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黯然神伤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1
  •     文豪的亲友先是一阵苦笑,“文君那就不要想了,人家是大忙人呗!”

        欣怡又追问道,“如果真是忙于工作,那也是情理之中,但人没时间到场,钱让文程带来不就行啦!这也是一片心意嘛!”

        提起钱这个字,文豪的亲友马上打开了话匣子,“谁能花到他的钱,小时候文君家里困难,是大家你一把我一把帮衬着走过来的,可如今,那些恩情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如果你说给他钱,肯定来得比兔子还快,如果让他花钱就死了这条心吧!他可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当时欣怡也没怎么在意,她对文豪的亲友也不太熟悉,所以不敢妄加评论,只是哦了一声,当个笑话听听,就没在过多的言语。

        这回欣怡是真正领教文君这个貔貅了,也算进一步

        想起这些,欣怡很无奈的摇摇头,深深呼了一口气,跟这样垃圾的人生气,真是太不值得了,她苦笑着对文豪说:“不提你这个好弟弟了,还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呢!到他那里屁都不如,咱还是吃饭去吧!饿坏了身体,也不会有人心疼。”

        这一趟旅游本来是兴高采烈的,结果灰头土脸的回家了,文豪开着车一直沉闷着,心中若有所思的在想些什么事,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只顾着注视前方。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服务区,欣怡饿得都没有力气了,一个劲的冒虚汗,文豪带着俊鹏先到餐厅里面点餐。

        文豪也是饥饿难耐,一口气点了好几盘菜,大虾、排骨、油炸鸡块,板鸭……全是硬菜,他是一顿狠吃,就好像几顿没吃饭似的,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是一片狼藉。

        欣怡有点饿过头了,只是吃了大虾和排骨,总感觉胃里油腻腻的特别不舒服,然后喝了点粥,就靠在椅子上休息。

        俊鹏只是个小孩子,他玩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吃饱之后,就到处跑跳一阵快乐的玩耍。

        他们吃过午餐后就开始往家赶,欣怡只顾着坐在靠背上,刚才的火气随着时间也慢慢褪去了,她不再想文君那些事,感觉不好,彼此不来往就是了。

        但文豪跟欣怡想的可不一样,文君小时候的一幕一幕,就像演电影似的,不断的在眼前闪过,他就是有再多的委屈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强装笑颜,假装不在乎这些小事,也是可怜了文豪对文君的那份心,就算是文君这样对待文豪,文豪在欣怡面前,也从来没有说过文君一句坏话,总是找各种理由维护文君的尊严。

        傍晚时分,文豪一路驾着车终于到家了,他进屋后还是一言不发倒头就睡,欣怡至此后也从来没有提起过文君,由于这一次相聚,文君暂时从欣怡的记忆中消失了。

        文豪能有一个星期没主动跟欣怡说话,也许是因为他太在乎文君了,而文君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让文豪颜面扫地。

        欣怡一想起文君以前的种种,文豪还让她先去文君那里小住,心中就有股阵阵凉气袭来。

        这要是去了文君那里,可得怎么相处啊!

        转眼就是一个月,文豪又要去出差,欣怡早已经跟买房的约好了近期去办理过户手续。

        过完户后,欣怡就得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买房的,这个房子就彻底跟欣怡没关系了。

        文豪临出差之前已经跟文君联系好了,让他接应一下欣怡,其他的事情,等文豪再做进一步的安排。

        欣怡虽然心里不想去文君那里,可又出于无奈,文豪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这是个非常时期,即使对往事有再多的抱怨,也只能委屈求全了。

        搬家的那一天也没剩下多少东西,文豪一件一件的把物品装在车里,看到那些东西时,欣怡真是一样都舍不得丢下,她恨不得全都带走。

        文豪左一趟又一趟的往车里搬东西,累得气喘吁吁的,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他这一天也没怎么吃东西,身体也是非常的虚弱。

        欣怡在楼上看着这间昔日的小窝,顿时有点泪汪汪的,“你最近真是消瘦了不少,要注意身体啊!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又不跟我一起去,万一文君故意刁难我呢!那可得怎么办啊?”

