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血浓于水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7
  •     有一次,正好文豪出差刚回来,箫恬就特意安排了他们父女俩相认。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心里准备,依云虽然还没有跟文豪相见,但她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爸爸。

        依云看到文豪,还没等文豪先说话,就叫了声,“爸爸。”

        文豪听到女儿这样称呼他,高兴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身体半蹲着,然后双手用力的抓着依云的胳膊。“乖女儿,你能再叫声爸爸吗?”

        依云也丝毫不怯场,又叫了好几声爸爸。

        文豪乐得一把抱起依云,“我终于能跟女儿相认了,这一天我等得好久好久。”

        依云也快乐的抱着文豪,还淘气的摸着文豪的眼镜。

        箫恬看到他们父女俩亲昵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嘿嘿一笑。“瞧你们父女俩,竟然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不会把我当成空气了吧!”

        他们父女俩四目相对,依云只是泯着嘴偷乐,文豪抢先一步说:“你当然不是空气啦,给我生了个这样讨人喜欢的女儿,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妈妈,你不是很希望我跟爸爸亲昵嘛!怎么好像有点酸酸的味道呢!是不是把醋瓶子给打碎了。”依云也跟着凑趣。

        “你妈呀!那是嫉妒我们啦!”文豪呲着两排泛黄的牙齿笑呵呵的说。

        “切!你们能够这样亲密,我还求之不得呢!”然后他们三个人开始一阵哈哈大笑。

        箫恬怎么也没想到,父女俩相认竟然是这般的融洽,这段时间,箫恬为了让父女俩更好的相认,暗地里真是上了不少火,嘴里面都起泡了,就怕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依云依然住在姥姥家,文豪因为跟依云同住在一个城市里,所以他们父女俩见面也是非常的方便,有了文豪对依云的照顾,箫恬也更加安心了,因此她又匆匆的赶回了家里。

        一晃依云小学四年级了,父女俩的关系也特别的好。

        箫恬时常在心里盘算着,也不能总让依云在姥姥家住,那里的教学环境还是稍微差些,得想办法让依云回到箫恬的身边上学。

        依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箫恬就把依云转入了家里的小学,这回,箫恬可以天天陪伴着依云了。

        箫恬的父母不想耽误外孙女的前途,虽然有很多的不舍。但也只能欣然接受了。

        文豪还是全国各地的东奔西跑,他就说想见依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所以只能是偶尔在扣扣上,表达着他对女儿的关爱。

        依云无论在哪个学校,在学习上都是名列前茅,从来不让箫恬跟她操心。

        虽然依云在学校没有学区的户口,但只要一考试,她就会顺利的通过,而且每次都是全校第一。

        有一次,学校老师还特意找文豪过去,说依云这孩子是个学习的苗子,将来考清华北大都没什么问题,还让他特别关注一下。

        文豪从没想过依云在学习上会这样名列前茅,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花着高价钱去补课,还得天天陪着,那都不一定能考个理想的学校。

        而依云完全是凭借着她的实力,在学习上根本不需要大人的督促,老师竟然说将来是清华北大的苗子,那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呀!文豪在心里都暗自佩服。

        欣怡等了好一阵子,文豪终于从外地回来了。

        自从发现汇款单子后,欣怡就一直在猜测中度过,她一心等着文豪回来,好问个水落石出,免得欣怡没事就是瞎琢磨瞎猜疑,那种感觉也真是度日如年。

        “又是好久不见,这桂林的工程也拉开了序幕。”文豪还没回到家,就开始跟欣怡汇报,关于他那边工程的情况。

        欣怡心中一直想着汇款单的事,所以即使在电话里,她对文豪也没有什么温情柔语,反而态度还有些冷淡,时常拿着电话一声不吭。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咋这么反常呢!我大老远回来,你却这般冷冰冰的,大餐没有了不说,连热情的语言也无影无踪,不会是,我总不在家,你有外遇了吧!如果红杏出墙那我可就惨了。”文豪到家后又开始说笑起来。

        欣怡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情绪了,她有些气呼呼的说:“这红杏出墙用在你身上还差不多,从我认识你那天起,你就是个风流的男人。”

        欣怡这样一个开场白,到是把文豪给说蒙圈了,他眨了几下眼睛,皱着眉头说:“你这是怎么啦!谁招惹你了,我这不是逗你开心嘛!咋一回来,你就是一脸的横眉冷对。”

        “还谁惹我了,我问你,你这些年跟箫恬还有联系吗?”

