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谈笑风生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22
  •     那还是欣怡二十多岁的时候,她堂姐给托的后门,在××局工作,负责一些财务软件的讲课。那时候一个教室大约能有七十多人,全是做会计工作的,欣怡年纪还尚小,每当她拿起麦克风时,害羞得脸总是急得通红,说话还结结巴巴的,后来讲了几个月才慢慢适应,勉为其难的坚持下来也挣了不少钱。

        那时正好有个去上海××财务软件公司,考察学习这样一个机会,领导也是碍于欣怡堂姐的面子,所以就让她选择,是留在公司继续讲课挣钱?还是去上海参加考察?

        其实也没什么可考察的,就是借着这个名义,出去公费旅游而已,如果不是欣怡的堂姐是个局级领导,谁会拿她当盘菜。

        欣怡一听有这么个好机会,那还讲啥课呀!一张机票就得五千多,这个价钱讲课可挣不回来,所以她毅然决然的准备飞往上海。

        那是欣怡终生难忘的一段记忆,每每想起那时候发生的事,欣怡就感觉好笑。

        欣怡第一次做飞机肯定是相当滴兴奋了,简直就是土老帽进城,头天晚上几乎兴奋得一夜没睡,翻来覆去就想着飞机怎么在高空里飞翔。

        第二天早上欣怡也没吃饭,这在坐飞机时可遭罪喽!从飞机起飞时她就开始头晕,整整迷糊了两个多小时不敢睁眼,看到别的同事都有说有笑的谈论着,欣怡硬是成了半个拖后腿的人。

        大家下飞机后,欣怡头晕的彻底不行了,到宾馆后还天晕地转的,而且走到哪吐到哪,只能同事帮她拿着背包,还一直搀扶到宾馆。

        到了晚上大家都到外滩去看夜景,而且上海的公司还摆了盛宴为大家接风洗尘。

        就属欣怡最差劲,外滩没去上,大餐也没参加,回到宾馆还晕乎乎的坐飞机呢!

        第二天,欣怡稍微有了些好转,能参加集体活动了,可是逢人见了欣怡就说:“是不是第一次坐飞机,有点兴奋过度了,以后得睡眠充足,还得多吃东西才能不晕机,看看你多遗憾,大餐不吃也就算了,随时都有,可这上海著名的外滩夜景,可就昨晚那一次机会喽!”

        说完大家这个乐呀,有的同事还笑得前仰后合的,差点背过气去。

        欣怡当时那个尴尬的样子,如果有个地缝,她恨不得都想钻进去,真是太难为情了。

        这事以后,欣怡都变成笑料了,每当有人提起,欣怡就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

        那种盛情的款待,也是因为欣怡当时所处的环境,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那是一种殊荣,也是一种身份,还有机场里那一幕一幕,都是她梦寐以求的。

        欣怡很留恋当初的那段时光,她时不时就会在脑海里翻阅着,有时还会遐想,什么时候还能再有机会体验那种荣耀和被尊重的感觉。

        想到这时,欣怡抿着嘴情不自禁的露出甜甜的笑意。

        “我又有机会体验那种生活喽!这回真是跟老公沾光了,那也是我多年藏在内心深处的一种向往。”

        或许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欣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特别的崇拜那样的生活。

        如果一个人没有钱的时候,会非常的期待有钱的日子,如果一个人真正过上了有钱的生活,就会有更高层次的追求。

        而欣怡最敬仰的就是文豪这种,如果单纯的挣钱,那只能称得上是土豪,但土豪难登大雅之堂,只能说完全为了金钱而活着,纯纯粹粹是一台挣钱的机器。

        文豪这种可称之为儒商,既有商人的挣钱能力,又有知识学者做铺垫,在欣怡的心里,这样的生活是最幸福的,这样的人生也是最完美的。

        天已经朦朦有些暗淡,欣怡准备一堆吃的还有药物备用物品,然后把儿子送到妈妈家,就等着明天开始自驾出游。

        天似乎刚睁开眼睛,向外面望去才有点微微的亮光。

        他俩开着车就出发了,第一站先是文豪开,欣怡坐在旁边一路欣赏着窗外美丽的风景,心情爽快极了。

        眼看一排排青葱的树木从眼前飞驰而过,远方隐隐约约看见一块块绿油油的田地,天上有几只小鸟一会从这颗树飞翔到那颗树,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遍地的野花竞相开放,五颜六色的格外妖娆,虽然车里关着窗户,但似乎依然有花草的清香扑鼻而来。

        转眼几个小时过去了,文豪把车开到了服务区,欣怡伸伸懒腰,仿佛有点想打瞌睡的意思。

        “你可别睡呀!我都开好几个小时了,也该轮到你了,也该我悠哉悠哉的欣赏一下风景了。”

        欣怡慵懒的说道:“坐车也累呀!也不比开车轻松,而且你的车技太让人惊恐,我就是有那睡意也不敢呀!”

