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无比心酸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6
  •     箫恬

        文豪在李逝那里,似乎感觉到了依云已经出国去读研,在朦朦胧胧中,他突然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然后心中激起了莫名的烦躁。

        文豪只能独自在那间小屋子里畅想,他因为不能为依云筹集学费而愧疚,可又能怎么办呢!他欠李逝的债终归是要偿还的。

        自从文豪主动送上门来,李逝的心情是格外的高兴,他为自己周密的计划而庆幸。

        有人问李逝,为什么非得隔离文豪与外界来往,李逝的目的很简单,只要文豪被隔离了,他就没有机会去指挥外地的工程。

        这样一来,李逝就成了这个行业的老大,所有的工程就会被他垄断。

        当初李逝绑架文豪的时候,他特别担心文豪为了解救欣怡而去报警,所以提前就跟文豪打好了招呼。

        可能文豪也有把柄落在李逝的手里,而且就算是文豪去报警,凭文豪目前的实力,还真不是李逝的对手。

        所以李逝早就料想到了,无论怎样关押欣怡都不会出现大问题,如果实在有人追查,他就说是请欣怡来此做客。

        李逝的精心布局,可谓是用心良苦,更是天衣无缝,就算他再怎么折腾,最后也是胜券在握。

        文豪在那间小屋里,他熬过无数个凄凉的夜晚,那时,他才深深的感到后悔,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情愿做李逝的哈巴狗,即使可怜的祈求,也不会牵连那么多无辜的人。

        寂静的夜里,文豪时常以香烟为伴,身体越来越消瘦,而且体质也越来越差,偶尔李逝来看看他,并跟他畅谈以前在一起共事的日子。

        “文豪,还记得我们当初吗?那时候的关系多好呀!可大家为了钱,最后争得你死我活,似乎太不应该了,而我也到了人生的暮年,特别希望你能来陪伴我。”

        文豪心里非常恨李逝,他冷言冷语的说。

        “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来让我陪伴你?似乎太不近人情了吧!我可以离开这个行业,那些钱我也不要了,只求你能放我一马,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看怎么样?”

        文豪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来求李逝,他现在不想别的,以前的恩恩怨怨都一笔勾销,只想过上平淡的生活,此时他才感觉,金钱真的是身外之物,他辛苦奋斗了多半生,最后的结果是如此的惨烈。

        李逝淡淡一笑,然后趾高气扬的说:“你这回承认自己输了吧!如果你早点是这个态度,我们哥俩还是很和谐的,如果你真的离开这个行业,我可以考虑一下,但你那些资产必须处理干净。”

        文豪心里还是比较纠结,那些钱可是他辛苦打拼来的,怎么轻易就能拱手相让。

        屋内的气氛顿时有些死气沉沉的,文豪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李逝。

        “你打算让我怎么处理?是全部捐赠在你的名下?”

        李逝很不自然的看了文豪一眼,然后拍着文豪的肩膀说。

        “我能要你的资产,真是小看我了,为了避免你东山再起,只要你把所有的账款处理了,我才能放你出去,否则你就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吧!”

        李逝虽然这些年水性杨花,但还真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就是文豪跟他相伴最久,从内心来看,他是非常孤独的。

        文豪虽然想跟欣怡团聚,而且那些账款他一分钱都没有动用,他叹了叹口气说。

        “这样吧!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李逝一看文豪还真动心了,马上笑逐颜开的说。

        “那好,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你做了这个决定,你可就是一个穷光蛋了,而且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

