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豪门之盛世蔷薇》-> 谁说我不爱你? (五)
谁说我不爱你? (五) 作者:盛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1


  • 豪门之盛世蔷薇,谁说我不爱你? (五)

      门临掩上之前,透过门缝,能够看到小兰和几个丫头正抿着嘴笑。唛鎷灞癹晓

      还有何继楠调笑的声音:“四少,就算你急着要洞房花烛,也得先打发了外面那帮人呀!”

      叶智宸笑骂:“胡说什么,行了,走吧!”

      她脸腾地烧着,两家似洇着妖娆的桃花,一颗紊乱的心,仿佛要自胸口跳出来了一般。

      将桌上的粥端起来,虽然放了一会,那粥却依然温热可口,窗旁纱帘拂动,吹在脸上凉凉的,唇齿间依稀还有他的气息,缠绵悱恻的味道叫人心颤。她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甚至是在更早的时候,她已经被他挑动心弦,琴瑟和鸣。

      将那碗粥喝完了,又随意挑了几样小菜水果吃,不一会小兰便进来收拾,将一切收拾妥当,临走前笑着说:“四少对四少奶奶真好,我到叶府也有好几年了,还从来不知道四少有这样温柔体贴的一面呢。”

      苏盛薇勾起玫瑰般娇艳的唇瓣,笑问:“那以往你眼中的四少是什么样的?”

      小兰说:“四少总是冷冰冰的,整天板着一张脸,我们大家都怕他。”

      这一天苏盛薇倒是很同意,他生的就冷酷,再加上自小在军中历练,这几年又成为雄踞一方的军阀,一身冷肃的戎装,更添冷峻刚毅,身负重担的他,诸事难免都要考虑周全,即便他心高气傲,也不得不缜密慎重。

      “四少奶奶,我先下去了,外面的客人估计一时半刻走不了,你休息一会吧。”说完,小兰便转身出去了。

      苏盛薇倒不似旧时新娘子那样端坐着不动,却仍是觉得时间难捱,眼见着对面西洋座钟上的指针走了一圈又一圈,依稀却还是能听到外面喧闹得厉害。

      新房中,她一会坐着一会又走到窗边去看,后来渐渐的倦意上来,靠在沙发上都快要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便是何继楠敲响了门。

      苏盛薇将门打开,却见何继楠与楚溪繁架着叶智宸走了进来,看到叶智宸醉态熏然的样子,苏盛薇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他怎么了?”

      何继楠说:“外面那些人太混了,一晚上不依不饶的,他们轮番上阵,将四少灌醉了。”他与楚溪繁将叶智宸送到沙发上坐下,便出去了。

      苏盛薇将二人送到门外,楚溪繁笑着说:“夫人不必多送,忙了一天,还是与四少早些休息吧。”

      苏盛薇点点头,笑道:“辛苦二位了。”

      待到二人走远,苏盛薇才将房门的暗闩闩上,转过身来,只见叶智宸坐在沙发上,一双幽深的黑眸正灼灼凝视着她。

      她的脸不由自主地燥红,他诱惑般地向她伸手,“过来。”

      苏盛薇走过去,美眸在灯下似潋滟的流光:“我去为你倒杯茶。”

      在她转身之前,他却倏地抓住她的手,掌心的温度烫人,她似是被那热度所蛰,垂下眼眸看他,疑惑问道:“你不是醉了吗?”

      他勾起唇来,狭长的眼眸里满是笑意:“傻瓜,你以为我真的醉了?我不过是做做样子,不这样怎么有法子脱身?”

      他笑得狡黠,她渐渐了然,尚不待她多说什么,他稍一用力便将她拉进了怀中。

      沙发后面的墙上就是开关,他一伸手,便将头顶的吊灯熄灭了,喜房只余一盏欧氏台灯正发出昏黄的幽光,他低头去看怀中的她,那清丽的容颜上礽染着红晕,宛如夏夜你初绽的水莲花一般娇美。

      此刻她已经换上一身香云纱的旗袍,迷离的灯光下,更显温婉与明艳。

      他不是第一次见她穿旗袍,然而此刻,在朦胧的灯光下,在自己的酒意薄熏中,她似乎变得更美了,美得不可思议。

      意乱情迷下,他拦腰将她抱起,朝着屏风内的紫檀木大床走去。她知道即将到来的会是什么,紧张下小手揪紧了他的西装,美眸羞赧地微垂,睫毛似蝶翼轻颤。

      还未等她多反应,她的背已经抵上绵软的锦被,他距离她这样近,近到能够感觉到他灼热的鼻息。

      他略微粗糙的长指,缓缓划过她的眉眼、脸颊,下巴,沿着她颈间优美的弧度,一直来到那鎏金镶玉的盘扣上。

      他的吻


    豪门之盛世蔷薇,谁说我不爱你? (五),第2页

    细细地巡过她的面容,一路旖旎而下。

      她有些无措地闭上眼睛,微微颤抖着,感受到那大掌巡过之处,都犹如带起火花,他那滚烫的唇落到的肌肤,也随即如烧着一般。

      衣衫簌簌委地,他的轻抚,他的吻,他的气息,统统在她身上点燃簇簇火苗,将她的思维与灵魂烧尽。

      两具身体毫无阻隔地紧贴,体中涌起的那种陌生感觉,叫她害怕到了极点。

      他有力的臂膀紧紧环着她的腰肢,灼热的肌肤和她紧紧相贴着,他的呼吸越来越灼热。他凑到她耳畔,薄唇咬住她小巧的耳垂,低醇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柔柔响起:“盛薇……”他的声音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我怕控制不住伤了你,我会尽量温柔的。”

