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误会 作者:灼尽云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22
  •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庄明月的语气可谓是斩钉截铁,在听到了庄明月这样郑重其事的向自己保证的时候,颖嫔便看着眼前的姑娘更加顺眼了:“你能想明白是最好,你也不要怪我多嘴,也不要觉得我是有了其他的心思,无非就是想以过来人的经历劝劝你罢了。”

        庄明月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然而顾虑到了庄明月的身份,颖嫔原想还要再说些什么,一想到了她身后的人是自己最厌恶的昭仪,便停下了话头来。

        “你能够想明白是最好的。”

        最后,颖嫔也只说出了这句话,随后离去了,庄明月看着这人带着身后的宫女太监们浩浩荡荡地走开。

        一直到见不到这人的背影时,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踏出了这一条小路,走过拐角的时候。

        庄明月便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神色晦暗不明的昭仪。

        不知道刚才和颖嫔的对话,她究竟听见了多少,但是当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庄明月心里忽然就咯噔了一下。

        然而昭仪站在原地没有动,庄明月知道她肯定是看到自己了,也不能这个时候打道回府,只能是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见过昭仪娘娘。”

        庄明月走上前去行礼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就听见了昭仪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还是算了吧,你这样的人行的大礼本宫可受不住呢,万一一不小心被什么人什么时候给卖了也不知道。”

        听着这怒气冲天的话语时,让庄明月就松了口气,还愿意这样发脾气,说明了还有挽留的机会,至少不是见到自己的时候还愿意维持着一种表面姐妹的关系,就让她放松了。

        “娘娘说的这是哪里话……刚才不过是跟颖嫔娘娘不小心偶遇,所以才交流了几句罢了。”

        听着庄明月的解释,昭仪心里知道她说的也许是实话,但是在看着颖嫔和庄明月那样融洽的样子时,心里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好像是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人,在一回头的时候就背叛了自己一样。

        庄明月将自己和颖嫔见面时的经过详细的都解释了一遍之后,眼巴巴的看着昭仪的反应。

        分明是一个长相漂亮的姑娘却偏偏要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活像是一只被主人给抛弃了的狗狗一样,莫名的就想让人伸出手去揉揉她的脑袋。

        昭仪心里生气,但是在听着庄明月解释一通之后,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心中的怨气也算散去了不少,又看见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行了,一个大姑娘的做出这副表情来是想给谁看?”

        说着这话的语气虽然还有些僵硬,但比起之前缓和了不少,庄明月在心底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知道今天的事情算是过关了,但不知道的是昭仪会不会在之后又多想。

        毕竟在深宫里面生存下来的女人,难免都会有一些多疑的性子。

        “你过来找我做什么?”没有

        再继续纠结于庄明月之前跟颖嫔说话的事情,想起了庄明月解释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关于最近宫里面流传的谣言,所以才特地来找了娘娘。”庄明月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这句话时,让昭仪一愣。

        “如今宫里人人都对本宫避之不及。”昭仪却忽然自嘲一般的说道,“你来找我做什么?别告诉我说你是听了丽妃的,所以才过来找我的。”

        庄明月认真的点了点头。

        此时的小路上只有她和昭仪两个人站着,不知为何,这次昭仪出行的时候,并没有在身边带了太多的人。

        早在和庄明月说话的时候,身边的大宫女早就已经识趣地退到了远处,替两人把守。

        “确实和丽妃娘娘有关,当听到了这件事情的时候,丽妃娘娘曾经来找过您,可是您选择了避而不见。无奈之下就只好请我来碰运气,看看娘娘愿不愿意见见我这个闲人。”

        庄明月的话说得讨巧,一番解释下来之后,非但没有让昭仪对庄明月产生了厌恶,也没有对丽妃有了任何反感。

        “请你这个闲人?也对,宫中如今人人自危,包括我在内都觉得自身难保了,倒是你……恐怕整个后宫里最无忧无虑的人就是你了。”一边这么说着的时候,昭仪对庄明月忽然就心生了向往。

