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冰释前嫌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7
  •     欣怡一看文豪真发火了,她二话没说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大连理工的见欣怡不说话,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还把电话给挂断了,他为了见欣怡,特意从外地赶过来的,结果空欢喜一场。

        他拿起电话,气急败坏的给欣怡发了一条短信。

        “网络都是大骗子,不管男女,网恋也太不靠谱了,转眼就是浮云。”

        文豪听到信息声音了,马上伸*过电话,仔细看上面的文字,反复念着两个字“网恋……网恋……你怎么解释吧?”

        “我不解释,那是他认为是网恋,在我的心里那就是交友。”

        “要不是我及时阻止,你俩不一定怎么回事呢!”

        “行啦!我们扯平了,我这顶多就是见见网友,那也比你整出个孩子出来强。”

        欣怡一提到孩子的事,文豪马上没电了。

        “哎!算了,算了,我们都退让一步,好好过日子吧!”

        “那你跟我说说孩子的情况吧!既然我们婚都结了,而且孩子也这么大了,还跟你一起拼了这么多年,你也不能一直把我当空气吧!经过这段时间,我也反复的问自己,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所以就不为难你,况且她还是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文豪终于长出一口气,这段时间的冷战,也把他给憋坏了,虽然他平时不言语,但也不希望在这种压抑的氛围中生活。

        文豪回想起来,在那段冷战期间,他常常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无法入睡,脑子里想着莫名其妙的问题。

        黑暗犹如一张巨大的蛛网把他包裹在内,薄薄的棉被里,感觉好冷,他时而从枕头中掏出手机,却发现还是没有欣怡的消息,只能无奈的又塞回枕头中,这个动作,他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当感情走过恋爱时的神秘,走进婚礼的殿堂,不再有轰轰烈烈的****,留给人们的也许只是平淡,只是一份日久弥深的亲情和一份实实在在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也许会被许许多多的琐事缠绕着,会被形形*的烦恼袭击着。

        平淡的生活会使甜蜜的感情犹如一杯不断加水的蜂蜜,慢慢地变得淡而无味。

        但他们的感情,经过一路的暴风骤雨洗礼后,或许更加坚定,那份爱已经深深的融入了彼此的血液。

        他们的婚姻,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事业上,已经成为密不可分的两个人。

        文豪不管事业上有多大的发展,他一直都会带着欣怡,逼迫着与他一起前进,只有这样,两个人的心才能深深的融合在一起。

        这个家又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这孩子学习也不行啊!当初跟你结婚,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借助你的遗传基因,生个聪明伶俐,学业有成的孩子。”欣怡看着儿子的成绩单,时不时的就开始念叨。

        欣怡最喜欢高学历,所以当然希望儿子也能爱上学习,可偏偏就是事与愿违。

        “那就顺其自然吧!非得逼迫孩子干嘛,以后干什么都能生存,所谓行行出状元,你看我这二本的学历,跟人家二一一/九八五的不也打得火热嘛!”

        以前欣怡就提起过,以后有了钱,等孩子长大后,就送出国,而文豪是一百个反对。

        “凡是都得靠自己,我们结婚到现在,有靠过别人吗?只有自己有本事,那才是硬道理,拿钱出国,有那个能力吗?怎么生存?是给外国佬刷盘子吗?那还不如在国内呢。”

        谈到这时,欣怡特别想知道依云的学习状况。“那依云学习怎么样啊!不会跟咱儿子一样吧!这都高中快毕业了,将来的前途渺茫啊!”

        文豪本来不想说,怕刺激到欣怡,但既然欣怡问起,他就心平气和的说起来。

        “依云呀,她可腻害了,小学是在姥姥家上的,然后转入外地的中学,在那个学校里,因为没有户口和学籍,只能做个借读生,最后以优异的成绩保送到香港的高中,拿着全额的奖学金连读四年,然后可以考入国外的名牌大学。”

        文豪提到女儿时,脸上总有种情不自禁的沾沾自喜。

        欣怡略有些失望的看着文豪,学习这么腻害,那得需要多少钱去培养啊!所以她紧跟着问了一句,“那你背地里偷偷的给过多少费用?”

