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脱离队伍 作者:芮潼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4
  •     大岳的情绪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

        于宏和大蒋两个人合力这才勉强压下了他。

        孙筱安有些不明白的看了看大岳。

        继而又轻声问道:“大岳,什么叫……

        不忍心把他彻底烧焦啊?

        那火……只要一着你不去刻意灭它。

        它应该不会自己熄灭吧?”

        孙筱安的话算是彻底的问到了点子上来了。

        只听得大岳怯诺诺的说道:“我……我趁着你们不注意的时候。

        把他身上的火给去了。

        就想着……他再怎么说也是和我们一起进山的兄弟嘛!

        就这么让他死无全尸……”

        大岳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

        方寒忽然趁着于宏和大蒋不注意的时候。

        挣脱了他们两个人,继而当即就跑过来给了大岳一拳。

        大岳一个趔趄,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摔了出去。

        方寒的情绪已经被顶到了一个濒临点上了。

        此刻的他红着眼睛说道:“你不忍心?

        你有菩萨心肠,就我们特么的冷血无情是吗?

        大岳,别怪兄弟没特么提醒你。

        田顺要是敢出来,我方寒肯定第一个把你推出去。

        你们兄弟情深,我特么就成全你们。”

        方寒已经快要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其实,田顺的死,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有影响的。

        但是经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

        再去谈田顺的生死问题,显然不太明智。

        孙筱安还要说话,却被顾流笙给制止了。

        武灿斌也低声说道:“这是他们内部的事情。”

        这一句话算是点醒了孙筱安。

        武灿斌说的没错,她竟然一时之间忘记了。

        他们原本就是两股人马。

        如今也只是暂时性的合作罢了。

        人家内部出了问题,也应该是人家内部自己解决才是。

        他们几个再怎么说,虽然现在也算是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生死都在一瞬间,可是说到底他们也只是一个外人。

        从之前顾流笙他们发高烧就可以看的出来了。

        大岳他们根本就没有管过顾流笙和老向导。

        如此两派分明,她现在也就不必跟着操那个闲心了。

        老向导一直很安静,许是站的累了,就坐在了一旁。

        孙筱安和顾流笙还有武灿斌不多时也走过去一起坐了下来。

        老向导低声道:“你们是到不了那个地方的嘞。

        不瞒你们说,这么多年,我也遇到过不少和你们一样的人嘞。

        他们一开始也都是满腔热血的要去那个地方哦。

        可是我却没见哪个进去了还能出去的嘞。

        我那娃儿不也折在里头了。”

        顾流笙神色有些肃穆,一旁的孙筱安却忽然轻轻苦笑了一声。

        继而问道:“那您能跟我讲讲您儿子的故事吗?”

        老向导愣了愣,继而抬起头来看了看远处的雪山。

        继而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的说道:“当年有一队人马来我们这里借宿。

        那个队伍出手特别阔气嘞。

        可把我们老两口高兴坏了。

        后来,他们说要找向导,也跟你们一样。

        只说要去雪山,没说去哪里。

        当时我们隔壁的坷垃阿里叔自告奋勇说要去。

        其实也就是看我们赚了钱,眼红嘞。

        可是他年纪比我还大嘞,人家就不肯用他。

        最后还把价钱提到了一百万嘞。

        我家那娃儿啊,就心动嘞。

        当即就要求说他要去。

        这不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过。”

        说到这里,老向导的眼眶子立刻便湿润了。

        孙筱安默默的给他递了一张纸巾。

        继而安慰道:“总之,这次你一定会活着回去的。

        不仅要活着回去,你还要把你儿子也带回去。

        他不应该沉寂在这茫茫雪山里的。”

        说着顾流笙却忽然问道:“你还记得那些人是什么样子,或者是什么口音?

        亦或者是什么地方的吗?”

        老向导凝眉想了半天,最终才说道:“哦,我记得啊,他们的领头人应该是个男的。

        还是和光头嘞,听口音我也听不出来呢!