        明明之前不过是一个身份都没有的女子,这个时候竟然成为了她最向往的人。

        庄明月摸了摸鼻子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都窝在了自己的房间,所以得知了娘娘被传出这些谣言的时候,自然也是感到了十分的惊讶,以至于现在才来找到了您。”

        庄明月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之前出门的时候,公主交给她的一张图纸,这张图纸正是按照之前在废墟里面捡到的宫牌,绘制而出的样子。

        庄明月拿出了这幅画的时候,起初昭仪还没有明白她究竟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直到整幅画完整的展现在了昭仪面前的时候,她的脸色才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当下便皱着眉头询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庄明月赶紧说道:“这幅画里面的宫牌是娘娘宫中的人所持有的吧?”

        虽然感到了震惊,但昭仪还是如实的点了点头说:“这是我身边大宫女才可以持有的宫牌,而且需要得到了我的信任,才能够持有了这样的牌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庄明月深吸了一口气,将在公主那里得来的消息,简单的说了一下。

        当庄明月叙述完了整件事情之后,昭仪的脸色才彻底的变得难看了起来,她当时就站起了身子来,急切的说道:“不可能!我从来就没有指使过我手底下的人去做这样的事情,这摆明了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我!”

        听着昭仪着急的辩解时,庄明月跟着点了点头,将人安抚着又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去说道:“我们自然是愿意相信了娘娘的,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悄悄的将这一幅画拿出来询问了,也许在丽妃娘

        娘的宫中有内奸,在您的宫里面也有人手脚不干净,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不如对自己的宫里进行一次清洗。”

        庄明月这一番话,倒是让昭仪若有所思。

        “你们是在废墟里捡到了这个牌子?”

        她不确定的又询问了一遍。

        庄明月点了点头说:“根据丽妃娘娘所说的话,确实是在废墟里面捡到了一块玉制的牌子,根据这块牌子画出来的图形就是这样的,只不过这块牌子我也没有见过,只是听她这么说起,我们就想着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您,如果到时候陛下真的因为这些风言风语追究下来的话,也可以早做准备。”

        庄明月的话说得在理,原本有些激动地昭仪此刻也冷静了下来说:“这件事情我会回宫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

        就在昭仪准备离去的时候,庄明月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于是又将人给叫住了,说:“娘娘,不知道知晓这块牌子形状的人有多少?”

        庄明月这么问起来的时候,昭仪也先是一愣,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于是说:“宫里面但凡位份一点的人都知道,每一个宫的宫牌都不一样,但是还不至于到认不出来的地步,其他宫里面的牌子我也能认得出来。”

        昭仪这话说完的时候,不需要经过庄明月的提醒,自己也就反应了过来。

        未必就是宫里面的人出卖了自己。

        毕竟这样的牌子,只要认识的人都可以做了手脚,而且被发现的东西还放在了丽妃的手里面,只有见到了实物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了这里的时候,昭仪又立刻转过了身子来说:“走,你跟我一起去。”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庄明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她:“去哪里?”

        昭仪有些无奈的转过头来看着平日里很聪明的姑娘,这个时候却犯起了迷糊:“你觉得还能去哪里呢?眼下只有去丽妃的住所,见到了那块牌子,才能够确认了到底是宫里出了内奸,还是有其他的人故意陷害。”

        庄明月反应了过来,连忙点了点头:“好。”

        两人说走就走,立刻便朝着公主的住所赶去。

        一路上庄明月都装作是小丫鬟的样子,跟在了昭仪的身后,两个人的距离隔得不远,还能够说上些话。

        当来到了公主居住的地方时,她没有料到庄明月的效率会这么高,只是出去了一趟就把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给带了回来。

        “太好了,姐姐,你终于来了!”

        公主有些激动地看着昭仪,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看着公主这样激动的样子,弄的昭仪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头,这才说到:“抱歉,我……”

        公主赶紧摇了摇头:“姐姐什么都不必说我都明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还姐姐一个公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