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临行饯别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27
  •     大约半个多小时,欣怡有气无力的拖着虚弱的身体从浴池里小心翼翼的走出来,沐浴露也没用,就连洗发精她也没多

        欣怡努力的走到房间里,打开空调,静静的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

        这时已经将近天黑了,文豪来电话告诉欣怡二个小时后准备下楼,已经派好了人去接她。

        欣怡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慢慢睁开微闭的双眼,只是简单的擦了点护肤霜,就连往日最钟爱的唇彩也没力气抹了。

        算了,素颜就素颜吧!就目前她身体这情况,这顿饭都不知道能否撑下来。

        这个时候,别说上万的大餐,就算是上百万的,欣怡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不一会儿,车就到楼下了,欣怡穿了一件朴素的衣服,也顾不上昔日的风韵了,跟着司机一起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里,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老总及一些员工都已经各就各位,就等着欣怡的到来。

        欣怡虽然身体难受,也不能表现得太差劲呀,要像文豪一样坚强。

        欣怡挨个向老总、工程师们问好,老总先端起酒杯。

        “文夫人来南昌快一个月了吧,我这一直忙碌,也没时间陪同到旅游景点去逛逛,真是抱歉了啊,但听说你去仙女湖了,那可是南昌的名胜旅游区,很有代表性,玩得还开心吧。”

        欣怡本想喝点饮料,但老总这一敬酒,文豪也马上给欣怡到了半杯的白酒。

        欣怡看着杯里的白酒,真有一种作呕的感觉,心想,文豪呀文豪,你这不是害我呢吗?

        既然文豪把酒都给倒上了,欣怡也不好意思多言,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顺势端起酒杯。

        “谢谢老总的盛情款待,南昌这里不错,风景秀美,美得犹如画中之画,可就是这天气啊,作为东北人还真是有点吃不消,仙女湖真是名不虚传,可谓国家一级的旅游区,玩得也很开心,这次来南昌,也长了不少见识,真是不虚此行啊!”

        老总听欣怡这样一夸南昌,马上哈哈大笑。

        “过奖了……过奖了……希望你下次有机会再来到南昌游玩。”

        说完老总喝了一大口的白酒。

        欣怡开始闻了一下酒的度数,酒精的味道刺鼻,一定是很辣的高度酒,她咬着牙也喝了一大口。

        老总一看欣怡跟他喝得量差不多,马上高兴了。

        “文夫人真是够爽快,好酒量呀。”

        文豪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那是,我夫人那可不是一般的酒量,有时候我都不及。”

        欣怡在桌下狠狠的踹了文豪一脚,你知道我今天不胜酒力,还一个劲的瞎吹,这牛要是吹大了,该怎么收场。

        欣怡在市政府单位待过几年,那时候天天陪领导,一个星期下来,除了周末,几乎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日积月累,在喝酒上也摸出了一些规律。

        欣怡非常清楚自己的酒量到底是个什么程度,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因为喝酒而给文豪丢脸,更不会因为酒精的驱使,而胡言乱语,她会很清醒的把握好这个度。

        文豪也在桌底下踹欣怡一脚,还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意思是说,你到是回敬一下老总呀。

        欣怡心领神会文豪的用意,端起酒杯笑盈盈的说:“这次来到南昌,给老总添了不少的麻烦,也感谢这么久对文豪的多加照料,我敬您。”

        “不客气,有文夫人这样的美女来到南昌这个小城,真是蓬荜生辉啊!”

        话音未落,大家一起站起来,端起酒杯,来个友情赞助。

        欣怡先打个样,一仰脖,硬着头皮喝下去二分之一。

        桌上的人,喊了一句:“文夫人真是爽快,这酒量可谓是女中豪杰呀!”

        他们也纷纷的喝了一多半,有人还说,“咱也得差不多呀!不能给男人丢脸啊!”

        然后酒桌上开始一阵大笑。

        欣怡头更晕了,想吃点东西垫垫底,怕烧胃,可吃哪个菜都是辣得穿火,一口下去嗓子更疼了,她只能多喝矿泉水来解饿。

        欣怡在心里直嘀咕,这是什么酒宴呀,白酒是辣的,菜也是辣的,这还让人吃饭嘛!

