朋友都说了些什么,没有太过格的话语吧!”

        李逝的人其实早就知道,文豪跟箫恬还有依云相逢的事,他马上一脸认真的说道。

        “什么是过格,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在李逝面前,有些事情我可以帮你隐瞒,但是在林翰朋友面前,就没必要那样虚假。”

        文豪一听李逝的人,这是话里有话呀!他连忙又继续说道。

        “你什么意思,还是把话说清楚比较好,我做事一向光明磊落,根本不存在虚假。”

        李逝的人对着电话,不禁哈哈大笑说道。

        “文豪,你是光明磊落吗?其实有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没跟李逝汇报而已,他曾经让我偷偷的跟着你,所以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文豪一听李逝的人这番话,他额头顿时开始冒虚汗,然后一脸心虚的说道。

        “李逝怎么还让你偷偷跟踪我,原来他一直都不信任我,亏我还那样卖命的替他挣钱。”

        文豪话音刚落,李逝的人又开始一阵狂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文豪,你就别装了,箫恬是谁?依云又是谁?李逝不知道实情,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文豪一听李逝的人这番话,他额头的汗珠子都下来了,然后一脸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不会把这些事情都告诉林翰朋友了吧!”

        李逝的人一脸笑呵呵的说道。

        “只要是事实,我基本都说了,这也不需要隐瞒,林翰也是想知道你的实际情况,所以作为朋友我必须真实些。”

        文豪一想这下彻底凉凉了,他马上一脸胆怯的说道。

        “那欣怡知道箫恬和依云的事吗?”

        李逝的人态度非常认真的说道。

        “当然知道啦!她还知道你跟箫恬合伙做工程,然后资助依云读书的事情。”

        文豪一听欣怡什么都知道了,他顿时没了精神,还一个劲的埋怨李逝的人。

        “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告诉林翰,有些是不能说的,如果欣怡知道了这些情况,她该怎么想我,而且我跟她还离婚了,从法律上,她是自由人,你这不是好心办坏事吗?”

        李逝的人被文豪一顿埋怨后,心里真是委屈极了,明明是在帮助林翰,结果却一点都不领情,他顿时有点气呼呼的说道。

        “难道让我替你隐瞒着,欣怡可是在那边苦苦的等着你,而你呢!却在这里一家三口团聚,你挣钱给依云读书,可是欣怡呢!他得替你养孩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