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鬼子进村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2
  •     刚才他们几个一直在理发店讨价还价,买房人还没真正看到房子呢,欣怡在前面带路,理发店的老板和买房人一起跟随着欣怡来到家里。

        买房人刚一进门,就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还情不自禁的说:“这个房子的格局跟我以前住的一模一样,我的房子啊!终于又回来了。”

        然后,他给欣怡指一下以前住的房子在哪里,欣怡随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就是她旁边的那栋楼,而且跟欣怡家住同样的楼层。

        买房人对欣怡家的房子很满意,两台挂机空调,还有一台柜机空调都是新安装的,还有热水器也是新换的。

        欣怡看着卫生间里的热水器,想起了昔日的情景,有一天热水器突然坏了,文豪还在外地,他就让林翰帮忙修热水器,林翰哪干过这样的活,好顿摆弄也没修理好,正好旁边有一个大红盆,里面装的全是黑鱼,她告诉林翰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些鱼都给处理了。

        这些鱼是文豪的亲友从鱼塘里特意给文豪打捞的,可文豪不在家里,欣怡又不喜欢吃满身都是刺的鱼,她每天看着这些鱼就心烦意乱,早就想送人了。

        欣怡的父母被她恭敬坏了,由于以前送的太多了,所以看到鱼就没有食欲,白给人家都不要。

        林翰很喜欢吃鱼,每条大鱼都将近五六斤重,他撸起胳膊,挽起裤腿就开始捞鱼,这些鱼生命力太顽强了,在水里是左右摇摆的跳舞,身体滑得就像泥鳅一样,林翰是怎么也抓不住。

        林翰跟这些大黑鱼能战斗了十多分钟,弄得满身是水才把鱼一条一条的装进口袋里。

        当时欣怡还笑着说:“这大冬天的,为了捞鱼还弄得满身是水,都快成落汤鸡了。”

        林翰尴尬的一笑,“哎!自己太完蛋了呗,热水器没修好,弄几条鱼还整成这副糗样,真不是干活的人。”

        然后他俩开始哈哈大笑起来,等林翰把鱼都拿走后,欣怡特意去家电城又买了台新的,算起来这个热水器使用还不到半年。

        再看看这些空调,文豪特别怕热,每次开空调的时候都得事先跟欣怡打好招呼,因为欣怡不喜欢吹空调的风,总感觉有一种刺骨的凉气钻进皮肤,所以文豪在享受空调的时候,欣怡总是爱蒙个大被。

        这家里的一件件东西,都有着数不清的回忆,那是他们曾经爱的小窝,如今却要转手卖给别人了,想起这些,欣怡就是一阵心酸。

        里面好多东西都是文豪置办的,一样一样都崭新的摆在欣怡的面前。

        还有俊鹏屋里的二层双人床、书桌、衣柜,那是文豪特意从广州订制的,当时花了好几万块钱,俊鹏特别的喜欢,那是他温馨游戏的小屋。

        在欣怡的卧室里,还挂着她与文豪的结婚照,她不由得回忆起当年,那时他们特别的穷,文豪为了给欣怡一个美好的婚礼,特意花高价预约的摄影师,给他们拍的结婚照,欣怡知道文豪没钱,不想这样奢侈,告诉文豪别花那么多的钱。

        文豪为了让欣怡开心,自己省吃俭用才省下来的钱,只是不愿意看到欣怡有个遗憾的婚礼。

        欣怡目睹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有点眼泪汪汪的。

        买房的在屋里走了一圈,指着屋内的东西说:“这些东西是不是都留下?”

        欣怡有点迟疑的想了一下,“有些东西拿走,但搬不走的都留下。”

        对于房子而言,主要是地点和格局,屋内的东西是否留下其实并不重要。

        “那我们什么时间能过户,还有过户的费用谁来负责?”买房的试探着问欣怡。

        欣怡很自然的回答:“当然是谁买谁拿过户钱,这个房子过户至少得一万多。”

        买房的眨眨眼睛,得寸进尺厚着脸皮又追问一句,“你看我这经济实在是太差,这个过户钱能不能你出了。”

        “房子都便宜这么多了,过户钱还让我出,好像没有道理吧!”欣怡都不爱多言语了,这明显就是趁人之危。

        买房的磕磕巴巴又讲了一大堆,弄得欣怡心烦意乱的,只看见他的嘴在不停的一张一合,都没听到具体说的是什么,脑袋也跟着他的嘟囔声嗡嗡作响。

        “行啦!行啦!你别讲那一堆的废话了,我头都要让你给嘟囔炸了,不就过户费那一万多块钱吗?到时候由我来付。”欣怡实在忍受不了他语无伦次的轰炸。

        这下买房的可高兴坏了,连忙掏出三千块钱,“这是我的定钱,这房子谁买都不卖,我也不贷款,就一次性付你现金,最多给我七天时间,过户的时候全额付给你。”