        其实李逝手中并没有文豪什么把柄,他只是威胁一下文豪罢了,可文豪心里真的没底,他自己都不知道犯过什么错误。

        文豪一声不吭的望着窗外,外面还开满了满园的桃花,他静静的欣赏着桃花,一瓣一瓣飘落的美景,突然间泪流满面。

        李逝见文豪转过身去,他目睹着文豪沧桑的背影,没有说一句话,便悄悄的离开了。

        文豪一直盯着外面的桃花足足能有半个多小时,他才渐渐的缓过神来。

        文豪想起了年轻时跟箫恬一起生活的时光,还有女儿依云,往日的点点滴滴,每个片段都让他流连忘返。

        还有欣怡和文豪,也不知道欣怡到底怎么样了,如果把那些资产都捐赠了,那可是欣怡跟他辛苦大半生打拼得来的,还有儿子俊鹏,马上到了青壮年时期,他该怎样去面对。

        一大堆的事情在文豪的心里反复纠结着,如果他不放手的话,是不是就会在这个渺无人烟的小院子里孤独终生。

        自从文豪自投罗网后,欣怡害怕成为亲戚朋友家常便饭后的笑料,此时糟糕的状况,欣怡的心里也是备受打击,她只想逃离这个让她熟悉既难过的城市。

        欣怡的父母,好长时间没跟她联系了,但欣怡的妈妈非常的想念俊鹏,偶尔也会去欣怡以前住的地方,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欣怡的妈妈,根本不知道欣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还总是责怪欣怡不懂孝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去看他们二老。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欣怡也是实在没心情顾及到别人了,有一次,欣怡的妈妈是通过林翰才知道欣怡的行踪,就打电话问道。

        “欣怡,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家里总是没人,难道搬家啦?还是出什么事情了?”

        欣怡一听到妈妈的电话,瞬间就哭成了泪人,她哽咽的说。

        “妈妈,我现在在外地呢,这都好长时间没跟你们联系了,是因为家里出了一些事情。”

        欣怡的妈妈听到她的哭泣声,顿时慌了神,连连追问道。

        “你这是怎么啦?到底出什么事了,快点告诉我呀,那俊鹏呢,他现在怎么样?”

        欣怡的妈妈最关心的还是俊鹏,小的时候,俊鹏也是跟姥姥最好。

        自从欣怡的公司越做越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欣怡的父亲重男轻女思想越来越严重,他总是希望晓峰能够超越欣怡,而偏偏是欣怡过的越来越好。

        欣怡的父亲一气之下,总是找欣怡的麻烦,每次看到欣怡就管她要钱。

        “你们公司是越来越大,那是不是也应该多给我些零用钱。”

        欣怡也想多孝敬父母,可她也是外面风光里面空,有时候穷得电费都交不起,她只能实言相告。

        “爸,不好意思,别看公司越来越大,欠款也是一堆,根本就不像你想的那样,我现在手里真的是没钱,自己过得都很拮据。”

        欣怡的爸爸一看没给他钱,就喝酒后找各种理由到欣怡家里去闹。

        “如果你不给我钱,我就把你家给砸了。”然后借着酒劲,开始噼里啪啦的一顿扔东西。

        欣怡特别害怕酒后的父亲,如果清醒的时候还能好些,在酒精的麻醉下,特别容易让人神经错乱,每次欣怡父亲喝完酒来她家里的时候,她都会吓得心怦怦直跳。

        “爸爸,你又喝酒了吧!这些年我为家里付出也不少啊!自从到了独立的年龄,我就没有管家里要过一分钱,而且还总是贴补家用,我现在也需要钱,不是不给你,而是真的没有。”

        俊鹏看着姥爷发酒疯的样子马上过来插言道。

        “妈妈对你就够好的了,这些年她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那时候俊鹏还小,他是为了保护欣怡,不让她受到伤害,才出面跟欣怡的父亲理论的。

        欣怡的父亲一看俊鹏还过来搭腔了,马上气就不打一出来,恶狠狠的骂道。

        “你个小猴崽子,还敢教育上我了,我批评你妈妈是应该的,她是我的女儿,就必须得听我的,我让她拿钱,她就必须得给我。”

        俊鹏一看姥爷这样欺负妈妈,他马上就跟姥爷争吵起来,“你也太不讲理了,还是早些回家吧!别在我家里胡搅蛮缠。”

        欣怡的父亲一看俊鹏要撵他回家,那火借着酒劲马上勃然大怒道。

        “再敢撵我回家,我就揍你。”

        欣怡的父亲刚要攥起拳头,俊鹏毕竟是小孩子,他顿时吓得哇哇直哭,边哭还边喊着。

        “你回家吧!还是赶紧回家吧!不要再来我家里了。”

        然后就吓得躲到衣柜里去了。

        欣怡的脾气也是倔强,她这些年也是受够了父亲的欺凌,变得一点涵养性都没有,她看到俊鹏要挨打,马上凑上前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跟父亲一顿理论。

        “以后你别再来我家里了,我给多少都是少,你怎么不管晓峰要钱去,竟挑软柿子捏。”

        欣怡的父亲一看钱没要到,还被一顿训斥,马上开始砸屋内的东西,吓得欣怡和俊鹏都躲在角落里哆嗦成了一团。

        只听到一会儿茶几被踢翻的声音,上面摆的水果也散落一地,还有欣怡吃剩下的东西,顿时滚得满屋都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