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连夜长途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26
  •     然后就要招呼服务员去拿红酒,文豪连忙阻止道:“她不能喝酒,咱们得留出一个人开车,一会儿还得回南昌呢?”

        李工本来还打算让文豪他们住上一宿,好慢慢谈工程的事,“这么快,还以为你们住一夜再走呢?”

        文豪连忙推托的说:“不了,不了……那边事也不少,这边明天也得安排人过来了。”

        李工一看文豪能尽快开工,也就不多留了,抢工期要紧,“也行,反正也就几个小时的路程,咱还得以工程为主,那就不多留你们了。”

        这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眼看就要天黑了。一结帐时欣怡还特意竖起耳朵听一下这顿的饭钱。

        “您共消费了九万八千六百元。”服务员拿着结账道说道。

        欣怡在心中暗暗的思量,这顿饭还是没有南昌的贵呢!那才四个人,比这贵十多万呢!这顿饭七个人,还是稍微逊色了点,不过金额能达到上万的都是大餐,绝对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大家都酒足饭饱,商定明天就得进现场安装工程了,然后桂林的老总及李工也跟他们进行了一番告别。

        浩成公司也得回去研究明天都派谁过来。

        文豪和林翰也喝得酩酊大醉,浩成公司的两个代表,刚上车里就开始呼噜震天。

        这时已经半夜十点多了,欣怡拖着疲惫的身体,也有些朦胧的困意,她回头看着车上这群醉鬼,心里嘀咕着,这回可清静了,没有人陪聊,也没有人指挥。只剩下她一个清醒的,得了,还是按着导航上说的路线开吧!

        欣怡走了一段市区的车道,随便找了个收费口就上高速了。

        夜漆黑漆黑的,她也不知道远光灯在哪个地方,本想问问文豪,再一看他,睡得就跟死猪一样,还留着口水。

        再看看堂哥,小脸也红扑扑的,一只手耷拉在窗户上,打起呼噜来还挺有节奏,一会儿一吹气。

        后排是浩成公司的,两人东倒西歪,脑袋挨着脑袋,有个人胳膊还放在了堂哥的身上,这醉得也是不省人事。

        这种情况,欣怡只能靠自己了,两边的路灯也是灰朦朦的,好半天才跑过来一辆车,她想找个车做伴都很难。

        临走的时候,文豪已经跟桂林老总做了保证,明天工人一定都到位。

        欣怡虽然只听了个大概,但她知道,明天早上之前必须得回南昌,这事关重大,是信誉问题,必须得言而有信。

        欣怡想到这里,不知不觉的加速了油门,反正夜间车非常的少,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高速上横晃。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欣怡也连续打好几个哈欠,她看了一下道路两旁的路标,估算着也就才刚刚跑完一半,来的时候咋没感觉路这样长呢!她深深叹了口气,又打了个哈欠,然后她晃了一下头,顿时清醒了许多,就算再困也得坚持。

        转眼六个小时过去了,天也有些朦朦亮,欣怡看见导航显示,已经进入了南昌的地域。

        这时有人睁开了眼睛,似睡非睡的说:“这是在哪里呀?怎么还一晃一晃像坐船似的,感觉有点口渴,还有水没?”

        然后他就开始到处乱摸,一会儿摸到林翰的脸,一会儿摸到别人的手,一会儿又摸到文豪的头发。

        他这一找水不要紧,把大家都给吵醒了。

        文豪第一个精神了,他平时睡觉也少,一天基本上也就五个来小时,昨晚酒喝多了才昏昏沉沉睡了这么久。

        “老婆,这是到南昌了吗?记得刚才在桂林呀?迷迷糊糊中竟然回到了南昌,真是太神奇了。”

        欣怡瞥了文豪一眼,“神奇个脑袋呀!从昨天晚上一直开到了天亮,简直都要累吐血了,要不是你答应桂林老总今天派人过去,谁稀摸黑给你跑这高速,这眼睛瞪得都要累瞎了,你们到好,在车上呼噜呼噜这个睡呀!真是害人不浅。”

        “太意外了吧!你竟然不用指挥自己开回来了,腻害呀!”

        文豪也顾不上欣怡的埋怨了,他一看到达了南昌就无比的兴奋,别说欣怡发顿牢骚,就算踹他几脚,他也是十分的高兴。

        如果今天没回到南昌,文豪还怎么面对桂林的老总,这么大的工程一点诚信都没有,以后还怎么合作?

        欣怡哼了一声,就没在说话,她是又困又疲乏,连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转眼到了南昌,大家也都伸伸懒腰,微微睁开眼睛,还有人说:“这觉睡得真累啊!一点都不解乏。”

        文豪在一旁插了一句,“还想席梦思呀!能一睁眼到南昌就不错啦!欣怡那可是手把方向盘,一夜的高度集中。”

        有人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看欣怡,知道言语有些失误,“也是哈!真是辛苦了,一会儿赶紧补觉去吧!”

