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中介敲诈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0
  •     欣怡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呵呵!这个价钱你肯定非常意外,有史以来最高价。”

        文豪还是挺了解欣怡的,她这样回答肯定是卖得价格很低,然后安慰的说:“没事的,等以后有钱了再买个大的。”

        文豪也不问多少钱了,他不想让欣怡伤心难过,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面孔,然后在屋里看了一圈,“怎么东西好像少了很多,你不会马上就把这些东西给卖了吧!”

        “哎呀!就算卖给二手的也没这样快呀!都给理发店老板了,她还给我几千块钱,俊鹏屋里那些东西都一起卖给她了。”

        文豪一想也行,反正都是二手的,虽然便宜点,但带着钱总比那些物品要方便得多。

        欣怡一看文豪不再追问了,那她也得让文豪知道价格呀!就红着脸吐着舌头说:“这个价钱你做梦都想不到,跟咱们预想的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哎!高价也卖不出去呀!最后以四十七万成交,而且过户费还得由咱来付。”

        文豪一听这个价钱确实有点低得可怜,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以这个价钱成交,虽然心里有点点的遗憾,但还不能表现出来,依然笑着对欣怡说:“这个价钱也可以了,现在就是这么个市场,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少就少点,别跟这事上火,将来老公一定给你买个大房子。”

        欣怡一看文豪对她卖房子没有任何的责备,就以为文豪真的不在乎呢,还夸夸其谈的说起来,“能把房子卖出去就不错啦!如果我一直绷着价钱,到时候人家再不买了,那这房子可真就卖不出去了,也就是我这样爽朗的性格,如果换成别人这房子就够呛了。”

        文豪只想着他的事情,对于欣怡说的这些,他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既然房子已经卖了,他就不再过多想这个事情了。

        以前文豪就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他在就一定有钱在,说他是挣钱的机器也真是一点都不为过,这也许是一个男人的自信吧!

        能挣钱的男人确实有资本谈任何事情,如果文豪不是这类男人,就欣怡那性格,也不会这样老老实实的听从文豪的吩咐。

        “那什么时候开始办理过户?”文豪没心情管房子的事,所以这些杂碎的事只能由欣怡去处理了,但产权证上写的是文豪的名字,因此过户的时候他必须得到场。

        “我找了个房屋中介,因为好多事情我们都不懂,如果有中介,房子办起来也能快些。”

        欣怡为了加快过户的速度,特意花了几千块钱委托中介办理这些事宜,她也是随时听从安排。

        “那也行,这样你还能轻松些。”文豪很赞同的说。

        其实文豪心里也很难受,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想起了刚开始买房的时候,这个房子,当初他费了多少心血才买到手,还有家里的一切,都是他辛辛苦苦打拼来的,如今却要低价卖给别人。

        有些话文豪还不能说出来,他怕说多了欣怡会难过,谈起这个房子的时候,文豪始终微笑着面对欣怡。

        林翰听说房子卖这个价钱,激动得简直要暴跳如雷了,一个劲的冲欣怡嚷嚷,“怎么能这个价钱就卖了呢!这也太低了,就跟白捡的一样。”

        欣怡一听林翰这话,还真是挺上火的,她也知道价钱很低,但又不得不卖,前几天她还安慰自己呢!不管多少钱能卖出去就不错了。

        中介开始给欣怡办理产权过户事宜,在房产局的电脑里,查询到这个房子过户有些麻烦,就打电话前来追问欣怡。

        “这个产权证上文豪是房主,他跟你结婚时还没离婚吧!而且这个房子属于二套房,要增加很多的税钱。”

        欣怡也不太懂房子过户的问题,她回忆起当初结婚时的情景,若有所思的回答道:“嗯!那个时候好像离婚了呀!就因为买这个房子我们才办的结婚登记。”

        其实欣怡再多的狡辩都没有用,中介也只是核实一下信息,一切都以房产局的电脑为准。

        “不对吧!你应该是先买的房后离的婚,这样就有些麻烦了,我们需要一些房主离婚的资料,否则这个房子根本过不了户。”

        欣怡一听当时就有点发懵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那些呀!

        “那你说吧!都怎么办理,这个房子好不容易才卖出去,不能因为过户的事耽误了呀!”