      叶智宸知道她的青涩,他隐忍着,极其温柔地让她放松,直到她的身子就好像被柔风吹开的花,一瓣瓣地绽开。直到她的娇躯再也不受她的控制,他才用他身上最强悍的地方抵住了她的娇软。当他进入的时候,她忍不住缩了一下身子,她这才知晓他方才为何要说害怕伤了她。

      在撕裂般的疼痛中,有眼泪滑落下来,一颗一颗,似珍珠般晶莹剔透。

      他一一为她温柔吻去。

      亲吻,交融,疼痛,沉醉。

      黛眉羞频蹙,娇羞云雨时。

      她那莹白的身子轻颤着,在他身下羞涩绽放,犹如一只盛开的火莲,妩媚而又叫人沉迷。

      她释放出从未有过的妖冶,他的眸光越来越沉,仿佛要溺死在这样的销魂与魅惑里,无法自拔,动作也跟着粗鲁起来。

      他虽然有在极尽温柔地对她,但是,他却依旧感受到了他的狂野,他似乎要将自己的所有多给予她,恨不得将她揉在骨血之中。

      身子仿佛已经不是她的,轻飘而又绵软,难受而又奇异的感觉。她就被困在锦被与他灼热的身躯之间,一点点的沉沦。

      他的强取轻索,让她欲生欲死。她无意识地回应着他,随着他一起在波澜馨香的世界里沉沉浮浮,交缠的躯体就像两只不断舞动的彩蝶,不断舞动着。

      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她隐约听到他说,“苏盛薇,这辈子,你都是我的!”

      床畔红色的帘幔在荡漾,遮掩住无限的旖旎风景。

      而窗外,夜色正浓。

      ~

      她梦里有迷蒙的桃花色,整个人仿佛漂浮在云端,拨开绚烂斑斓的丝芯,便看到叶智宸站在对面,终于向她伸出手来,眼角上挑,剑眉舒缓,锐气而温和。

      她觉得一切都不真切,那个总是给人冷峻生寒感的男人,竟然也有如此温柔和煦的一面,他看自己的眼神,竟然会满含宠溺,仿佛能融化冬雪的春风。

      就像是不由自主地,她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交到他手中,胸口随即便幸福溢满。

      在这样的梦境中倏然转醒,美眸轻轻的睁开,窗外有绚丽的阳光洒入,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遮住眼睛。

      蓦地,她发觉自己浑身无法动弹,原来此刻自己正被一个温热的怀抱束缚着,熨帖的体温,交缠的肢体,未着寸缕的相拥……

      杏眼圆瞪,待到看清面前男人放大的俊脸,想起昨晚火热缠绵的时刻,耳根一红,倏地又闭上了眼睛。

      她想起来,想要逃得远远的,无奈他霸道地将她缠绕着,他的长臂就横在她胸前,有力的腿亦勾着她的,如果动一动,势必会将他吵醒。

      可是,如果她不动,过不了多久他也一定会醒来,一想到那个情景,她的脸又是一红,天,真是羞死人了!

      无奈之下,她只得选择冒险,她将他的臂弯轻轻抬起,而后悄然坐起身,又将他的腿移开,她本就紧张,做完这些已是乏力不堪,心跳扑通扑通的,就在她大舒口气,极轻极慢地想自床上撤开身体的时候,他却忽然一个翻身,瞬间盖住她娇软的身体。

      两具身体更为贴覆与相拥,再次动弹不得的苏盛薇惊异地抬起眼帘,却映入他狡黠的笑意。

      “你想上哪去?”勾起的薄唇带着一丝邪肆。

      她终于有所了悟,娇嗔道:“原来你早就醒了!”



    豪门之盛世蔷薇,谁说我不爱你? (五),第3页


      军人的警觉性本就高于常人,她在他怀中一动,他随机便也醒了,他一直装睡,就是想看看接下来她会做些什么。

      他覆身在她身上,叫她再次一起昨夜的旖旎缠慻,玉脸乍然红了,好似一朵处处绽放的海棠,不胜娇羞的美丽。

      她的娇羞看在他的眼里,引起他一串低哑动情的笑声,慵懒中带着一丝调侃,他的眸光深情而温柔地从她脸上滑过,这温柔之色,竟让他冷峻的脸庞也闪耀出朦胧的光泽。

      薄薄的日光从红色的帐幔流泻,墨发披身的她,别有一副慵懒妩媚的风情。

      叶智宸眸光忽然一深,猛然俯身,他就像一只不知餍足的兽,在美好的晨光里,再次邀她共舞。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