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真是窝囊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4
  •     有时候文君的丈母娘也在文君面前提起文程,“你

        时间久了,文君的丈母娘总在女儿面前诉说文君的缺点,作为女儿也是非常的生气,所以就处处找文君的毛病,但她只是发发怨气,还没到离婚的那一步。

        因为她心里非常的清楚,如果真跟文君离婚了,再换成别的男人,才不会像文君这样任劳任怨呢!

        而且文君还特别的能挣钱,就算没有多少爱情,有个能挣钱的老公也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况且文君平日里那是剩饭剩菜全吃,脏活累活全干,她在家里就是一个典型的皇太后,这样的男人还哪里找去呀!

        特别是文君的老婆,也已经到了豆腐渣的年龄,什么活不会干,还整天挑刺,自己分文不挣,天天想着穿名牌,她能找到文君那真是捡到宝了。

        欣怡也不知道文君到底怕她老婆什么,自己能挣钱又独立,干嘛总受这个窝囊气啊!活得男人不像男人,这一辈子都忍气吞声的也没啥意思啊!

        这日子还真不好过,以前这个房子打算卖掉的时候,文君的老婆是很少过来,可自从欣怡搬进来之后,她是隔三差五的就来视察一遍。

        每次文君的老婆来之前,文君都会提前打电话通知欣怡,“嫂子嘛!我老婆又去你那里了,赶紧检查一下,看看哪里不干净。”

        欣怡接到电话后就像机器人似的,开始屋里屋外的忙乎,把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就为了迎接皇太后的到来。

        文君的老婆来到欣怡住的地方,就像鬼子进村一样四处扫荡,一会儿用手摸摸这里,一会儿用手摸摸那里,然后又惊叫道:“这屋子到底多久没打扫啦!怎么全是灰尘呢!实在不行就得让文君找钟点工了。”

        欣怡在旁边看着文君老婆那种鸡蛋里挑骨头的样子,真想大骂一场,然后决绝的离开。

        可欣怡转念一想,如果关系弄得僵持了,对文君影响不好,而且还让文豪为难,欣怡只能忍了又忍,强颜欢笑的说道:“哪里不干净啊!我马上收拾一下。”

        文君的老婆睫毛都没抬一下,绷着个脸说:“哪里都不干净,我还是让文君找个钟点工收拾一下吧!你也不是干活的人,这个房子还正在出售中,打扫干净才好卖些。”

        欣怡看着文君老婆趾高气扬的样子,她也没再过多的言语,只能找机会让文豪快点结束这种忍气吞声的日子。

        文君的老婆大约待了一个多小时,就找个理由要离开,临走之前还假惺惺的对欣怡说:“嫂子,你别多想,我就是想让屋子干净些,这样你住起来也舒服。”

        然后她就掏出了手机开始给文君打电话,“喂!你在哪里啊!这家里脏的跟个狗窝似的怎么住人呀!还是找个钟点工来打扫一下吧!”

        文君接到老婆的电话后,就开始一路开车,一路的嘟囔,“这嫂子也真够人呛,都告诉她要收拾得干净些,怎么还这样邋里邋遢的,可惜文豪表哥了,怎么找个这样好吃懒做的媳妇。”

        不一会儿,文君就到欣怡住的地方了,他老婆一看文君来得还挺及时,就拉着个大长脸说:“看看这屋里脏兮兮的,还怎么往外出售,你赶紧找个钟点工打扫一下。”

        文君在屋里到处看看,也没有老婆说的那样脏乱差啊!他心里非常明白,这是老婆在找欣怡的毛病呢!就笑着跟老婆温情柔语的说:“算了吧!找个钟点工得花不少钱呢!反正咱这房子也要卖,花那冤枉钱干嘛呀!”

        他老婆冷冰冰的看着文君,然后阴阳怪气的说:“这房子赶紧往外卖,总这样放着也不是个事。”

        文君怒视的看了欣怡一眼,如果不是欣怡来添麻烦,虽然平日里受点气,但日子过得也算安然,这下可到好,天天遭老婆的埋怨。

        欣怡眼泪直在眼圈打转,文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这个时候绝不能意气用事,如果她先说搬走的话,文豪肯定会埋怨欣怡无事生非,连个亲戚都处不好,本来就焦头烂额还净给他找事。

        文君心想就算有什么事,也不能当着欣怡的面说啊!那样也太给自己丢面子了,就好言相劝的跟老婆说:“别生气啦!为这点小事气坏了身体多不值得,房子的事你就放心吧!一切都由我来解决,你不是有事要办吗?正好我给你当司机。”

        文君的老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有多委屈似的,到屋里拿起包,看都没看欣怡一眼,气呼呼的就跟着文君走了。

        欣怡只听到门咚的一声被关上了,她的心被吓得怦怦直跳,紧张得心脏都要蹦出来一样,然后有点绝望的坐在冰冷的床上,呆滞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房门。

        “这样的日子以后该怎么过呀!看来投奔文君是个非常错误的选择,他一点自主权都没有,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拒绝文豪,害得我也跟着受连累,这还是个男人嘛!”