        欣怡也不想以前那些事了,中介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她现在就中介这一根救命稻草,她必须狠狠的抓牢。

        中介私下里跟几个朋友商量着,办这样的事情,肯定能狠狠的敲诈一笔,得多要些钱才行。

        “这个事情不怎么容易办,你得去当时离婚的民政局开个离婚证明,还有离婚证复印件等东西,这些材料缺一不可,而且给你办这些事情,我也得在房产局内部找人,还得给他们些好处费,所以你得付我一万二千块钱的费用。”

        欣怡拿着电话手都有些发抖,心加速的怦怦直跳,本来这房子卖得价格就低,办个过户还要这么多的钱。

        “哦!怎么还这样啊!那我考虑一下吧!”

        中介有点威胁的对欣怡说:“这你可得想好了,到底办还是不办,这个事情我们都打好招呼了,超过两天,这个事情就办不了了。”

        欣怡也害怕失去良机,可这价钱也要得太狠了,就商量着对中介说:“你看这个价钱还能少点吗?”

        中介也害怕欣怡不办了,那这笔钱他就敲诈不成了,就故意压低声音说:“这个钱也不是全给我,房产局那些人多黑呀!哪个窗口都需要打点,哎!我也看你挺可怜的,那就一口价一万块钱吧!这是最底线不能再低了,你到底办不办?最迟明天早上必须来电话告诉我。”

        欣怡真是左右为难,如果不用中介那就更办不成了,可怎么办,这又是一万块钱呀!照这样克扣下去,房子才卖了多少钱啊!

        这一夜欣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几乎睁着眼睛开始数羊,一直等到天亮。

        欣怡本想跟文豪商量一下,可他焦头烂额的事情太多了,就算说了也会让欣怡自己决定。

        欣怡在百般纠结过后还是选择让中介继续办吧!

        “你好,这一万块钱我出了,都需要什么材料,我好到民政局去办理。”

        中介接到欣怡电话后就开始一阵窃喜,但还是装腔作势的说:“你去民政局把房主离婚时的复印件要出来一份,再开一个证明就可以了。”

        这事真有点难为欣怡,本来自己离婚就算了,还要去取文豪与他前妻离婚时的证件,她很不情愿的问了一句:“我到那该怎么说呀!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能办成吗?”

        “你放心吧!去民政局按我说的去办就可以了,这样的事我接触得太多了,非常的简单。”中介故意刁难欣怡就是为了多敲诈些钱。

        其实根本就没有中介说的那样,文豪是跟欣怡办理结婚证之后才买的房,开始只是付了个首付,签一下合同而已,根本就没涉及产权证的事,二套房就更子虚乌有了。

        中介放下电话后,满心欢喜的跟同事商量着晚上要去哪里吃大餐,不费吹灰之力又敲诈一笔。

        欣怡就按照中介说的,到处打听文豪与他前妻办理离婚证所在的民政局,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地方。

        欣怡走近一看,这里挺熟悉啊!以前跟朋友到隔壁的银行办理过事情,她蹑手蹑脚的往民政局走去,紧怕看到熟悉的朋友。

        刚一进屋,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服务台,旁边坐着一位小伙,欣怡拿起离婚证让小伙查一下文豪离婚时的详细材料。

        小伙看着欣怡的离婚证,就是不明白要查询什么,很不解的问了一句:“你这离婚证不是在我这里办的,得去当时给你们办理离婚的民政局。”

        欣怡也有点解释不明白了,她感觉这个事似乎太乱了,就又掏出了户口薄,一字一句的跟小伙解释道。“我要查一下这个文豪跟他前妻的离婚材料。”

        小伙接过户口簿眉头紧锁的看了欣怡一眼,“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叫文豪的离过两次婚,你让我查一下在跟你之前那个前妻的离婚材料?”

        欣怡此时也顾不得难为情了,马上开心的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真是太聪明了。”

        小伙又看了一眼欣怡:“这小子挺厉害的呀!离了两次婚,我这一次还没结上呢!”

        “那怎么办,只怪当初自己遇人不淑呗!如果离一次婚有可能是双方的责任,但这离两回就肯定是男方有问题了。”

        欣怡也顾不上替文豪打圆场了,本来这就是丢人现眼的事,越解释越乱套,只要能把事办成,任凭小伙怎样去想。

        小伙本来还想再八卦点,听欣怡这样一说,也不好意思过多追问了,欣怡也不像刚来时那样畏畏缩缩的,早知道会被人耻笑,还不如干脆点,承认文豪有毛病,这样更坦然些。

        小伙拿着户口簿让欣怡等一下,他开始查阅当年离婚时的资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