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遭受绑架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2
  •     俊鹏忽然着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神情莫名其妙的说:“妈妈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还说今天去买房子,你们看得怎么样了,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要搬家啦!”

        俊鹏这一连串的发问,文豪根本没听到几句,他马上打断俊鹏的追问,“你妈妈不见了,我们得赶紧去找。”

        文豪也顾不得跟俊鹏过多解释,拉着俊鹏开着车,在各个街道里闲逛。

        俊鹏看着文豪慌慌张张的样子,拽着他的衣襟大声的说:“爸爸你快点告诉我怎么回事,妈妈到底怎么啦!妈妈怎么会不见了,今天你跟妈妈一起出门的呀!妈妈怎么会丢呢?”

        俊鹏边说着,眼泪边往下掉,这些年他从来没跟欣怡分开过,在俊鹏的心理,欣怡就是他的天,如今欣怡不见了,俊鹏就如同天塌下来一样。

        任凭俊鹏的嘶喊,文豪只是双眼一个劲的盯着街道,他多么希望此时欣怡就在前方。

        文豪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乱窜,可始终没有发现欣怡的身影。

        转眼几个小时过去了,文豪也没有了力气,他在路旁停下了车,两手使劲的握着方向盘,嘴里发出咬牙切齿的咯吱咯吱声。

        俊鹏看着文豪的样子,满眼泪汪汪的说:“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文豪真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他慢慢的抬起头,“都怪爸爸,都是爸爸不好,你妈一定是被李逝绑架了,他跟我是同行,也是昔日的老友,我们在抢工程上发生了一些矛盾。”

        俊鹏听得是糊里糊涂,这些恩怨他从来没听说过,文豪是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一会儿这一句,一会儿那一句的,也没有个头绪,还边捶打着脑袋边喊,“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求你们放过欣怡吧,她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文豪此时也是泪流满面,俊鹏在一旁是更加的着急,“爸爸,我们报警吧!否则妈妈会有危险的。”

        “不能报警,我们躲藏李逝还来不及呢!如果一报警那不是送上门去了吗?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再好好想一想。”

        文豪此时心理害怕极了,如果不是李逝绑架欣怡,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俊鹏拿起电话就要打一一零,还没等俊鹏拨通,文豪一把抢下电话,“先等一个晚上,如果明天还是没有欣怡的消息,然后再报警。”

        文豪独自蜷缩在沙发上一夜没睡,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盯着房门,就等着欣怡能够突然间回到家里。

        俊鹏也是瞪着眼睛,一点困意都没有,屋子里的俩父子,就是这样呆呆的坐到了天明。

        欣怡被李逝派来的人强行抱上了车,由于她当时惊吓过度,竟然忘记了反抗,大约一个小时过后,车才戛然而止。

        “快下车吧!”李逝派来的人毫不客气的说,冰冷的语气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欣怡才慢慢有了些精神,她微微的睁开双眼,眼前这个陌生的环境,让她内心感觉无比的恐惧。

        欣怡知道被绑架了,她用手拍拍心脏,然后做了一下深呼吸,告诫自己要冷静,然后一声不吭,慢腾腾的走下了车。

        李逝的人走在前面,欣怡紧随其后,一边走李逝的人还一边说:“看你的样子是十分的镇定,不喊也不闹,到是很配合我们,是不是早就料想到有这么一天了?”

        欣怡蔑视的说:“对于这一天,是早有心理准备,可那是你们男人之间的恩怨,抓一个柔弱的小女子有何用?也太不光彩了吧!”

        李逝的人哼了一声,“那些恩恩怨怨我们不参与,咱也只是按命令去办事,只要把你送到这里,就万事大吉了。”

        既然如此,欣怡也不过多说话了,她想看看,李逝到底会把她怎么样?

        前方不远处就看见一个孤岛,周边四面环山,山的对面是一望无际的河流,虽然看上去有些荒凉,但也是青山绿水环绕。

        欣怡跟着李逝的人一直往前走,不远处看到一栋房子,还是个二层小楼,欣怡指着前面的小楼问道:“不会是带我去那里吧?”