        文君和老婆回到家里,丈母娘还在床上坐着呢!看着文君老婆气呼呼的就问道:“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文君又欺负你了?”

        然后丈母娘转过身来,不管青红皂白对文君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告诉你文君,我女儿嫁给你那是她倒霉,虽然我身体不好,平时很少干家务,但你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当初我就不同意你们结婚,看看你的家境,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除了一堆穷亲戚还有什么?”

        文君到家里就开始做饭洗衣服,面对丈母娘的一顿数落,他一点都没生气,还依然笑呵呵的说:“妈,你就别生气啦!我也没说您不干活呀!知道您身体不好,可千万别动怒,如果气坏了身体,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丈母娘狠狠的瞪了文君一眼,然后两腿搭在床边,双手抱在胸前,用鼻子哼着跟文君说话:“我都饿半天了,你怎么才回来,还是赶紧做饭吧!”

        文君也是忙乎了一天,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他怕雇人增加开支,所以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几乎每天就是早晚两顿饭。

        他老婆就坐在妈妈的旁边,一声不吭的瞪着文君,丈母娘很心疼的对女儿说:“哎!谁让你当初瞎了眼,找了个这样家境的老公,既然都过了这么多年,孩子也这么大了,你就认命吧!”

        文君老婆娇滴滴的故意抽搐下鼻子,“妈,我知道啦!都怪自己命不好,想离婚又到了这个年纪。”

        文君在旁边听到母女这样一顿诉苦,赶紧走过来给丈母娘按摩双腿,然后满眼笑容的说:“你俩都别生气啦!我马上就去做饭,要多保重身体啊!”

        本来文君正在讨好的给丈母娘按摩,丈母娘是越看文君越来气,两腿往回一抽,文君差点一个趔趄扑了个空,然后哼着鼻子对文君说:“行啦!你就不用溜须拍马了,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文君对这种环境已经非常适应了,所以他已经见怪不怪,无论丈母娘和老婆怎样对待他,数十年如一日的,他竟然一点脾气都没有,而且还总是一脸的笑颜。

        不一会儿文君就把饭菜做好了,他伺候一家老小吃完饭后,就开始做家务,洗衣服、拖地、陪孩子写作业,真是无所不能。

        丈母娘和老婆就坐在沙发里悠闲的嗑着瓜子,还一会儿一折腾文君拿这个拿那个的。

        孩子也不太把文君当回事,每当生气的时候就会大发雷霆,然后开始乱摔东西,那架势就像要把文君活扒了皮一样。

        只要一遇到这种情况,文君就会吓得蜷缩在角落里,用可怜的目光注视着孩子,本来就是矮冬瓜的身躯,霎时显得更加的娇小,然后静静的看着孩子肆意的发脾气,他连吭一声的勇气都不敢。

        暴风雨过后,文君才会好言相劝的跟孩子说几句温情的话语,这一切丈母娘和老婆都看在眼里,却一点制止孩子的意思都没有,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说道:“这个爸爸也太差劲了,乖乖宝贝,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我们一大家子还等着他养活呢!”

        然后他们几个人开始哈哈大笑,只有文君一个人忙完这再忙乎那,每天都得深夜之后才能入睡。由于身体长期透支,再加上经常熬夜,早早的头发就全白了,还没到五十岁,就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圣诞老人。

        本来丈母娘看在文豪的面子上,并没有过多干涉欣怡来此小住的问题,这回看见女儿这样不高兴,她从中也发现了些倪端,就开诚布公的问道:“是不是因为文豪老婆来这里住的事,你们才这样呕气的。”

        文君老婆被妈妈这样一问,顿时委屈的哇哇哭了起来,“可不是嘛!本来咱们家挺安静的,偏偏弄个亲戚过来小住,可这一住谁知道得多久啊!还是让文君赶紧把他们给撵走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