        欣怡大约喝了两杯白酒,能有半斤多,天太热,大家也换成了啤酒。

        欣怡感觉一阵阵的烧心,就借着去卫生间的名义,手往嗓子眼一放,哗哗的全吐出来了,肚子里没有多少酒精,胃也舒服不少,这一吐,折腾得清醒了很多。

        欣怡回来后也开始喝啤酒,相对而言,啤酒虽然苦点,但至少不辣呀,冰镇过后,喝一口感觉清清凉凉的。

        欣怡是频频敬酒,一会儿一杯,她并不是喜欢喝啤酒,而是嗓子疼,喝完啤酒后能舒缓一下疼痛。

        欣怡这么个喝法,把桌上的人都看傻了。

        有人还打趣的说:“文夫人这是三中全会型的,没想到喝啤酒就跟饮料似的,这速度真是佩服。”

        文豪在一旁哈哈的大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夫人那是好酒量,啤的十多瓶不成问题。”

        欣怡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吹,我都这身体了,还把我送到前线去,也太不够意思了。”

        文豪今天没多喝酒是因为,大家都想见识一下欣怡的酒量,文豪老是跟南昌的人吹嘘,说她怎么怎么的能喝酒,马上就要走了,南昌这么远,再次相聚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欣怡在公众场合还是挺给文豪面子的,几乎言听计从,从来不唱反调,即使有不满的情绪,也是回家一起算账。

        这一桌的饭菜,欣怡只是灌了个水饱,老总和其他人喝得也很尽兴,文豪也非常的高兴,只有欣怡强控制住一摇一摆的身体,把这些人陪到了最后。

        通过这一次的相聚,欣怡给南昌公司的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有时候看到文豪就问:“什么时候再能跟文夫人相聚,欣怡这性格真是典型的东北人,一点都不扭扭捏捏,特别的豪爽,跟她一起吃饭喝酒心情就是愉快。”

        文豪总是笑笑说:“她好像没这样好吧,我到是感觉她的毛病一堆。”

        文豪背地里也问过欣怡这样的问题,“发现带你出去,谁见了,都说你好,我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欣怡傲骄的回了一句:“我本来就挺好,而且还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那是魅力无穷啊,你没发现,那是因为你有眼无珠呗。”

        文豪正喝着水呢,听欣怡这样一说,他激动得水差点喷出去。

        “有你这样脸皮厚的吗,你在家乡,我在南昌都能摸到了。”

        哈哈……

        欣怡也是一阵狂笑,可能是精神的作用,她感觉头不那么晕了。

        聚餐结束,司机把文豪和欣怡送回了宾馆。

        他俩都喝得不少,刚才是借着酒精的兴奋劲,这一回到宾馆就全打蔫了,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呼呼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文豪吃过早餐匆忙上班了。

        文豪虽然也喝了很多的酒,但他多年久经风霜雨雪的考验,无论怎么喝,都不会耽误工作。

        欣怡起来感觉还是天晕地转的,她又吃了一些药,慢吞吞的收拾着行李,准备启程回家。

        她临走时,望着这间陪伴着她将近一个月的小屋,也有些依依不舍的情怀,还特意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还自言自语道:“再见了南昌的小屋,但愿后会有期。”

        欣怡拎着一堆行李,走到楼下的东北菜馆,也顺手拍了一些照片,保存在相册里。

        “感谢这个小东北菜馆,这里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欣怡是几步一回头,虽然这里不是她的家乡,但也陪伴了她这么长的时间,况且她认为只要有文豪的地方,就处处都是家。

        欣怡已经习惯了这里的街道,这里的东北菜馆,还有这里的宾馆,这里每个角落都给她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

        欣怡打车来到了火车站,进入检票口后,再过十多分钟,火车就要进站了。

        欣怡坐在火车站的长凳上,眼前的人时不时的在眼前转悠,她不敢抬头望,只顾着低头不语,脑袋还是嗡嗡的响,还一阵阵头晕目眩。

        不一会儿就听到火车站播报的声音,“开往南昌的KY106列出马上就要进站了,请大家收拾好行李,准备上车。”

        欣怡拿着车票走到最前面,她恨不得插上翅膀,好快点坐上列出,能够快点到达南昌机场。

        这趟是慢车,欣怡坐在车上晃悠悠,耳朵里只听到火车碰撞轨道发出的轰隆隆的声音。

        别人都是一路的吃喝,只有欣怡趴在小餐桌上静静的听着一站又一站的播报声。

        大约二个多小时,火车即将到达南昌市区的车站。

        欣怡随着拥挤的人流,出了火车站口,出门一打听,还得做一个多小时的大巴车才能到达南昌机场。

        欣怡是一路打听着,而且还问了许多人,生怕有人看出来她是外地人而说谎。

        别说,还真遇到一个好心的小伙,这小伙怕欣怡走错路,特意给送到了大巴车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