        欣怡虽然心里很生气,但就是碰到这样不讲理爱敲诈的人,她也无可奈何了。

        “那好吧!我先给你写个收条,就算房子的预定款,屋里的东西我能搬走的就搬走。”

        买房的看屋里这些东西都不错,特别是那几台空调,“你要是想搬,连空调都不是问题,房子都卖了,来回挪动也不方便,就像这空调,又拆机又安装的也得花费不少钱,还是都留给我吧!五千块钱就当我买下了。”

        欣怡大致算了一下,就算把这些东西给卖了,也卖不了多少钱,况且还需要时间,在卖房之前,她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卖给二手家电的价格给的非常低,来回折腾也比较耽误时间。

        “那也行,我只把电视、饮水机搬走,其余的我就不折腾了。”

        买房的更乐了,“你说话算话,这屋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什么都不许动。”

        理发店的老板不干了,她还想从中占些便宜呢,如果什么不让动,那这房子她岂不是白费劲了,忙乎了半天一点好处没得到。

        “兄弟,差不多就行了,房子已经够便宜的了,你还想连窝端呀!人家的东西,想搬走什么就搬走什么,空调那几样硬件给你留下就行了呗!做人要厚道点。”

        让理发店的老板这样一说,买房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呵呵!我这钱还没付呢!房子现在还不是我的,是有点操之过急了,那就按她说的办,尽量给我多留下些东西,我也省着买了,谁让咱是穷人呢!”

        买房协议达成,他们还签了一个草拟的合同,上面详细的写着各种条款,等过户时再付全款,然后欣怡把钥匙交给买房的。

        买房的美滋滋的回家筹钱去了,理发店的老板特别客气的对欣怡说:“你看买房的也走了,我也不能白尽义务吧!都什么东西给我呀!我好找人来搬家。”

        欣怡看着屋内的东西深深叹了口气,刚打发完买房的,理发店的老板又想来打劫了,“屋里的床、衣柜、桌椅、还有锅碗瓢盆……你随便拿吧!”

        理发店的老板立马眉开眼笑的,“好嘞!我这就找人搬东西,否则夜长梦多,如果让买房的兄弟知道就不一定让搬了。”

        欣怡也不愿理会那些了,谁爱搬谁搬吧!反正也没有她的份,况且这房子卖的够便宜了,也应该分理发店老板点东西,好处不能光一个人占吧!大家心里也平衡一下。

        理发店的老板赶紧找人来搬东西,她发动了好几位亲属,一会儿抬床,一会儿搬衣柜的,个个都累得满头大汗。

        欣怡看着搬东西的人很客气的说:“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明天再搬吧!”

        理发店老板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哪肯轻易放手,一边儿擦汗一边儿笑呵呵的说:“没事,我不累。”

        这占便宜哪有累的,就算让他们搬一天一夜也照样有劲。

        到了傍晚时分,理发店的老板才搬完东西,本来偌大的屋子更显得空荡荡的。

        第二天清晨,理发店的老板又来找欣怡,“我看那个二层床挺好的,如果不要了也送给我吧!”

        “这个我还没打算怎么处理,本来想带走的,但是又不好拿,还有衣柜和书桌都是配套的。”欣怡可不想把这么好的东西白送给别人。

        理发店的老板有两个孙子,特别需要这样的一张双人床,她有点死磨硬泡的说:“那这样吧!给你三千块钱,便宜卖我得了,这东西也不好拆。”

        欣怡也在为这个床发愁,虽然舍不得,但也不能带着啊!就算重新找买主,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况且一时半会还不一定能卖得出去。

        “那也行,虽然便宜点,但我也省心了,你马上找人来拆床吧!”

        理发店的老板给了欣怡三千块钱,然后又找了几个亲友来拆床,这可真跟鬼子进村差不多了,床搬走之后还管欣怡要窗帘、台灯、就连枕头都不放过,简直要把家一扫而空。

        后来买房的告诉欣怡,理发店的老板其实非常的有钱,光房子就好几套,还总是爱哭穷,每年小店的利润至少十万打底。

        这时欣怡才恍然大悟,如果买房的不说,她还真没看出来,每天穿得破衣烂衫的,吃的有时是市场上捡来的菜叶,没想到还那样有钱,这穷富还真看不出来,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越穷越大方,越富越抠门。

        欣怡也不过多想那些了,穷富跟她也没关系,买房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理发店老板那里,看到了欣怡家的东西有点心疼而已。

        文豪最近一直瞎忙,也顾不上家里的事情,有一天晚上回来后,欣怡才告诉他房子卖了。

        文豪一听还挺高兴,兴致盎然的问了一句,“腻害呀!还真卖了,多少钱成交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