        提到箫恬,文豪是一脸的茫然,他的心脏开始怦怦直跳,怎么欣怡突然提起箫恬了呢?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没有太多的联系,怎么啦?”文豪支支吾吾的小声嘟囔着,都不敢正视欣怡的脸。

        “是没联系,还是没有太多的联系,你是不是做贼心虚啊!”

        本来文豪是一脸的笑容,听欣怡这样一说,马上有点被激怒了。“谁做贼心虚,你是不是在家闲的,跟我没事找事,我这一天累死累活的挣钱,你还来审问我了,有联系怎么样,没有联系又能怎么样,谁还没有几个朋友,你这纯是吃饱了撑的。”

        这一僵局,欣怡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倔脾气也上来了,把那张十万块钱的汇款单往桌子上一拍。“你自己看看吧!是我还吃饱了撑的吗?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单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欣怡的脸色被气得苍白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她坐在沙发上开始呼呼的喘着粗气。

        文豪莫名其妙的看着桌子上的单子,他一点一点的打开。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给箫恬汇了十万块钱。

        文豪当时就傻眼了,他也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个单子怎么会在欣怡的手里?难道欣怡知道了些什么秘密?

        文豪手里拿着单子,额头的汗唰唰的就下来了,他慢条斯理的说:“这个单子是哪来的?”

        “你别管这是哪来的,我们是夫妻吧!你跟我结婚时一穷二白,就算是朋友帮忙,是不是也该跟我商量一下,你这也太目中无人了。”

        “这个……这个,当时箫恬急用钱,我就没来得及跟你商量,时间一长就忘记了。”文豪是实在不会撒谎,连表情看上去都不圆滑。

        “这么一大笔钱,你会忘记?骗鬼呢吧!况且箫恬老公那么有钱,她会管你借钱,真是打死我都不会相信,你看看箫恬,同样是女人,还没结婚,男方就给买房买车,再看看我,跟你结婚就欠一屁股的债,而且我还把所有的积蓄都倒贴进去了,哎!这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差距就是大啊!”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一遇到事,你这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就都搬出来了,你现在过的不好吗?钱都在你手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从来都不过问。”

        是呀!虽说是结婚时贫穷了些,但欣怡花钱,文豪从来不阻拦,也没限制过,还总提以前那些干嘛呢!

        “行,以前的事不提,那你就解释一下这十万块钱吧!”

        文豪一看,这事是纸包不住火了,只能全盘托出。“是……这……样……的,这钱是给孩子的抚养费。”文豪此时感觉实在是难以启齿。

        “什么孩子,谁的孩子要你来给抚养费?”欣怡一听孩子,脑袋都要炸了,怎么还整出个孩子。

        “是我跟箫恬的孩子。”文豪很不好意思的说。

        “啊!不会吧!你说过,你们没有孩子呀!怎么突然间又冒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欣怡本来是坐在沙发上,一听孩子,她马上就站起来了。

        “本来是没有孩子,可后来又有了,当时箫恬怀孕我也不知道,是离婚后她才告诉我的。”

        “我的天呀!这孩子几岁了,我一点都不知情,你可真行呀!这么多年把我耍得团团转。”欣怡气得边拍桌子边怒喊着。

        “孩子比儿子没大多少,年龄都差不多。”文豪此时也没有了嚣张的气焰,低声下气,慢吞吞的说着。

        “男孩还是女孩呀!你不是说分居好多年了吗?”欣怡反问道。

        “女孩,我当时记得是分居挺久了。”

        “你确定,那个孩子就是你的?”欣怡有些怀疑的又问了一遍。

        “已经做过DNA鉴定了。”

        “好你个文豪,你到底隐瞒我多少事啊!我就跟傻子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还天天晒幸福呢!原来我就是一个十足的蠢货,你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骗子。”欣怡气得几乎要咆哮了。

        “是,全是我的错,当初因为想跟你在一起,确实骗了你太多,可那也是善意的谎言吧!”

        “狗屁谎言,骗子就是骗子,用这种欺骗的方式,你还算是个男人吗?算我瞎了眼,遇错了人。”说完,欣怡气得把东西扔了一地,又使劲的踩了几脚,此时的她就跟泼妇一样,没有一点理智。

        文豪沉思了好一阵,面对发疯一样的欣怡,他只有沉思,即使再多的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

        文豪承认是他的错,欣怡的确是无辜的,如果文豪当初不隐瞒那么多,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可转念一想,如果当初说出真相,文豪跟欣怡这辈子都做不上夫妻了。

        所以任凭欣怡怎么河东狮子吼,文豪都是一脸的和善。

        冷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