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高温来袭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2
  •     欣怡绕着自助餐到处看看,还没走几步,差点一个趔趄滑倒了,她的小心脏吓得怦怦直跳。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害得我差点摔了一跤。”

        欣怡抬起脚一看,脚底下粘个毛豆皮,还有一些颜色发黑的菜汤。

        “你走路怎么这样不小心,是不是看到大餐太冲动了。”文豪故意逗欣怡。

        “这是啥大餐呀?毛豆都发黄了,而且还瘪瘪的,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毛豆粒了。”

        “看见这么多人没,还是赶紧吃饭吧!然后好继续赶路。”

        欣怡看了一下标价,还真不怎么贵,才三十元一位,那就去尝尝味道吧!

        欣怡又把各种小吃盛了一大堆,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呀?什么鸡脖子,鸡屁股的,没有一样着调的,看着就没什么胃口。

        她夹起一块像锅包肉的东西,往嘴里一放。

        “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呀?软软的,还有点苦。”欣怡立马吐在了桌子上。

        “这个败家子,别人都吃了,你怎么还吐了。”文豪冲着欣怡嚷嚷道。

        “这是什么呀?味道怪怪的,我可吃不下了。”欣怡面对这一堆的东西实在是没有食欲。

        文豪连忙用筷子夹起来仔细看了一下,“这可能是鸡身上某一个部位的下货,你不吃给我,这娇气的,让你体验一下两万五千里长征,这还算好东西呢!”

        欣怡看着文豪还吃的挺香,“可现在不是那个年代呀!比喻得一点都不恰当,有失你才子的身份。”

        文豪头也不抬的开始吃东西,“能吃饱就行,哪那么多的事?”说完,文豪是一顿划拉,把欣怡盛的东西一扫而光。

        欣怡只吃了点毛豆和玉米,那钱也不能白花呀!一人好几十块呢!她又蹑手蹑脚的挑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才勉强填饱肚子。

        一顿饭过后,欣怡无精打采的,不会南方就这样的饭菜吧!大米也没有北方的好吃,我的天津大餐呀!真是好想念啊!

        “行啦!你就别抱怨了,还是赶紧开车吧!”

        欣怡驾驶着车上高速了,刚走了半个小时,前面看见一堆蜻蜓拦住了道路。

        轻盈的蜻蜓,美丽而透明的翅膀,一会儿落在庄稼地的玉米上,一会儿又落在旁边矮小的树木上,还一个劲摇动着又细又长的翅膀。

        当一只蜻蜓横冲直撞的落到了车上,欣怡立马转到允许停靠的车道上,她打开车门想要去捉那只蜻蜓。

        “你干嘛呀?这车开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停车了?”文豪急忙嚷嚷道,工人们也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我停车是要跟这只蜻蜓照相。”

        其实每走一个服务区,或者每到高速的一个省,只要欣怡高兴,不管是她开车还是文豪开车,都会停下来不停的拍照。

        “这也没有什么景色,又是田园庄稼地,拍什么照呀?”文豪着急赶路,所以言语有点疾声厉色。

        “哇塞!这蜻蜓怎么好像壮烈牺牲了呢?”欣怡这样一说,文豪也下了车,拿起车上的蜻蜓反复看了看。

        “这是温度太高被烫死了,南方这温度那也真是一绝。”文豪把蜻蜓拿到鼻子前闻了闻,还有股糊糊的香味。

        “你还记得不,有一道菜是炒蝗虫,那价格可是挺昂贵,这蜻蜓就是那种味道,香香的,嫩嫩的,来一盘肯定是大补。”欣怡看着文豪手中的蜻蜓说道。

        文豪手里拿着蜻蜓,一股灼热的夏风吹过,蜻蜓的翅膀立马跟热风私奔了,你追着我,我追着你,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文豪手里只剩下蜻蜓的尸体,那香味勾引的,真想一口吞下去。

        “这南昌得多少度呀?还有几百公里呢!我到了那里,能不能像这只蜻蜓一样呀!被活活的烫死了。”欣怡有点害怕这种高温天气了。

        “哈哈……南昌肯定是比这温度高,我在那里住大半年了,也没听说把谁给热死。”文豪边笑边说。

        “那这只蜻蜓呢?是多好的证据呀?”

        这时又有好几只蜻蜓飞来了,有的贴在轮胎上,有的落在机盖上,还有的落在玻璃上。

        蜻蜓飞来的时候挺猛烈,可转眼就一动也不动了。

        “我去,这车的温度得多高呀?飞来一只,牺牲一只,无一幸免的。”

        欣怡挨个把蜻蜓拿下来,戳一戳翅膀,立马碎末就随风飘散了。

        工人们也下车了,有人说:“天啊!这还没到南昌呢!就这样的下场,那还能干活吗?不得晕过去呀!”