        文豪由于心事太多,常常是吃了这顿没那顿,所以瘦弱得就跟豆芽菜似的,他强打起精神安慰的对欣怡说:“放心吧!他不会找你麻烦,有不愉快的事情就告诉我,之所以选择文君那里,是因为当初他欠我的,也是时候该偿还些了。”

        欣怡不知道文豪到底怎么嘱咐文君的,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情,本来欣怡还想去别的城市,可都被文豪给否决了,他信誓旦旦的跟欣怡保证,文君不会难为她的。

        既然文豪都这样说了,欣怡一颗怦怦直跳的心暂时安稳了许多。

        欣怡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即使文君真的不友好,就算为了文豪也要强忍着,她看着文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也是非常的心疼。

        “你这一天都没吃东西,看看这裤子都要掉下来了,饿得都前腔贴后腔,要不然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再吃些东西。”

        文豪哪还有心情吃饭,他希望快点把东西装好,然后好让欣怡早点出发,只有欣怡离开这个城市,文豪才能放心,“你们还是赶紧走,这长途也不好跑,可一定要注意安全,要在天黑之前到达文君那里。”

        文豪把东西都装在车里后,就让欣怡带着俊鹏出发了,其余的都由他来处理。

        “那我先走了,你一定要记得吃饭。”欣怡心疼的看着文豪依依不舍的说。

        “我没事,开车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不在你身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文豪说着说着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强忍着伤感不让欣怡为他担心。

        欣怡开着车走后,屋里只剩下文豪一个人,他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此时房子里没有一丝温暖的气息,心情是既沉重又痛楚。

        最近一段时间,文豪真是消瘦了很多,身体的累并不可怕,而精神上的折磨才是最致命的,他每天都会胡思乱想,有时候做梦都是跟李逝在争斗,欣怡这一走,他的心情好像释然了很多。

        欣怡边开车边听音乐,车里播放着一首伤感的乐曲,曲调悲怜而酸楚,节奏时而缓慢时而****,欣怡听着听着不由得瞬间泪如雨下。

        昔日一幕一幕的往事,在欣怡的眼前不断的闪过,她就这样孑身一人,孤单单的离开了家乡,没有告诉任何的亲人和朋友。

        自从打算卖房子后,欣怡就有意无意的到处嘚瑟,她还以为这是好事呢!能去一个更好的地方定居,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偶尔想想心情还挺兴奋的。

        当时文豪还责备她,不让她到处张扬,估计是怕李逝再派人追过去伤害到欣怡。

        到底要发生什么事情,欣怡全然不知,但此时离开的这一时刻,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想着想着,心中激起了无限的酸楚。

        文豪目送着欣怡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是有很多的惆怅,他们之间被这些事情扰乱得,已经很久没有推心置腹的交流了,在欣怡离开之前,文豪还特意给她配了一台新的手机和号码。

        欣怡总感觉文豪最近有些莫名其妙,她不知道文豪给她配备一个新的号码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旁敲侧击的问道,“为什么要给我换新号码?这样就谁都找不到我了?”

        文豪沉思了片刻,若有所思的说:“先别问那么多,这个新号码除了我和林翰知道,熟人一律不能告诉,也包括父母还有亲友。”

        这样一来,欣怡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她试探着问了一句:“难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吗?那我以前的号码怎么办,是废掉吗?”

        文豪早有心里准备的说:“你的手机直接给我,你带在身上不安全,到了文君那里,什么事情都不要想,就静静的等我消息。”

        欣怡也没有过多的再追问文豪,她就是感觉哪里都是乱糟糟的,心情一点都不明朗。

        文豪也是有点眼泪汪汪的,他没想到曾经轰轰烈烈的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李逝逼迫得走投无路,想起这些,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懊悔。

        欣怡的离开有点像逃难似的,她饿了一天的肚子,俊鹏虽然不作声息,但他也知道家里要出事了。

        刚走没多远,在离高速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俊鹏突然嚷嚷着饿了,欣怡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加州牛肉面,俊鹏不一会儿就全吃光了,而欣怡虽然饥肠辘辘,但怎么也吃不下,她想念着文豪,不想一个人,寄人篱下的在遥远他乡。

        一个小时过后,欣怡开始上高速了,这次长途,她没有了往日的心情,而是心中激起了无限的忧愁,她一路目视着前方,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每经过一个服务区,她就想起了跟文豪出游时的点点滴滴。

        风声呼呼的在耳边吹过,即使门窗紧闭,欣怡也能感觉到那种凄凉,道路两旁没有一点绿色,枯枝败叶在狂风的呼啸下漫天乱飞,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连高速都变得惨淡凄凉。

        文豪在家里等候着欣怡的消息,他静默的躺在床上,四脚朝天,一边吸着烟,一边用电脑播放着电视节目。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