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洞房花烛 作者:君上青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14
  •     房子都布置完了,晓峰听说姐姐为了结婚,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了,立马就火冒三丈,结婚的头天晚上跑到家里开始大吵大闹。

        “你说你有多贱,有现成房子的你不要,非得找这么个穷鬼,真想不明白你,就算你年龄大了,着急嫁人也得睁眼睛看看吧!”

        欣怡才不怕晓峰呢,“我的事不用你管,我结婚也没要家里一分钱,你凭什么教训我?”

        听欣怡这样一说,晓峰更像发疯似的,“你找个这样的男人还想要钱?亏你说得出口,我都替你脸红。”

        欣怡气得手直哆嗦,“这样的男人怎么了?不就是经济上差点吗?那也比傍大款要好。”

        晓峰依然不依不饶的嘶喊着,“你还不如那些傍大款的呢!真是不可理喻,告诉你明天的婚礼我不参加,也没有你这个姐姐。”说完后气呼呼的冲出家门。

        晓峰走后,欣怡真是一肚子的委屈,想想跟文豪这一路走来,真是挫折不断,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不说,一颗心已经筋疲力竭再也禁不起折腾了,可明天马上就要结婚了,还遭到家里人的反对,这样的婚姻能幸福吗?她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想着想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哗哗的往下掉。

        文豪哪知道欣怡在家受了一肚子的气,还乐呵呵的在新房里准备明天接亲的事宜呢,他特意提前一天把在乡下的老母亲也接来,还有许多的亲戚朋友,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真是不亦乐乎。

        亲友还有点嫉妒的对文豪说:“小子,你行呀!还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看看你以前住的小破房,连这里的一个角落都不如,最近是不是发横财了呀!怎么突然间变得这样阔绰。”

        文豪一脸的苦笑,心想你们哪知道我的苦衷呀!“对,就是发横财了,以后那更是财源滚滚,到那时买个比这还大的。”

        亲戚们马上开始哈哈大笑,“说你胖咋还喘上了,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谁呀!你就使劲吹吧!反正吹牛也不上税。”说完又是一阵大笑,那笑声在一楼都能听到。

        文豪的母亲在新房子里挨个屋转一转,看到墙上的婚纱照心里真是美滋滋的,她还在心想默默的安慰着。

        文豪前一段婚姻过得太辛苦,天天都在水深火热之中煎熬,身为母亲虽然心里疼爱儿子,但也不好过多的插言,谁让文豪是农村出来的呢!条件差又没有权势,只能寄人篱下。现在可算是苦尽甘来,能娶到这样温顺漂亮的儿媳妇,真是文豪的福气呀!

        亲朋好友都是好久没见了,有的打地铺,有的睡沙发……都兴奋至极,一直玩到午夜才睡。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文豪就带领接亲的队伍出发了,车队是文豪朋友帮忙联系的,场面也是非常的隆重,不一会儿就到了欣怡家,文豪上前一步,紧张的敲了几下门,还没敲几声,就立马有人出来迎接,婚礼主持人是文豪的同事,进了屋按照主持人说的礼节都进行完后,就顺利的把欣怡接上了婚车,在车上文豪搂着欣怡的肩膀,满脸洋溢着幸福,有情人终于终成眷属了。

        一眨眼就到了新房,欣怡来到新家看着自己漂亮的小屋,昨晚的郁闷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心里还默默的祈祷着,“文豪,我现在只剩下你了,为了能够与你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幸福。”

        他俩来到屋里坐在婚床上,按照主持人的礼仪都完成后,大家一起来到酒店进行结婚典礼,他俩站在中间,两边坐着双方的亲戚。

        当主持人说到互换婚戒时,文豪突然想起来,“糟了,结婚戒指没有买,一是因为手头太紧,二是也因为结婚忙得晕头转向,至于婚戒的事,可能欣怡是为了省钱也没提醒他去,都怪自己粗心大意,真是难为欣怡了。”

        文豪连忙跟主持人摆摆手,意思是让他跳过这项往下进行,免得大家尴尬。

        主持人笑着冲文豪挤挤眼,“你这小子,没有这样娶媳妇的,连个婚戒都不买,就把老婆骗来了,真行呀!”

        既然没有戒指,主持人只能换个套路,”婚戒是代表两个人正式成为夫妻,因此现在开始念结婚证,这项可要比婚戒重要多了。“主持人突然灵机一动,一句玩笑跳过。

        “文豪,男……”

        “欣怡,女……”

        “从今天开始正式结为合法夫妻,希望你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恩恩爱爱,百年好合。”

        文豪顿时冲主持人挤眉弄眼的,意思是说这套路转换得也太快了。

        主持人心领神会的冲文豪一笑,然后继续说:“结婚典礼结束,现在开始进入酒席,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一定要尽兴。”

        文豪和欣怡开始挨桌敬酒,但始终没有看到晓峰两口子的身影,欣怡心里不禁有些失望。

        结婚前,欣怡的父母也劝过晓峰,即使心里再怎么不高兴,可一生就这么一次,作为欣怡的亲弟弟,必须得去参加姐姐的婚礼,但晓峰始终没有答应,只要晓峰不出面梦凡更有理由拒绝了。

        因此欣怡的父母也只好作罢,不再过多的勉强了,不能因为晓峰的意气用事,欣怡的婚礼就不举行了吧!反正晓峰也不是重要的人物,还是随他去吧!

        接近傍晚,大家都酒足饭饱,欣怡跟文豪也送走了许多亲朋好友,刚要上车准备回新房,远远处看到了晓峰的身影,他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

        欣怡看到这时,心底激起了些许的酸楚,不敢再面对晓峰那种麻木不仁的神情,她偷偷的转过头来,眼看着车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她此时真是无尽的心酸,任凭泪水在眼圈打转,但始终没有掉落下来。

        回到家里,俩人拖着疲惫的身体,高兴的躺在柔软的床上,含情脉脉中缠绵相对,文豪静静的搂着欣怡。

        啊!今晚的月色突然间变得好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