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落井下石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5
  •     文豪有点不解的

        欣怡听到这里冷冷的苦笑一声,“哼!他是你家亲友,而且还欠你的情谊?你似乎太天真太重这份情了,你在人家眼里连个屁都不如。”

        文豪知道文君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但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竟能让欣怡如此的排斥文君。

        “哦!你到底是怎么啦?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污蔑文君,他可是我最亲切最信任的弟弟,也属他事业最有作为。”

        被文豪这样一说,欣怡有点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了,马上眼泪汪汪的。

        “你这个弟弟是非常的有作为,事业也很成功,这些我都承认,但就是太缺少人情味了,根本不像你说的那样,起初对我们好,是想跟你一起赚钱。”

        文豪还是有些不解,就算不能一起合作,也不能对欣怡太差啊!毕竟自己是有恩于他的。

        “这段时间他对你不好吗?看你总晒跟他在一起游玩的照片,还以为你们相处得很好呢!”

        欣怡也是太实在,有时候文君故意试探着问欣怡,文豪工程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欣怡就告诉文君,还是别想着跟文豪合作的事了。简直是一团糟,根本不像起初想的那样。

        文君也几次给文豪打电话,想追问一下具体的详情,可每次还没等他话说完,文豪就借有事为理由,匆匆的把电话给挂断了。

        当时欣怡也在场,她心里还有点纳闷呢!很茫然的看着文君,心里在暗暗嘀咕着,“文君不是跟文豪关系最好吗?为什么文豪会假装忙碌挂断电话?”

        既使有工程项目,欣怡也不希望文豪跟他一起合作,她认为文君不仅奸诈心眼也太多,而文豪跟他一比似乎有些太浓的书呆子气息,除了技术水平尖端,在社会方面他跟文君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文豪真想跟欣怡一起去文君那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也想亲眼目睹文君到底是怎样对待欣怡娘俩的。

        “那好吧!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文君那里,看看他到底把你们怎么了?竟让你如此的不满,然后我们再商量搬走的事。”

        文豪能够跟欣怡一起回去,有点让欣怡喜出望外,她马上擦擦眼角的泪水,激动的望着文豪。

        “真的吗?你能跟我一起,那真是太好了!”

        文豪本来工程也没那样急,况且这款一时也到不了位,跟欣怡溜达一圈,也正好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他也确实太累了,借此静观其变,看看李逝到底能做出什么事。

        “行啦!我们在这里也没有住所,就算留宿一晚也是去酒店开房,还不如现在就启程。”

        如果换作是欣怡,就算是开房也不好意思深更半夜的去打扰文君,听文豪这样一说,她眼睛立马瞪得大大的。

        “好!我们马上启程,好早点见到儿子,也不知到受没受委屈。”

        文豪也不跟欣怡过多争执了,不就几个小时吗!到了文君那里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文豪开着车,路上一晃就是几个小时,到文君家里已经接近半夜了,欣怡想念儿子心切,就告诉文豪先去找地方停车,她就一溜烟的往儿子那里跑。

        欣怡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文君的训斥声,“俊鹏,你怎么回事?吃完饭赶紧把碗给洗了,必须拖完地才能睡觉,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门外的欣怡只听到俊鹏一阵阵的抽搐声,“我在家里从来没做过这些活,你凭什么这样要求我?”

        俊鹏站在墙角哭泣的望着文君,文君马上露出狰狞的面目,“没做过可以学,否则我就给你送农村去,在我这里想作威作福门都没有。”

        然后欣怡就听到俊鹏的哭叫声,“我要离开这里,我要找妈妈去,你就是一个龌龊的势力小人。”

        文君冲着俊鹏冷冷一笑,“你找什么妈妈呀!你爸爸的公司都自身难保了,而且我也多次警告过你妈妈,让她赶紧带你离开这里,可你妈妈偏偏赖在我家里不走,既然这样,那就由不得你了。”

        俊鹏咬紧了嘴唇狠狠的瞪了文君一眼,牙齿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想当初爸爸是怎么对待你的?一看他有难了,你就立刻露出了丑恶的嘴脸,真是太没有人性,连狗都不如。”

        文君被俊鹏这样一顿攻击,立刻火冒三丈,上去就给俊鹏几个耳光,“你爸爸帮助我,那都是以前的事,谁让他眼睛瞎帮错了人,如今我无论在哪方面都要比他强许多,这一生我终于超越他了。”