        他们的队伍里……还有两个外国人哦。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长得高大帅气。

        女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子嘞。

        但是哦,那个女的脾气不太好嘞,动不动就要打人嘞。

        不仅如此,她的功夫还不错,国语也说的非常标准嘞。

        依我的观察嘞,那个队伍里哦。

        除了那个光头,就属她的官最大了。”

        孙筱安和顾流笙面面相觑。

        也就是说,整件事情可能还牵扯进来了外国人。

        那么那支队伍又会是谁的呢?

        很显然应该不是属于于宏这支队伍的。

        那个人也是第一次派人来这里,于宏就是先河。

        顾流笙甚至一度怀疑,很有可能就是地狱。

        这么久以来,地狱于他们而言。

        其实一直都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他们不知道地狱从头到尾做那些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千年前的事情,逐渐浮出水面。

        似乎也是地狱一直在幕后引导着。

        她似乎知道的很多很多,甚至于是整件事情的全部。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猜不到。

        地狱这么做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周建华,一系列的奇怪举动。

        似乎也在告诉着他们,周建华也绝非是局外人。

        整件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起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是哪里。

        可是却依旧不得不继续前行。

        按照某些预定好的方向继续往下走。

        直到接近某些人预定的某些地方。

        顾流笙忽然说道:“那他们当时有没有什么地图?

        或者什么可以明确目的地的东西?”

        老向导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摇着头说道:“没有,没有地图嘞。

        我也没看到他们有什么东西。”

        听了这个回答,顾流笙的神色没有多少变化。

        最终还是语气颇为无奈的说道:“或许,一切的答案,当我们找到那支没能出去的队伍时。

        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这边几个人正说着话,那边于宏等人也已经安静了下来。

        大岳和方寒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

        二人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可是最终还是握手言和了。

        气氛太低沉,或许他们早该如此释放一下了。

        大约两个多小时以后,他们再次按照地图往深处走去。

        身后的白雪飘飘洒洒,很快就覆盖住了他们来时的脚印。

        仿佛这里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样。

        白雪皑皑,寒风簌簌,一切都被掩盖的完美无比。

        他们迎着风极为吃力的又走了三四个小时。

        天彻底黑下来以后,才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停了下来。

        因为之前出的那些事情,他们竟都不敢再去睡觉。

        纷纷挣着要守夜。

        最终决定大岳,方寒,白浩和武灿斌来守夜。

        其他人去帐篷里睡觉。

        顾流笙和孙筱安还有于宏睡在一个帐篷里。

        四个人一起守夜,或许还能让人觉得心安一些。

        这一夜倒也出奇的平静,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

        第二天一清早,六点多,太阳就出来了。

        孙筱安是第二个钻出帐篷的,第一个是顾流笙。

        于宏还在睡,但是当她选出来时。

        却见顾流笙正站在那几个守夜的人坐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他挡着视线的缘故。

        孙筱安就只见到了大岳,白浩和方寒。

        本来以为武灿斌被顾流笙的背影给挡住了。

        可当她走到顾流笙身边的时候。

        却惊讶的发现根本就没有武灿斌的影子。

        其他几个人窝在一起,正睡得香甜。

        顾流笙轻轻的拍了拍坐在最边上的白浩。

        只见白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迷迷糊糊的说道:“谁啊?大早晨不睡……”

        话刚刚说到这里,忽然就见他猛的跳了起来。

        面色十分紧张的环视着四周问道:“怎么了?

        又出变故了?”

        正这么问着,他这才发现,四周围安静的很。

        站在他面前的孙筱安和顾流笙也很平静。

        这才理了理衣服问道:“怎么了?”

        顾流笙低沉着嗓音,眼神十分犀利的盯着白浩问道:“武灿斌呢?”

        “武灿斌?他不是就睡在我旁……边的吗?”

        白浩的话,越说越没底气。

        因为他也发现,此刻原本坐在他们身边的武灿斌竟然不见了踪影。

        这时候于宏也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看了一眼四周围,走到了顾流笙的身边。

        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

        顾流笙没好气的说道:“武灿斌不见了。”

        “谁?谁不见了?”