        欣怡也没心情听他们胡言乱语,简单的吃了点饭,进宾馆倒头就睡。

        他们几个商议着都谁去桂林,浩成公司早早就安排好了人。

        文豪跟林翰商量后,决定先在南昌调用几个人去桂林,再留几个人干南昌的尾子工程,南昌这边暂时由文豪来负责。

        大家决策过后,林翰开着欣怡的车便带着工人前往桂林了。

        欣怡这一觉就闷到了晚上,文豪一直在现场忙乎着,告诉她暂时回不来,浩成公司又来人了,晚上跟浩成的人一起吃饭。

        浩成公司的这个人她早有耳闻,那叫一个抠门呀!真是一分钱掰八瓣花,所以欣怡特别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吃饭。

        欣怡就在宾馆附近转悠着,还真是偶遇,偏偏就遇上了,她皱皱眉头,心想还真是够倒霉的,怕什么来什么。

        浩成的人隔着饭店的窗户开始喊欣怡,“我在这里吃饭呢!你也过来一起吧!”

        欣怡也不好意思拒绝,没办法还是进去一起吃点吧!

        这些天欣怡也没怎么到饭店来,知道南昌的菜里全是小川椒,偶尔来这里也就是点个酱茄子,还有炒个红叶苋菜。

        欣怡一进饭店里,看见浩成的人点了几盘菜,里面全是小川椒,有一盘鸡爪子,欣怡感觉还不错,拿起来刚咬一口,那辣得嘴都发麻,这菜也没法吃呀!就看着浩成的人一个劲的喝酒。

        欣怡刚要出去,感觉实在太辣不想吃了,这时正好看到文豪进来了,浩成的人马上上前迎接,“文工,你也过来吃一口。”

        “你跟欣怡吃吧!我已经吃过了,多少钱?我来付。”文豪总是这样死要面子。

        浩成的人立马喊了一句:“服务员,结账啦!”

        服务员马上走过来,“您好,共消费了二百八十块钱。”

        文豪付过钱,跟浩成的人告了一下别,领着欣怡就往宾馆走。

        欣怡一看文豪把账给结了,满肚子的气。

        “你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这菜都是他点的,而且光看着他喝酒了,那些东西都太辣也没法吃,真后悔进来,咋还你买单呢?”

        “算了,谁知道你没吃呀!”文豪简单的回复了一句。

        欣怡是越想越生气,这都是什么人呀!挺大个老爷们,还公司里什么总呢!竟干这丢人现眼的事,能吃起就吃,还抓个人给他买单,也不嫌害臊。

        欣怡这一道的嘟囔,无论文豪怎么说,她都感觉不解气,下次可别再遇见他了,即使看到也得躲着点。

        第二天清晨,欣怡也没有什么事,老在宾馆里待着也没意思,就陪着文豪去现场转一圈。

        她跟文豪一起来到了现场,好大的车间啊!工人们正在忙乎各自的工作,欣怡独自待在领导办公室里,悠闲的吹着空调。

        不一会儿,文豪就从车间里出来了,那真是一身的汗,来到空调房里,好半天汗水还嗒嗒的往下淌,瞬间就湿透了衣服,文豪拿起毛巾反复擦拭身上的汗水。

        “这么多的汗,你怎么马上就进空调房里了,这样很容易得风湿的,而且对身也体不好。”

        欣怡感觉文豪这样做,太不注意身体了,连点养生的常识都没有。

        “知道对身体不好,就是这样的环境,工人们在酷暑下只能用盐汽水来扛高温,以防中暑,我这样就不错了,还能偶尔来空调屋吹吹凉风。”

        “你在南方一直都是在这种条件下工作吗?”

        欣怡感觉有些不可理解,她从来没去过厂内车间,也不知道工人干活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进行。

        “那你以为呢?出来挣钱那么容易吗?冬天冷,这地方非常的潮湿,连个暖气都没有,被褥上面全是湿气,盖在身上冰凉冰凉的,到了夏天,就是这样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欣怡深深的吐了口气,做男人真不容易呀!背井离乡不说,还长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工作。

        文豪凉快了一会儿,就又去车间了,欣怡看到旁边的凳子底下有文豪的鞋子,就拿出去准备刷洗一下。

        水龙头还有盆都在外面,经过阳光这一暴晒,连水都感觉烫人。

        欣怡在阳光下只站了一小会儿,鞋也只刷洗了一半,就感觉有些吃不消了,汗水顺着脸颊就开始往下淌,脸也被晒得通红,而且发痒,头也有点晕乎乎的,皮肤像是要被撕下来一样的疼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