        文豪开车最大的特点就是速度快,而且总爱突然刹车,时常弄得车上的人前仰后合,措手不及,本来欣怡不恐惧坐车,但坐文豪开的车确实需要些胆量。

        别人即使被吓得满身冷汗,也只能静静的坐着,从来不言语。

        欣怡时常提醒文豪:“慢点开,安全驾驶为宗旨,别像开卡丁车似的到处乱拐。”

        文豪还一脸的不服气,“就你好,那速度像蜗牛似的,哪辈子能到南昌?”

        欣怡开车确实那样,就像龟兔赛跑里的乌龟一样,那个稳劲真能活活把人给急死,谁坐她的车都会弱弱的问一句:“大姐,咱能不能给点油,总这样三十脉四十脉的在大街上横晃,都白瞎这车了。”

        下一站,轮到欣怡了,直奔天津,这一路眼看一辆辆汽车把她超越,她始终处于高速上的匀速行驶。

        “看,前面那个像风车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呀?每隔不远处就会有一个,一会儿停一会转儿的。”

        欣怡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感觉非常的好奇。

        “真笨,那是发电机,还风车呢?真会形容。”

        欣怡弱弱的回了一句,“你聪明当时怎么不考研?就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二本学校。”

        文豪理直气壮的说:“我当时穷的连裤子都穿不上,还考什么研究生呀?人还得以现实为主,青春一眨眼就没了,也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吧!生活还得以金钱为主。”

        据说,文豪当时考重点大学,只差了零点五分,因为报自愿的原因,最后委屈求全上了个二本院校。

        不过,人生还需努力再努力,文豪也是通过后期不断的学习,才有了今天这样尖端的技术水平。

        “那也确实,读书重要,挣钱更是现实。”

        欣怡突然想起了,以前她跟学生家长总爱讨论的话题,刚好也拿出来问问文豪。

        “那你说,如果有五百万,还有一个清华的毕业证,如果换成你会选哪一个?”

        “你选哪一个?”文豪毫不犹豫的反问到。

        “当时家长们都异口同声的说选五百万。”欣怡很痛快的回答道。

        “切!都是些目光短浅的小女人,如果是我,可能也会选择五百万。”

        “哈哈!还说女人鼠目寸光,你高尚的情操都跑哪去了?”欣怡感觉这个问题特别的可笑。

        “没办法,我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太差,特别的需要钱,所以只能选择五百万了,如果我能有一个好的家境,就会选择清华的毕业证,看每个人的需求。”文豪也是就事论事,因为他特别的爱学习,感觉学习知识也是一种乐趣。

        “如果是我,即使贫穷点也会选择清华,那多牛呀!当今社会,关于这个金钱,暴发户,土鳖真是太多了,你再有钱,也买不了清华的毕业证,那需要真正的学识。”欣怡一直以来都非常的崇拜高学历。

        “你这高尚情操也入水准了,看来跟我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这思想境界还真有提高。”文豪旁敲侧击的看着欣怡。

        “那当然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这一生很幸福的上了你这只贼船。”

        欣怡这一生的心愿就是追求精神上的富有,至于物质上差不多就行了,怎么样回家都是睡在一张床,四面都是墙,能解决温饱,偶尔出去旅游散散心就非常的满足了。

        “这不是一般的贼船吧!可否圆了你的梦想?”文豪又开始逗欣怡。

        “当然啦!虽然你是只小破船,但经过艰辛的拼搏也算是小有成就,我要求也不高,小资生活就相当可以了。”

        文豪马上就有疑问:“小资是个神马概念?”

        “就是偶尔看看书,品品咖啡,那也是一种情调。”

        还别说,欣怡当小姑娘的时候,别人还真给介绍个有钱的,男方十分看好她,几乎天天来她家里玩。

        那家境也是非常了得,开了好几个浴池,很早就是几十万的车开道,当时两家还商议呢!等欣怡结婚再给买一幢别墅。

        可欣怡对那个男的就是不怎么来电,虽然只比欣怡大两岁,还真挺有谦让性,几乎是对她言听计从。

        但欣怡是怎么也不喜欢,就感觉缺点什么东西似的,她心想不就是开浴池的土豪吗?再有钱也不是他挣的,欣怡也不沾那个光,最后无奈只能以分手告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