        李逝的人接茬道:“你说对了,就是那个地方,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接应你。”

        大约十余分钟,他们就到了那个二层小楼,欣怡刚走到门口,李逝的人就冲看门的使了一下眼色。

        看门的马上心领神会,上下打量了一下欣怡,“跟着我上楼吧!估计你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日子了,要做好长期居住的心里准备。”

        欣怡一听说要长期居住,马上就有点心慌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到底要在这里待多久,我想儿子了,我要回家。”

        然后欣怡的眼泪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掉,看门的好像有点动了恻隐之心,“你哭也没有用,这都是拜文豪所赐,还是想想怎样去应付目前的状况吧!”

        欣怡不想再往前走了,她一想到好长时间看不到儿子了,心就跟刀绞一样心痛,她嘶声裂肺的喊叫着,“你们放我回家,有什么恩怨去找文豪呀!我不能跟儿子分开,否则真是生不如死。”

        看门的马上冷言冷语接茬道:“从商的人都是以利益为重,谁让文豪在这方面太有作为,还想超越李逝,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如果他低调些,勉强挣些糊口的小钱也就算了,还想跟李逝枪市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再喊叫也没有用,还是乖乖的保命要紧。”

        此时的欣怡真的是十分想念俊鹏,因为长时间见不到儿子,她在心里暗暗的责骂文豪,“都怪你,还说让我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这半生跟你走下来,我看最悲催的还差不多。”

        看门的把欣怡送到楼上后,简单的交代几句,“你就先在这里住着吧!这次让你来的目的就是想刺激一下文豪,你放心,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就是想让文豪尝尝离别的滋味,也试试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然后看门的,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欣怡站在屋内,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哗哗的往下淌,屋里静悄悄的,周围根本听不到一丝的脚步声,旁边是一张床,中间摆着一张像茶几般的圆桌,上面放着一个电热水壶。

        虽然是二层小楼,但看上去却是有几分简陋,屋内也就十平方米左右,地上铺着深红色的木板,有的地方已经破旧得掉了漆,露出原木的本色,欣怡在屋里随意走了几步,那木板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惊魂。

        由于这个地方长期无人居住,屋里还飘散着,一种发霉而又恶心的味道,闻起来,真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欣怡赶紧走到窗前,窗户上还安装了几根,又粗又硬的铁栏杆,她用力的打开窗户,此时她的心里是万念俱灰,对以后人生不抱有一丝的希望。

        其实李逝把欣怡软禁起来,就是为了吓一吓文豪,他也是想出一口恶气,来释放积压在心里多年的怨恨。

        欣怡暂时只能委屈,住在这个荒山野岭的孤岛上,她连想出去散步的自由都没有,每天都有人按时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就这样,欣怡开始了牢笼般的噩梦生活。

        转眼三天过去了,文豪依然没有欣怡的消息,俊鹏按捺不住了,他双手用力的摇晃文豪的胳膊,“爸爸,爸爸,我求求你别再这样傻等下去了,妈妈肯定是凶多吉少,如果妈妈真的发生了意外,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还是别顾虑那么多了,赶紧报警吧!”

        文豪被俊鹏这样一顿喊叫,他也感觉不能再这样沉迷下去了,在六神无主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林翰。

        林翰一直在外地帮文豪解决工程上的事情,这段时间文豪也是因为心烦意乱,所以好久都没有跟林翰推心置腹的谈心事了,林翰对于文豪的事也是全然不知。

        无奈情急之下只能找林翰商量对策了,“喂!堂哥,欣怡出事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文豪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哭腔。

        林翰接到文豪的电话后,先是一愣,然后眉头紧锁的问道:“欣怡怎么啦?到底怎么回事,你别着急,慢慢说。”

        文豪就把欣怡突然失踪的事,详细的跟林翰描述一番,林翰一听说欣怡都失踪三天了,马上厉声厉色的埋怨文豪,“你怎么当时不说?如果欣怡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家里交代,这么危险的事还等什么,赶紧报警吧!”

        林翰转念一想,这是跟李逝结的恩怨,报警不是一个好方法,想到这时,他赶紧喊了一嗓子,“先别报警,如果是李逝派人把欣怡给绑架了,她应该还是安全的,你先稳住情绪,我找人打听一下,看看这事是否与李逝有关,暂时不能轻举妄动,一切听我的消息再决定。”

        还没等文豪接茬,林翰就匆匆把电话给挂断了,文豪手里拿着电话,好长时间没回过来神,旁边的俊鹏安慰道:“爸爸,你别着急了,有林翰舅舅出面,这个事或许就能解决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