        文豪很自然的看了欣怡一眼。“我们当时穷,自己吃饭都费劲,只有简单的生活费,其余都是箫恬负担的。”

        欣怡在心里不由自主的暗暗佩服箫恬,以前她总是吃醋,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处处跟文豪做对,原来人家竟然能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孩子。

        “同样是一个父亲生的,这差距也太大了,真是天壤之别啊!”欣怡深深的感叹道。

        每当欣怡因为孩子学习方面,一脸茫然的时候,文豪就想方设法的安慰欣怡。

        “对于孩子,不用过多的操心,尽力而为就好,高层次的圈子,也有他们无尽的烦恼,因为进入那个圈子里,他们得不断的去努力,生怕有一天会被别人抛弃,而我们的圈子虽然不高档,但也算安逸。”

        欣怡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摇头。“是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每个人都有他们各自的活法,我们生在这个小城市,也不用处心积虑,去跟那些高端的人才争斗。”

        “但努力还是必须的,否则人活得就没有意义了。”文豪虽然在安慰欣怡,但也希望儿子能够自强些。

        欣怡也在心中努力的劝慰自己,儿孙自有儿孙福,无病无灾,身体健康就好。

        如果不是跟文豪结婚,或许欣怡这一生就是一个平平淡淡的人,她从没想过要去攀比,可如今,欣怡已经被文豪带到了这个圈子,她拿什么跟人家攀比呢?如果不是有文豪撑着,欣怡什么都不是。

        有一句话说得好,当你拼命的进入了那个高层次的圈子,如果不努力,别人也会冷眼相对,如果成功了,自己就变成了平台,所谓的圈子也会不请自来。

        依云被保送到香港的学校后,文豪还问她喜欢什么?有什么要求和愿望尽管提出,文豪都会想办法去满足,依云还是比较懂事的,什么要求也没提出来,只是让文豪开车带她去外地玩了几天。

        文豪临走的时候还骗欣怡说是出差,结果带依云玩了接近一周才回来,他们这一次相见,增添了父女间浓浓的情意,彼此都很开心。

        欣怡心里像明镜似的,她只是不爱揭穿文豪而已,毕竟也是亲父女俩,她还是厚道点,就别过多的参与了。

        文豪回来后,有时候坐在电脑前在扣扣上与依云聊天,欣怡时不时的就会坐在旁边看着。

        文豪建议依云将来能够考入国内的清华北大,可依云一心一意就想着出国,他们还谈到那次旅游的事,吃的东西,依云很喜欢咖喱类的,虽然文豪从来不吃,但为了讨依云欢心,只要跟依云在一起,吃什么,文豪都是非常的高兴,欣怡看着看着,心里顿时激起了酸酸的感觉。

        文豪时常提起依云,不知不觉中,欣怡也渐渐开始欣赏依云了,虽然心中有很多的嫉妒,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家学业那样优秀呢!

        欣怡是个崇拜高学历的人,看到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依云,她在心里也是暗暗的佩服,那种嫉妒之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转变了,欣怡对依云的关注也似乎多了些,不管将来怎么样,依云跟欣怡的儿子——俊鹏,毕竟有着至亲的血缘关系。

        依云一个人在国外一待就是四年,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的,特别是身为一个女孩子,文豪因此也是十分的担心。

        大约一年后,依云的学业有着跳跃性的进步,文豪的担心也慢慢消失了,心中也是很佩服依云。

        桂林的工程也进展到一多半了,林翰忙里忙外的,文豪时而飞到南昌,时而飞到桂林,除了技术指导外,很多时候都是泡在酒桌上,麻将里。

        这时文豪也能有近千万的资金了,他把欠大学同学郑桐的钱还了之后,除了工程上的周转,还有一些资金。

        还钱那天,文豪还特意飞到南方。“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资金占用了这么多年,虽然事业越干越大,但资金还是紧张,如果当初不是你帮我一把,根本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郑桐也很客气的说:“老大,你太客气了,这是咱兄弟间的情意,岂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文豪不仅把当时借的资金都还给了郑桐,还多给了几万做为利息。

        其实郑桐能够借文豪钱,不仅是同学间的哥们情意,他也是看文豪有潜力,才敢把钱借给文豪。

        就算亲友间,如果落魄的时候都不能轻易提钱,又何况是同学朋友之情呢!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公司终于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文豪做的工程越多,也证明实力越雄厚。

        桂林的工程还没有完工,文豪就又接到了一个大工程,浙江省的飞跃公司开始找上门。

        “文总你好啊!知道你们已经在全国做好几个大工程了,所以我经过多方对比,慕名而来,想跟你们一起合作。”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