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聚散随缘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2
  •     他们走后又要了一张单子,文豪回家后就开始收拾行李箱,好准备明天出发,欣怡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文豪这一出差,又把欣怡一个人扔到家里了,公司的会计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风声,或者是灵敏的第六感觉,非要找欣怡谈谈。

        “妹啊,我想辞职了,你还是再找个会计吧!”

        欣怡心里本来就不安静,这个时候,会计要辞职那不是更添乱吗。

        “姐,你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要辞职,我这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呀,你就再坚持一下。”

        欣怡也想稳住会计,如果这个时候让她接管会计这摊,那可真是愁死了,况且这账一直都是会计负责的,就算她接管一时半会也摸不到头绪,而且现在这心里被离婚这事折磨得乱糟糟的。

        会计早就有辞职的打算了,土匪恶霸总是找麻烦,很多情况下都是会计出面维持,时间一久,她也感觉这些人很难缠,特别是最近还听说公司要出事,她心里更慌了,早就想撇清关系。

        “妹妹,不瞒你说,我早有这想法了,你对我也不薄,所以就一直没好意思开口,听说你正在办离婚手续,如果好好的,干嘛要离婚呢,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吧!”

        会计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欣怡马上皱起了眉头,这个事情只有林翰知道啊!就连父母都没告诉,会计是从哪里知道的。

        欣怡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假装镇定的说:“谁告诉你我要离婚的,我跟文豪关系好着呢,这不是在造谣生事吗?”

        会计先是笑了笑,然后开诚布公的说:“妹妹,你就别骗姐了,是不是怕公司出事你担责任才离婚的,我知道你们的感情很好,这个事,表面上看很平静,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

        欣怡一看纸包不住火了,脸马上就红了,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了,然后结结巴巴的说:“既然你都知道了,就再坚持一段时间,我也好找人呀,你这个摊很复杂,我也没接触过,现在一堆事弄得我焦头烂额的,根本就没有心情管理账本的事,你就当帮帮我呗。”

        自从文豪把场地买下来后,账务的事,欣怡就从来没过问,一直都是会计在处理,而且两家的账务往来乱糟糟的,她实在是没有那个能力。

        既然如此,会计也不好意思过多说什么了,就让欣怡快点找人来顶替她,然后她再负责一段时间。

        这婚还没离上呢,会计又要辞职,这可是公司里的大事,如果会计一狠心撒手不管,所有的一切,都得欣怡先接过来,想起这些,欣怡就食不知味彻夜难眠,没到一个月就瘦了十多斤。

        文豪在飞跃公司一直忙着调试网络工程,虽然忙碌着工作,心情也同样的不安静。

        欣怡在家里还总是催文豪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公司这边都要乱成一锅粥了,很多事情她实在是应付不过来,几乎天天在微信上呼叫文豪。

        “老公,你这调试完成了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欣怡每隔一个小时,就会问文豪一句,可这网络工程就是调不好,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老婆,我也着急啊!老总说,如果让这个工程正常运行,他就会付我们一部分款,我这是日夜兼程的工作,你就别催了。”

        文豪这一出差又是半个多月,李逝那边开始背地里查文豪公司的情况,还专门找了个黑社会的团队,如果文豪再不停手,他就要以公司的名义打欣怡的主意了。

        欣怡正在家里,一切还是听从文豪的安排,一心就想着那些工程款呢。

        李逝那边的一举一动,文豪也分配朋友帮忙盯守着,他的朋友一看情况不妙,赶紧通知文豪。

        “文工,这回李逝可要来真的了,你别光忙乎工程,他已经查到你们公司的法人是欣怡,既然没法收拾你,就打算从欣怡那里入手。”

        文豪的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背后嗖嗖的冒冷汗,他给文豪打电话时,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手还一个劲的在那里颤抖,文豪虽然在外地,对李逝的情况也不太了解,但文豪的朋友心里非常的清楚,这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

        文豪接到消息后,他的心一直在哆嗦,也没有心情工作了,还是赶紧回家跟欣怡离婚吧,文豪最怕伤害到欣怡,因为欣怡什么都不清楚,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如果他跟欣怡离婚了,李逝就没有理由去骚扰欣怡,从法律上来讲,一旦他跟欣怡离婚,他的事就跟欣怡一点关系都没有。