        “温度高那都不是个事,真正要命的是川椒,通红通红,吃一口,绝对把你辣得眼睛都跟着穿火,那滋味才终生难忘呢!”文豪添油加醋的说道。

        “哎我滴天呀!这南方真是要了命了,这还没到呢!我就有种恐惧感。”有的工人连连说了一堆。

        “大老爷们,别像个弱不禁风的小女人似的,还没去干活呢!就这造型。”文豪最不喜欢事多挑剔的男人。

        这小伙是刚结婚没多久,有一次,文豪让他出去干活,还不到半个月呢!他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领导,求求你了,让我回去吧!在外地待太长时间我就想家了,不能老让媳妇一个人在家啊!我这可是新婚。”

        文豪看了他一眼,狠狠的批评道:“你这还是老爷们吗?瞧你那点出息,将来能干什么大事?我常年在外,也没像你这样,哭天抹泪的成何体统,也太不像个男人了。”

        后来在这小伙的恳求下,文豪禁不住他的死磨硬泡,无奈让他回家里去干活了,后来又调了别人过来。

        这件事,文豪想起来就跟欣怡嘟囔一遍,说这小伙真给老爷们丢脸,将来也是一事无成的货,每次都把欣怡逗得哈哈大笑。

        欣怡看了这小伙一眼,忍不住在旁边捂着嘴偷乐。

        心想,你以前那些糗事呀!文豪早在我这里备案了,看这次你能坚持多久。

        大家一顿谈论后,文豪拿着几只蜻蜓上了车。

        他们继续一路向前,天色也渐渐有些灰暗了。“速度再快点,不能总在一一零脉这晃呀?赶紧加点速,争取今晚到达南昌。”

        “你急啥呀!慢慢开呗!不怕超速照相呀!”欣怡永远都是这个速度。

        “能不急嘛?如果在服务区再住一宿,这些人连吃带住又得上千块钱,到了南昌,住宿吃饭都是免费的。”

        文豪早已跟堂哥联系好了,说今晚应该能到达南昌,让他带着工人就别加班了,等着文豪一起小聚。

        林翰接到文豪的电话后,乐得都合不拢嘴了,好多事情他都不明白,可算救星要到了。

        欣怡也略微加快了些速度,车上的人也都高度集中的盯着前方,眼看就要到分叉口了,突然导航来一句。“无法找到该地方,请前方一百米处掉头。”然后导航就一片空白,不再说话了。

        文豪这个气呀!“什么破导航,一到需要你的时候,就找不到路线,关键时候就装哑巴,这黑灯瞎火的,前方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拐,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问路都看不到人影,而且油也没多少了,这不是要把我们撂在道上了吗?”

        文豪把车停到路边,大约能有十多分钟也没看到一辆车过来,文豪看看表,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了,此时他是心急如焚。

        林翰带着工人们是左等右等,本来计划六点多钟应该开饭了,可还是不见文豪的身影。

        工人们也总是催促林翰,“文总到底什么时间能到呀?这肚子叽里咕噜的早就抗议了。”

        林翰也是一个劲的安慰大家,“快了,快了,再等等,再等等,说不定马上就到了。”

        又过了一会儿,林翰等得也按耐不住情绪了,文豪告诉他说六点就能到,这都七点了还不见人影,还是赶紧打个电话问问吧!

        “喂!文豪,你们到底什么时间能到啊?兄弟们等得花儿都要谢了。”

        只听林翰这边工人们也跟着凑趣,“就是啊!文总,哥几个还等着你喝酒呢!”

        文豪在电话这边也是非常的急切,“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在下南昌高速的分叉口处,导航突然出问题了,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那得哪辈子才能到,我赶紧给你找个熟悉路线的人问问。”林翰放下电话后,就开始跟本地人问询路线。

        “文豪,你再往前开一百多米,然后右拐下道,就是奔南昌的方向了。”

        “好嘞!让哥几个都准备好,马上开战,今晚来个一醉方休。”

        文豪顿时喜出望外,工人们也都上车了,即将进入南昌,所以由文豪来开车。

        这个分叉口是新开的路线,导航上根本就没有,凡是外地人到这个地方都迷糊,只有跑过长途的本地人才熟悉。

        文豪是油门加速,不到一个小时就进入了南昌。

        林翰和工人都在门口东张西望的等待着,不一会儿看见文豪的车越来越近,有的工人还冲着车大声的喊,“文总终于到啦!等得可真不容易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