        说话的是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大岳。

        他本来就神经大条,恍然听到谁不见了。

        当即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顾流笙没有再说话,只转身对于宏交代了几句。

        然后就拉着孙筱安离开了队伍。

        于宏看着远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继而看着其他人说道:“收拾东西,随时准备出发。”

        孙筱安被顾流笙一路拉着走了大概十几分钟。

        她这才诧异的问道:“其实去找武灿斌,带着我……

        可能会拖累了你。”

        顾流笙却忽然轻声笑了起来,继而说道:“当然得带着你。

        否则我们三个怎么汇合?”

        “汇合?”

        孙筱安再次诧异的看着顾流笙的背影问道。

        顾流笙反而又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傻瓜,小武就在前边等着我们呢!”

        孙筱安也才意识到,这是顾流笙故意再甩开于宏他们呢。

        可是又一想,她刚才明明看到了顾流笙将地图交给了于宏的。

        想到这里,她急忙又问道:“可是……,可是我们没有地图该怎么办?”

        顾流笙没有说话,只拉着孙筱安闷头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

        就见远处一个黑点,离他们越来越近。

        最终在彻底接近那个黑点以后。

        才发现,那是穿着黑色登山服的武灿斌。

        二人走过去时,武灿斌正朝着他们招手。

        刚刚汇合,顾流笙没说什么。

        提起武灿斌身边的装备包就拉着孙筱安快速往前走。

        武灿斌紧随其后,三个人闷头走了大概大半天的路程。

        直到晌午一点多才停下来。

        武灿斌看了看身后那条长长的脚印,眉头深锁道:“于宏并不笨。”

        顾流笙重新整理了一下装备包说道:“没关系。

        如果不出意外,他们现在已经发现了事情的蹊跷之处。

        紧接着就会发现装备包也少了,可是他们已经追不上我们了。

        按照我给的地图,他们只会偏离我们现在走的轨迹。

        所以,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

        孙筱安在一旁听得那也是云里雾里的。

        顾流笙忽然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们必须得避开他们。

        现在整件事情已经越来越复杂了。

        我们谁都不能相信,只能相信我们自己。

        于宏他们的目的表面上是找沈含芳。

        可是到了现在,我反而觉得他们的目的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孙筱安愣了愣,良久这才说道:“那……老向导怎么办?

        他们本来对他就不友善。

        说到底还是我们强行把他牵扯进来的啊!”

        武灿斌看了一眼身后,似乎也在担心那个老向导的安危。

        “如果你是于宏,发现装备包数量少了,有发现地图有问题。

        你还会轻易把这个活地图给怎么样吗?”

        顾流笙依旧是一副宠溺的模样看着孙筱安。

        孙筱安沉思了片刻,忽然笑着说道:“所以,你给于宏假的地图。

        一来是想让他放心让你出来找武灿斌。

        二来是为了事发后保住老向导?”

        顾流笙点了点头,孙筱安却忽然又凝眉道:“那也不对啊。

        于宏为什么不派个人跟着我们呢?

        即便有地图,可是以他向来小心谨慎的行事作风……

        应该也不会这么放心的让我们自己出来吧?”

        顾流笙没有说话,武灿斌却摆了摆手说道:“非也,非也。

        这道理我懂,首先田顺的死,已经让他们军心涣散了。

        按道理说啊,这些人大多数应该都是亡命之徒。

        所以也应该是看惯了生死的,但是为什么一个田顺死了……

        就能让他们整个内部出现这么大的内讧呢?”

        武灿斌的话说的一点都不假,于宏不傻。

        他肯定也是知道内讧只会消耗成员之间的信任度和默契度。

        但是从整件事情的局外人来看的话。

        他好像也并没有可以阻止过大岳或者其他人。

        武灿斌见孙筱安依旧还是一副茫然的模样。

        继而又进一步解释道:“只有一点可以说明。

        那个大岳很可能是在装傻。

        或者那个方寒也是故意装出来一副害怕恐惧,暴躁的模样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那个于宏为什么不明确的阻止呢?

        很可能,他也察觉到了这两个人其实很可疑了。

        对于整件事情而言,所以在这两个人起冲突的时候他并没有很刻意的去阻止。

        因为他也在观察这两个人。”

        孙筱安这才明白,当时她要劝架。

        为什么武灿斌和顾流笙都拦着她了。

        .com。妙书屋.com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