        俊鹏毕竟是个小孩子,而且受文豪的影响,身上也有些文弱的气息,文君这一耳光顿时把他给打傻了,他吓得身体缩成了一团,躲在墙角处直打哆嗦,嘴里还一个劲的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呀!我要回家。”

        文君一看俊鹏不再言语了,他就像疯了一样仰天大笑,边笑嘴里还边喊着,“往日的文老板终于要躺下啦!只要他不行了,我就是所有亲友里最霸气的一个,看谁还再敢小瞧我。”

        欣怡在门口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怒气匆匆的推门而进,一把抱住蜷缩在一角的俊鹏,“好孩子不哭了,都怪妈妈太信任这个披着人皮的狼,早知道这样,妈妈就应该带你一起回去,让你受委屈了。”

        俊鹏一看妈妈来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立马扑到欣怡的怀里,他还像小时候一样,“妈妈,妈妈,我想你了,你怎么才来呀!我们不要住在这里了,还是赶紧搬走吧!哪怕环境差点,也比在这里被人侮辱强。”

        欣怡看着满脸泪水的俊鹏真是心如刀绞,她起身狠狠的瞪了文君一眼,“我走时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亏他爸爸那样信任你,你以为我们爱赖在你这里不走吗?要不是文豪非让我们过来,我才不稀罕踏进这个家门。”

        文君也不知道欣怡这么晚还能回来,这才走了两天,还以为回来时能通知他一声呢!“嫂子,你的事办完啦!这速度也太快了,我这是跟俊鹏闹着玩呢!小孩子的话你不要相信。”

        欣怡也是气得牙根直痒痒,她真想上前抽文君几个耳光,好解一下这段时间憋闷在心里的怒气,“我知道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今天可算看清了你这种卑鄙小人的真实面目,我马上收拾东西走人,就算流落街头也不会再来你家,不过你记住了,人在做天在看,像你这种落井下石的亲友,早晚有一天会大难临头。”

        说完欣怡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家,俊鹏也连忙擦干眼泪过来帮忙,文君一看这深更半夜的,就算是陌生人也不该如此,如果真要是出点什么事,他肯定是罪责难逃。

        “这么晚了,如果搬家还是等明天吧!我可不想被你们牵连,况且你在我这里也住了一段时间,这水电煤气费该怎么算?”

        正在这时文豪进来了,他站在欣怡的身边,然后摸摸俊鹏的头发,眼眶红润的对文君说:“这么多年,我对你就跟对待儿子一样,处处为你着想,我就怕你压力大,身体上再出现什么问题,每次只要你言语一声,我是能帮就帮,即使我没能力,就算求人也要帮你度过难关,可你做这一切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此时不用欣怡过多解释,文豪终于明白她为什么非要搬家了,文豪停好车后,他听到屋里有争吵声就一直守候在门口,足足观望了半个多小时,而且欣怡进屋后房门也是虚掩着,文豪不仅听得真真切切,也看得清清楚楚。

        文君一看文豪站在门口,立马就傻眼了,他膛目结舌的解释道:“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呀?真是好久不见了,来时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去接你。”

        文豪这时心里在不停的滴血,他怎么也想不到昔日最疼爱的弟弟竟会变成这副模样,他声音嘶哑的说:“知道我有难,幸灾乐祸是吧!别说欣怡跟孩子在这里才住不到一个月,就算住上半年你也应该受着,那咱们就好好算一算,我那些年供你读书,还有你经济困难时,哪次不是我帮你度过难关?现在你事业有成就翻脸不认人了,连本再利息加一起你至少欠我二十万,我不是要躺下了吗?就算我变成厉鬼,到那个世界也会跟你清算这笔帐。”

        文君第一次看到文豪如此的气愤,他马上打圆场的说道:“大哥,你别生气,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也知道,在这个家里我是一点地位都没有,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

        文豪眼角还含着泪水,他微闭着双眼有气无力的说:“刚才我在门口已经听得非常清楚了,以前欣怡总说要搬家,还说受尽了委屈,当时我还狠狠的批评她一顿,今天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就不用你多言了,就算我眼瞎,这辈子错疼爱了你这个弟弟。”

        欣怡把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她从包里掏出几百块钱扔给文君,“这是水电煤气的费用,你们哥俩的账我不参与,我是一分钱不欠你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