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安平侯府魏家 作者:记忆流觞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29
  •     杜阿若陆云儿,以及郑云笙的妹妹,郑云兰,三人因为年纪相当,故而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之中,陆云儿的开口询问,一旁坐着绣工,沉默少言的郑云兰,抬了抬头,望了二人一眼,便继续低下头来,继续做着手上的绣活。

        杜阿若被陆云儿这突然的一问,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含笑着道:“没什么,只是刚才瞧见你和云兰妹妹的兄长,随着郡主身边的豆芽姑娘离开了,我心中疑惑......”

        本身杜阿若心中只是疑惑,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此刻毫不犹豫的,便直接相告了!

        “啊!”

        一旁本来沉默着,做着自个儿手上绣活的郑云兰,听到杜阿若的这一番话,手上的绣花针,一下子扎进手指之中,尖叫一声。

        杜阿若和陆云儿二人的目光齐齐的朝着郑云兰望过去,瞧见陆云兰手上的血珠。

        “云兰,你没事吧!”二人抛下心中的疑惑,齐齐的来到郑云兰身边,一脸关切的望着郑云兰。

        三人因为一路上同坐一辆马车,如今同住一间房,故而渐渐的也生了几分感情,将彼此当做好姐妹,此刻瞧见郑云兰被针扎的冒血珠,二人一脸的关切。

        郑云兰压下心中的思绪,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没事,就是不小心被针扎了一下!”

        语气之中,满满的是漫不经心,但是郑云兰的心中却是十分慌乱的。

        青阳郡主请她哥哥和陆家哥哥前去,所谓何事呢?

        为何她的心中会突然的如此慌乱呢?

        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还是......

        “......”

        陆云儿和杜阿若,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了然,心中暗道有情况。

        虽然二人觉得这当中有情况,但是却选择沉默不语,不曾追根究底。

        ————————华丽分割线————————

        这厢,继承恩伯府,被云州府城的官宦人家,乡绅富豪们惦记着的安平侯府,也是先前与百里果儿有过几面之缘的百草堂魏舒扬的家中。

        魏家,凭借着百里果儿的那一棵万年人参得以赐封为安平侯,如今身份可谓是水涨船高,从名不见经传的行医世家,摇身一变,成了公侯之家,跨度有些大。

        魏家少主,亦是安平侯世子魏舒扬,此时端坐在魏家大厅之中,一张俊脸阴沉沉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安平侯府能有如今的身份地位,全靠他慧眼识珠,以魏家三分之二的家产,买下青阳郡主手中的万年人参,病提议献与当今陛下。

        如今随着魏家得封安平侯,魏家的身份见涨,这人心也是愈发的膨胀了。

        往日里头那些安安分分的堂弟,以及他的同父异母的庶弟们,一个个的开始谋划,野心渐渐的暴露了!

        魏家长房二少爷,只比魏舒扬小一岁的,魏舒扬同父异母的庶弟魏舒风,生着一张白嫩的脸,面色虚浮,明显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此时,魏舒风在魏家大厅之中,坐在仅次于魏舒扬的座位之上,一脸的算计。

        魏舒风的旁边的则是魏家二房三房四房的几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少爷们,一个个的心中各自谋算着,各自思量着。

        大厅上头的高位之上,坐着的是魏家家主,魏舒扬和魏舒风二人的父亲大人,新鲜出炉的安平侯。

        安平侯年近四十,大概因为行医的缘故,看上去温文尔雅的。

        此刻,安平侯一脸深思的望着下头的儿子和侄子们,心中思量着,这儿子侄子们,这是闹得哪一出呢?

        平日里,一个个的不见人影,如今却是难得齐聚一堂。

        “父亲,孩儿建议咱们安平侯府与承恩伯府联姻.......”魏舒风含笑着对上头的安平侯,也是他的父亲开口提议。

        虽是提议,但是魏舒风的眼中却是势在必得的。

        之前,他与朋友出去喝酒的时候,惊鸿一瞥瞧见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事后差人去打听,得知是承恩伯府的义女,姓李名染儿。

        既是承恩伯府的义女,那身份定然是不高的,与他做个妾室,也是抬举的。

        魏舒风颇有欺负安平侯的作风,自诩风流倜傥......

        偶然瞧见李染儿的惊世容颜,魏舒风心中大为惊叹,只道如此美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

        魏舒风从十四岁起,便混迹风月场所,是云州府城青楼楚馆,烟花之地的常客,时常为那些青楼花魁一掷千金,此番,偶然瞧见了一身仙气的李染儿,只觉得从前玩过的那些女子,都是俗物,俗不可耐。

        此刻,魏舒风之所以迫不及待的提建议,要与承恩伯府联姻,一则是看中承恩伯府本家,燕京的兰陵候府,二则是因为承恩伯府侄女青阳郡主未来的夫婿忠勇侯,以及其背后的应国公府,三则是对李染儿这个承恩伯府义女心生贪念。

        魏舒扬牵着魏舒风这个庶弟,一脸的不正经,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双眼冷冰冰的望着魏舒风道:“二弟以为,咱们安平侯府何德何能,能够让承恩伯府与咱们联姻呢?”

        承恩伯府,可不是表面看着那么简单的,承恩伯府的小姐,岂是他这位妄自尊大,一无是处,身子早被酒色掏空了的纨绔庶弟能肖想的。

        承恩伯府的小姐,便是他这魏家少主,安平侯世子,也是不敢肖想的。

        魏舒风这纨绔,此刻提议与安平侯府联姻,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须知,他们安平侯府,能有今天,全靠青阳郡主所赐......

        “大哥这话何意,咱们家好歹是侯府,那承恩伯府只是伯府,论身份可是比咱们家低一头的,咱们家愿意与之联姻,那是看得起她们......”

        魏舒风只觉得自己受到羞辱,此时双目阴狠的瞪着魏舒扬这个嫡兄。

        嫡兄,嫡兄,魏舒扬这个杂碎,仗着嫡出的身份压他一头,瞧不起他,简直是欺人太甚。

        论出身,他的生母是前任云州知府,如今燕京的正三品吏部侍郎之女,虽然是庶出,但是却比嫡母出身高贵。

        他那位嫡母,父亲的正室夫人,不过是一介低贱的商户之女,若不是是因为早于他的生母嫁入魏家,早于他的生母遇到父亲,这嫡子是谁还未可知呢?

        低贱商户之女所出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

        全本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