        现在这离婚还得排队,文豪怕夜长梦多,一定要在李逝行动之前把离婚这件事给办了。

        文豪此时也顾不得多想什么,赶紧买机票连夜飞回家,当文豪拖着疲惫的身体半夜到家的时候,欣怡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接过文豪的行李箱。

        “老公,回来时怎么没通知我一声呢,这是要给我惊喜吗,但看你的样子也不像啊!工作是不是很累,好像几天没睡觉似的。”

        文豪真的是一脸的疲惫,他阴沉着脸,头发油乎乎的矗立在头顶,东倒西歪的。就像一堆被狂风吹乱的杂草,鞋带还有一个耷拉在地上,已经沾满了泥土,就连眼镜也没有往日那样明亮了。

        “老婆,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这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文豪说起话来也没有往日的和风细雨了,语速非常的急切,欣怡看到文豪的样子是一头雾水。

        “干嘛这样急切非要离婚,原来你特意大老远飞回来就为了办这件事啊!至于吗。”

        欣怡还有点不高兴了,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感觉文豪特意飞了几个小时赶回来,就为了跟她离婚,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文豪还不能让欣怡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本来就胆小,承受不了事,如果欣怡知道李逝要对她下手,那还不得吓晕过去呀,只能先把事情办了再说,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这都是任何人无法主宰的,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今晚就把东西准备齐全,明天我们争取第一个到民政局。”

        文豪此时是心急如焚,既使欣怡耍小性子生气,他也没有心情去哄了,心里只想着两个字离婚。

        欣怡瞪了文豪一眼,“你以为民政局是给你开的呀,还第一个去,上次排了半个月也没离上,这次更不好说了。”

        其实文豪暗地里,早就给民政局打过电话,因为上次他也排队半个多月,就是因为一个电话没离上,民政局的人也非常同情文豪,就给他出了个招,再离婚的时候,拿着高铁的车票,电话预约一下就可以了。

        所以,文豪这次是胸有成竹,他昨天就给民政局打过电话,说明天过去办理离婚手续,由于工作人员对他也熟悉了,就不由分说的答应了。

        欣怡以为上次没离上,可能是上天在保护她的婚姻呢,心里还暗暗高兴,这下可算不用离婚了。

        没想到文豪给她来个突然袭击,半夜飞回来跟她离婚,欣怡不生气才怪呢。

        虽然文豪长途跋涉,千里迢迢的赶回来,但欣怡并没有跟文豪住在一起,文豪也是唉声叹气的一大堆心事。

        家里的空气顿时显得有些沉闷,欣怡连饭都没给文豪做,自己也没吃,躺在被窝里开始胡思乱想。

        文豪几乎是一宿没睡,他从来不吸烟,这一夜更是破纪录的抽了一盒,回来的时候,没有跟俊鹏说过一句话。他总是在心里琢磨着,如果李逝查出他跟欣怡离婚后,还会再出什么对策。

        俊鹏一个人坐在沙发里,看见文豪一声不吭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猜想,肯定是要发生什么事,但大人的事,他不好参与也根本不懂,所以,也只能默默的独自神伤。

        欣怡虽然蒙着被,但也一宿没睡着,早上起来眼睛还是红红的,这一夜的心里折磨,顿时就消瘦了好几斤。

        文豪也是如此,早上起来后,也没心情吃早餐,这一段,文豪的心里真是饱经沧桑的煎熬,他也是害怕,而且感觉很茫然。

        快到八点了,他俩谁都没吃饭,欣怡拿着准备好的一堆资料,悄无声息的上了车,文豪也是边开车,还边若有所思的思考着一些事情。

        这一路两个人都是静静的,就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到,不一会儿就到了民政局,文豪走在前面,欣怡垂头丧气的走在后面。

        刚一进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就认出了文豪。“把你的离婚材料,还有车票都拿过来。”

        旁边的人一看文豪也没有排队号码,直接就办理离婚,有点气愤的说:“唉,那是谁呀,怎么插队走后门呢。”

        文豪也没心情搭理起哄的人,一本正经的站在窗口前,等着办理离婚证。

        工作人员回复了一句,“如果谁有高铁票或者飞机票,准备出差或者出国,我也提前给谁办理。”

        起哄的人,一听还有这项特殊的制度就不再言语了。

        “你们确信要离婚吗?不接受任何的调解。”

        他俩异口同声的说:“是的,还是办理离婚证吧。”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文豪,再看了一眼欣怡,“你们看好离婚协议的条款,如果没有疑议,就在上面签个字,然后到隔壁一人照一张相片。”

        文豪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